混世小术士

1797 太激动

1797 太激动

陶然唱得是一首英文歌,王宝玉根本听不懂她唱得是什么,但是听起來非常顺畅,声音比起那些国外的歌手不差。

当然,王宝玉也沒心思听,陶然边唱边跳,动作幅度很大,他光忙着偷-看陶然的小内裤了,男人的劣根在这一刻显露无疑。

陶然唱完之后,场面一时陷入了安静,随即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一波接一波,大有山呼海啸之势,评委们面带微笑,纷纷举起了通过的牌子,表示陶然的唱功非同一般。

可是,五个评委中,只有王宝玉举了不通过的牌子,其实是激动之下举错了,主持人高兴的宣布陶然顺利晋级,可美女还是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,大概在埋怨他光顾了用眼睛赚便宜,全无玲香惜玉之情。

“刚才这位选手的出色表现,大家有目共睹,四位资深评委几乎同时举了通过牌,请问王宝玉评委,你为什么持反对意见呢。”女主持人突然发难道。

王宝玉哪里是反对啊,但是,当着全场上千号人,他还拿过麦克风,装作一幅正人君子的样子严肃道:“我觉得作为一名歌手,首先是要端正品行,不能靠吸引眼球出位。”

“评委老师,我唱的这首歌是首著名的情歌,表达的就是火辣辣的爱情。”陶然俏脸一红,举起麦克风替自己辩解。

“但我们举办的是歌唱比赛,不是跳舞比赛。”王宝玉强词夺理。

“你……”陶然美女面相愠怒,气哼哼的走下台去。

全场一片嘘声,大家很鄙视王宝玉的这句话,纷纷暗道:就属你小子看得最清楚,现在反倒是装正经人。

因为王宝玉的话,后面的女选手在穿着上注意了不少,夸张的舞蹈动作也被临时调整,王宝玉真恨自己这张臭嘴,错过了多少的春光啊。

少了风景看,王宝玉倒是冷静了下來,从目前看,形式并不妙,除了那个叫陶然的选手,还有几名來自专业院校的歌手唱功也不俗,看來,田英能否真正夺冠,还是存在着变数,难怪刘建南那小子不肯签约了。

田英是最后一个上场的,她唱的是一首改编的老歌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虽然全票通过,顺利进入了复赛,但表现平平,也沒几个叫好的,很是差强人意。

海选选出了五十人进入复赛,而复赛定在半个月后举行,地点也换到了电视台演播大厅,听了一天歌的王宝玉,脑子昏沉的回到家里,饭都吃不下,耳畔总是萦绕着各种歌曲,如果再听几场,肯定会患上幻听症。

电视台一次次播出了大赛海选的盛况,当王宝玉看到自己在台下目光呆滞盯着长腿美女陶然的场景,几乎糗得想要撞墙,唉,太丢人了。

就在王宝玉为自己猥亵举动懊悔不已之时,手机响了起來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尾号是0192,好像自己沒有这个号码的朋友啊,王宝玉接起來一听,是个很甜美的女声,哇靠,居然是陶然打來的。

“王评委您好,我是陶然。”陶然蛮客气的说道。

王宝玉身子一酥,这声音真是好听,柔媚不失自信,要是能有这么个媳妇整天在耳边吹枕头风,基本就是指哪打哪,王宝玉半晌回过神,笑问道:“呵呵,请问有何贵干。”

“想请您出來坐坐,不知道能否赏脸。”陶然甜甜的问道。

“这不太好吧。”王宝玉推辞道,看來,小妞是想贿赂自己这个评委,为以后的晋级铺路,瞧瞧,这就是权力的好处,当个评委都有人溜须。

“嘿嘿,宝玉兄弟,出來坐坐怕什么。”

甜美声音突然换成了公鸭嗓,原來是一个男人夺过了电话,王宝玉认识,正是由千科。

“由大哥,你怎么也在那里啊。”王宝玉好奇的问道。

“兄弟,陶然是我老大哥的宝贝女儿,不是外人,你就别推辞了。”由千科道。

既然由千科说话了,王宝玉不好驳了他的面子,咋说也是人家的企业顾问,光拿钱也沒干什么,于是,他连忙起身穿好衣服,开车直奔北国大酒店。

在一个包房里,王宝玉见到了美女陶然,只见她换上一套牛仔装,柔亮的卷发也被扎成了一个利落的马尾,却依旧掩盖不了那份独有的妩媚。

陶然见到王宝玉,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,但是很快小嘴巴便翘翘的撅起,大概还记着白天的仇,主座上坐着一名身材精瘦却双目有神的年近五十的男人,应该就是陶然的父亲,由千科正小心的陪着笑脸,对此人毕恭毕敬。

“宝玉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老大哥,陶居海,省一建公司的老总。”由千科道。

“陶总,幸会。”王宝玉客气的伸手过去,陶居海连忙起身,满脸笑意道:“王公子,还望以后多多关照。”

王公子,王宝玉稍微琢磨了一下明白了,这名字肯定是借了自己那个假爷爷的光,如今谁不知道自己是堂堂的凯瑞达公司的顺位继承人啊。

陶居海给王宝玉斟了一杯酒,王宝玉则先敬了美女陶然,既然來了,客气话还是要说的。

“陶然小姐,实话说,你唱得很好,预祝你以后有更好的表现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评委不认可,唱得再好有什么用。”陶然眉毛一挑,半是玩笑半是埋怨。

嘿嘿,王宝玉尴尬的笑了一下,要不是有田英在那杵着,让陶然得第一,自己都沒意见,不想美人误会至深,王宝玉诚实的说道:“其实今天我是要举通过的,可是太激动,一下子举措了,不好意思啊,美女。”

一听这话,由千科和陶居海都哈哈大笑了起來,陶然也是一脸的开心之色,“真的啊,呵呵,你激动什么。”

“嘿嘿。”王宝玉尴尬的笑道。

“那以后的比赛你都会支持我吗。”陶然直接开口问道。

“当然,力挺你进入总决赛。”王宝玉承诺道,当然沒忘留余地,不为田英也得为自己这个经纪人着想,田英赚了钱,自己堂而皇之有一半儿。

“嘻嘻,沒事儿了。”陶然大方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