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798 云霄大厦

1798 云霄大厦

“王公子,小女唱歌根本算不了什么事儿,只是她的个人爱好而已,今天冒昧叫你出來,是表示由衷的感谢。”陶居海敬了王宝玉一杯,真诚道,

“这话我不太明白,我也沒做什么啊。”王宝玉迷惑道,

“哈哈,我这兄弟就是低调。”由千科插嘴道,“陶总已经跟一马平川投资公司谈好了,由一马平川公司投资,在平川市建设一栋三百层的高楼,地标性建筑,云霄大厦。”

俺滴那个亲娘娘啊,三百层,那岂不是真要插到云里了,王宝玉顿时惊得目瞪口呆,这么大事儿,怎么都沒人跟自己这个少东家透个信,好半天才缓过神來,客气道:“这种事儿都是刘建南刘总在打理,我暂时帮不上忙。”

“您是未來公司的继承人,如此大笔的投资,刘总说了,经过了您的首肯。”陶居海道,

操,老子根本就知道信啊,刘建南此举是什么意思,怀着谨慎,王宝玉不能只顾面子,一本正经的摆手道:“陶总,这件事儿跟我一点关系也沒有,集团我也沒接手,里面的具体事宜都和我无关,至于刘总为什么那么说,可能就是出于礼貌而已,我的事业很简单,由大哥知道,只是开了个小小的卦馆。”

“呵呵,都说刘公子低调,这回我算是见识了,佩服啊。”陶居海拱手道,

“不是低调,确实不知道,你们的合作跟我沒关系。”王宝玉再次确认,

“兄弟,是不是怕大哥们赚了钱不舍得给你分红啊。”由千科笑着调侃,言外之意,王宝玉不用谦虚,赚了钱弟兄们一起花,

“赚钱我当然替大家高兴,但是经商做买卖何等严谨的事儿,我确实沒有参与集团任何的安排。”王宝玉执拗的说道,陶居海和由千科略显有些尴尬,

殊不知,在后來的事态发展中,正是王宝玉今天的话,才逃过一场旷日持久的经济纠纷,

见王宝玉不愿谈这事儿,桌上的人便换了话題,开始聊起了这次歌手大奖赛,陶居海表示,自己的女儿并不是奔着大奖來的,唱歌是女儿的爱好,做父亲的当然要支持,年轻人嘛,有个爱好总归是好的,

王宝玉也表示,陶然的歌确实唱得好,具有明星潜质,在以后的比赛中,他将认真履行评委的职责,不会埋沒任何一位选手,

对王宝玉的表态,陶然乐不可支,也对今天的举动表示后悔,最后红着脸说因为听了别人的鼓动,才穿着了如此暴露的衣服,其实她本人下台后,冻得腿肚子都抽了筋,

“是啊,我女儿最注重着装,王公子的意见提得也非常好,把女儿教给这样的一个评审团,我放心。”陶居海表示支持,

事情都谈开了,酒桌上自然是一团和气,一直吃喝到很晚,王宝玉才离开了酒局,回到家里,

王宝玉躺在**却睡不着,心中围绕着两件事儿,第一件是,田英跟陶然相比,无论长相和唱功都差了一截,尤其陶然背后的经济实力也不容小觑,看起來想靠着大奖赛出名,也并非易事,第二件则是,刘建南突然要盖一座三百层的高楼,而且行事低调,决定突然,如果不是今天吃饭,怕是自己根本就一无所知,这其中又隐藏了什么,

盖楼不是稀罕事儿,盖三百层的听上去简直有些天方夜谭,平川市经济发展固然可观,但比起直辖市和首都,还不是一个重量级的,就算盖出了一个摩天大厦,将來用作什么呢,出租还是住宿,

第二天去卦馆,王宝玉还是将这件事又告诉了范金强,范金强只是一名警官,对于商业活动根本就不在行,他认为,目前尚无刘建南犯罪的证据,对于此人正常的商业活动,警方并不方便干涉,假如真能盖出所谓的云霄大厦,势必会成为平川市的标志性建筑,届时带來的经济效益不可估量,想必会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,外人沒有理由阻止,

一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半个月后,王宝玉如期去电视台参加了大奖赛的复赛当评委,这一次,陶然衣着白色礼服,宛如天上下來的小天使,清新亮丽,王宝玉给她举了通过的牌子,她和田英都顺利进入半决赛,这小妞算是彻底不再记恨他了,

就在第二天的晚上,王宝玉又接到了陶然的电话,说她正在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茶楼里,想请王宝玉为她看相,

王宝玉推说让她明天去卦馆,陶然说卦馆里人多不方便,还是单独看相更好,而且,承诺给双倍费用,

在商言商,有钱赚的生意自然不能放弃,王宝玉开车來到茶楼,在一个竹藤隔开的雅间里,见到了美女陶然,

陶然虽然长得很漂亮,但是跟夏一达却不是一个风格,夏一达堪称冷艳,美貌中不失庄重,而陶然却是天生媚骨,让人望之就会产生非分之想,

但王宝玉却能够看出,这女孩虽然看起來妩媚诱人,但骨子里却并不是随便的人,再说了,她家大业大,自然注重品行,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來,

“王评委,早就听说你个年轻相学大师,今天小女子略备薄酒,还请你为我指点迷津。”陶然轻启朱唇,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,笑容迷人,

“陶小姐太客气了,不要叫我评委,这让我有种以权谋私的罪恶感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,

“那就冒昧直呼你的名字,叫你宝玉如何。”陶然咯咯直笑,

“当然可以,不知道陶小姐想要算什么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怎么说呢,别看我爸表面支持我,但是他轻易不会让我进娱乐圈的,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唱歌,只有在歌声中,我才能让自己安静下來,今天想请为我看看,将來我在演艺事业上,能不能有所作为。”陶然道,

“一定尽我所能,知无不言。”王宝玉道,

陶然给王宝玉倒了一杯清茶,香气四溢,品了一口茶后,王宝玉让她伸出手掌,什么叫指如削葱根,这就是最标准的模板,陶然的小手那叫一个白皙嫩滑,一看就是从未出过力的女孩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