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799 山林纹

1799 山林纹

本着术士的职业精神,王宝玉控制了非分之想,认真的为陶然看起了手相.过了一会儿,王宝玉开口道:“陶小姐,从现代相法上看,你的声望线突破无名指根,将来的名气一定小不了。”

“那就是说,我在演艺事业上,能够一直走得下去?”陶然问道。

“不但能,还能走得很远,而且,你的贵人线有好几条,做事儿有人帮扶,成功指日可待。”王宝玉指着小指下月丘上的几条线道。

“嘻嘻,借你吉言了。”陶然嘻嘻笑着,十分开心,她又问:“王宝玉,别光说好听的,我手上难道就没有不好的地方吗?”

“有,但是我不方便说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里没有别人,不用隐瞒。”陶然有些紧张道。

“你的手腕处发黑,身体有潜在的疾病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什么毛病啊?我就是觉得偶尔会肚子疼。”陶然道。

“一个圆圆的东西里,长了几个小小的圆东西,虽然可能是良性的,但是,不及时治疗,将来必成大患。”王宝玉比比划划的说道。

陶然脸一红,明白了王宝玉的意思,佩服道:“王大师果然名不虚传,我,我前天去医院检查,说我这里长了几个瘤。”陶然指了指小腹。

见陶然放开了说,王宝玉也就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子宫肌瘤这种病,在妇科病中有一定的比率,但是,还是不能放任,尤其对于你这样的艺人,身体健康才能发挥的更好。”

“我现在有点讳病忌医,怕是手术留疤,即使是微创也会有几个洞。如果手术不成功还会引起痛经不孕之类的。”陶然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“现在医术这么发达,说不定还用不开刀的呢。那些术后不良反应或者复发啊,几率非常小的,总比现在不管要强得多。”王宝玉劝说道。

“嗯,等比赛结束了,我就去把这些坏东西切了。”陶然顽皮的做出一个挥刀的手势。

“陶小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?”王宝玉又问道。

“呵呵,碰到了大师,当然要多问一些喽!”陶然道,“我将来能找个什么样的男人?”

王宝玉再次端详她的手相,好半天也没说话。陶然心里不踏实,小声问道:“是不是有不好的事?”

王宝玉又仔细看了看,这才开口说道:“好与不好,都是相对的,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态。怎么说呢,你的婚姻线似乎有点不一样。”

“什么问题啊?没有男人愿意娶我?”陶然不解的问道。

“你这么漂亮,家境也殷实,男人多的是,只是,你的手相上婚姻线低垂,代表你会对婚姻会产生失望感,而你的生命线靠近手腕这里,出现了山林纹,具体的意思我就不用多说了吧!”王宝玉认真道。

“山林纹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滥情?”陶然到底没明白什么意思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是山外之林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“你是说我会归隐山林?”陶然的眼睛瞪得好大,完全不敢置信。

“你终究会抛弃红尘,归于青灯古佛。”王宝玉笃定的说道。

“呵,怎么可能?”

“陶小姐难道一点厌世的情绪都没有吗?”王宝玉反问道。

这下子,陶然彻底笑不出来了,她郁闷道:“王大师,不能破解一下吗?”

“我刚才已经说过,好与不好都是别人的看法,既然是你自身的选择,也许也能有所收获。”王宝玉耐心说道。

“我是对一些宗教知识感兴趣,但是不代表我会出家啊?晨钟暮鼓,还是个光头,呃,太难以想象了。宝玉,你可得帮帮我!”陶然有些着急。

“你虽然长得漂亮,但佐串骨丰盈,注定会出家。”王宝玉又盯着陶然的脸,认真道。

“唉,我怎么这么悲催啊!”陶然叹息连连。

“出家也没什么不好,世人都觉僧人苦,僧人却怜世人苦,有道是冷暖自知。也许你能成为一代宗师,永世解脱,再不用去尝人间疾苦,世人望之莫及啊。”王宝玉劝慰道。

“哼,说得好听,你会跟我一块出家吗?”

“嘿嘿,这个没有强迫别人的理。我可能会成为在家居士,致力于佛学研究呢。”王宝玉讪笑道。

陶然沉默了好一阵子,忽然坚定的说道:“我要享尽荣华富贵,游戏人生后再离红尘。”

王宝玉哈哈笑了起来,说道:“陶小姐,你已经身在富贵里了。”

“我现在虽然不缺什么,但精神上依旧觉得空虚。”陶然道。

“莫执着,看淡一切才能获得心灵的快乐。”王宝玉说了一句很深奥的话。

陶然抽回小手,从小包里拿出了五千块钱递过来,王宝玉想了想,还是象征性的收了二百,这让陶然很是开心,至少觉得王宝玉不是那种唯利是图,坑崩拐骗的江湖术士。

“王宝玉,我觉得你以后才是生活在大富大贵里呢!”陶然道。

“咋这么说?”

“谁不知道你是凯瑞达集团的顺位继承人,那可是百亿资产。”陶然羡慕道。

“嘿嘿,我如果说这是子虚乌有,你大概不会信,但我的命运我自己清楚,基本上算是小富即安那种人。”王宝玉苦笑道。

“你还真低调,对了,那个田英你认识吧?”陶然突然问道。

“呵呵,为什么关心她啊?”

“我如果没看错,她才是我的竞争对手。”陶然道。

“她明显各方面都不如你。”

“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好奇,她为什么每次都能全票晋级,嘿嘿,可能早就内定了吧!”陶然嘿嘿笑道。

“田英自身条件也不算差吧,至今也没有人提出质疑。”王宝玉辩解道,田英比起陶然是差了点,但是得个前十名问题还是不大。

“瞧,你这会儿就替她说话。是不是也得到过内部提醒?”

“这事儿我不清楚,我能当这个评委,也是一马平川刘总给的面子。”

“这不奇怪,他是你叔叔,你们是一家人。”

“唉,算是吧!”王宝玉头大了,连忙摆手不想谈这件事儿,他娘的,一个爷爷,一个叔叔,老子这一生的清誉,就毁在他们身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