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2 老神仙

1802 老神仙

刚开始还算宽敞,但越往里走空间越狭隘,光线也越來越黑,心跳及呼吸声清晰可见,水中模糊的倒影显得有些狰狞。

王宝玉的心也提溜了起來,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,他拿出了打火机,终于看清这是一个溶洞,洞壁光滑,里面的石笋造型奇特,显示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别有一番风光,不过,既沒有毒虫也沒有怪兽,除了暗点,一切反而非常的宁静。

王宝玉决定继续前行,又走了一阵子,忽然眼前一亮,前面出现了一个出口。

王宝玉连忙向着出口奔去,越來越亮,眼界也越來越开阔,当他再次出现在日光之下时,惊讶的一时比不上嘴巴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吗。

这是一处四面环山的地方,只有方圆几里地,陡峭的山崖根本下不來人,而中间是一处开阔的草地,青草碧绿,鲜花盛开,水声阵阵,鸟鸣清幽。

就在不远处,立着一间孤零零的小草房,四周围着木栅栏,虽然简朴,但看上去整洁利落,说不定真有神仙住在里面,王宝玉心情一阵激动,甩了甩湿漉漉的裤腿,连忙三步换成两步的向小草房走去。

还沒等他到门口,便停住了脚步,王宝玉看见两条大狼狗正一左一右的蹲在那里,尖吻阔口,耳朵直竖,一看见生人前來,便立刻死死的盯住。

王宝玉下意识的摸了摸包里的食物,以备这俩畜生突然扑咬自己。

“有人吗。”

“欢迎。”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來,倒是吓了王宝玉一大跳,左右环顾,并沒有发现人。

“有人吗。”王宝玉以为自己听错了,再次问道。

“欢迎。”声音继续传來,是个老人的声音无疑,王宝玉四处寻找生源,最后惊愕的发现,这声音好像是从狼狗嘴里发出來的,左边说得是“欢”字,而右边狗嘴里说得正是“迎”字。

狗能说人语,这太他娘的扯了,但是,两条狼狗嘴巴一张一合,正是和欢迎相吻合,王宝玉等了半天,也沒有人回应,既然两只狗说了欢迎,说明对自己沒有敌意,王宝玉壮着胆子还是好奇的往草房靠近。

院内整齐划一的隔开了几小块土地,种了几样蔬菜,还有几样说不出名字來的奇怪植物,应该是药材。

王宝玉看了看门口两条大狼狗,小心的缓步上前,滋溜一声从它们中间跑了过去,大狼狗动也沒动,根本就沒理他,像是雕塑一般。

噗,王宝玉拍拍胸口,小心的掀开门帘,好像沒人,便兀自走了进去,小屋里弥漫着浓浓的药香,中间的厅堂里摆着各种中草药,一口小砂锅里正咕嘟嘟冒着水汽,正在熬药,看來,老神仙不但精通占卜之道,还是一名救死扶伤的神医。

不用说,其他摆设十分简单,木桌木椅各一件,连桌上的茶壶和茶杯都是木质的,也许是使用时间过长,加上擦拭频繁,竟然都泛出了金属般的光泽。

“谁來了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屋内传來,吓了王宝玉一跳。

随即,一个白胡子老头出现在眼前,老头看起來百岁模样,却气色红润,腰杆挺直,一身得体的青灰色粗布衣服。

王宝玉几乎就可以断定,这位一定就是代亮口中的神仙,连忙客气的拱手道:“老神仙,我叫王宝玉,贸然來访,多有打扰。”

“最讨厌你们这么叫,我还沒死呢,叫什么神仙啊。”老头面无表情。

王宝玉一阵讪笑,恭维的说道:“您家的狗都能训练的说人话,您不是神仙才怪。”

“呵呵。”老神仙终于露出了点笑模样,摆手道:“它们不是狗,是狼。”

狼,我的妈呀,王宝玉差点吓死,头发根根直立,刚才自己竟然和两只狼对立站着,甚至还从它们身旁经过,真是后怕。

“它们都已经超过了二十岁,老了,跟不上狼群,所以留着给我做伴看大门。”老头轻描淡写。

嗯,狼活到这个年纪不是老不死的,也得成狼神仙了,沒有什么好害怕的。

老神仙招呼王宝玉到东屋坐下,屋内沒有火坑,只有一张用藤蔓作成的床,铺着干净的被褥,屋角的一张小桌子上,摆着几本发黄的书籍,迎面的墙上则挂着一根玉箫。

藤床坐在上面忽忽悠悠,王宝玉尽量保持着身体平衡,陪着笑脸道:“老神仙,您这里可真是世外桃源啊。”

“我这里不种桃花。”

嘿嘿,王宝玉好一阵尴尬,这老头明摆着就是装糊涂,问道:“敢问大名。”

“我姓华,单字辑。”老神仙道。

滑稽,这名字也太有趣了,王宝玉差点就笑出声來,面对这种世外高人,他当然不敢笑,客气的问候了一声“华老好。”

老神仙问道:“小伙子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。”

“我的一个朋友,名叫代亮,他告诉我这里有个老神仙,我一心想拜访,所以不请自來,还请华老见谅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代亮,哦,那个小代啊,我本想让他在这里陪我的,沒想到他说尘缘未了,说啥也要走,拦也拦不住。”老神仙道。

小代,王宝玉一阵挠头,随即也想通了,在华老这种高龄的人看來,代亮也是孩子辈分的人物,听起來事情并不像代亮所讲的那样,华老明明想留他在这里,只是这个老小子自己不安分而已,说不定还是偷跑的。

“华老,请问您高寿了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记不清楚了,我來的时候,正值光绪年间,至于在这里多久沒出去过,我从來都不记得。”华老皱眉摆手,大概确实是山中不知日月。

王宝玉扒拉着手指头算,也算不出老人多大岁数,又好奇的问道:“您是一名神医,为什么不出去悬壶济世啊,在这里岂不是可惜。”

华老笑了起來,说道:“我不会给人看病,就是自己琢磨着给动物看病而已。”

兽医,华老的话又把王宝玉给惊住了,这里有什么家畜啊,他忽然就想明白了,门前的两匹狼,大概就是华老给治好的,所以才会报恩般的在这里为老人家看家护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