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3 瑶池仙子

1803 瑶池仙子

正当王宝玉好奇的想核实此事之时,门口的两匹狼却嗷嗷的叫了起來,华老道:“小伙子,你先坐着,我出去看看。”

王宝玉好奇的跟了出去,眼前的情形却吓得他几乎要灵魂出窍,终于明白代亮为什么不愿意在这里呆了。

一条几十米长的巨蟒爬进了院子里,身体盘旋犹如一座小山,只见它高昂着头吐着长信子,眼神中却似乎充满了痛苦之色,它的后背上,正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一见华老出來,便温顺的低下头颅。

“小花,这么不小心,等着,我去给你拿药。”华老像是看到孩子一般,慈爱的过去摸了摸巨蟒的头,然后,回屋去了。

这时,巨蟒似乎感觉到这里有不一样的气息,嘶嘶鸣着很快就探到了王宝玉的温度,不好,王宝玉知道情况不妙,拔腿就要跑,但是巨蟒颈部猛然扩张,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,张开大口调头就冲王宝玉扑來。

一股夹杂着腥臭的引力让王宝玉动不了也睁不开眼,老子今天不会葬身蛇腹吧,这时,华老走了出來,轻声呵斥道:“小花,不许胡闹。”

王宝玉再次睁开眼之时,巨蟒已经服帖的趴在地上,华老把找來的一包药粉,给巨蟒涂在背上,涂好之后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,巨蟒仿佛通人性一般,感激的点头头,掉头缓缓的滑走了。

“华老,刚才我差点被它吃掉。”王宝玉只觉全身发冷。

“你对它若沒有敌意,它也不会攻击你的。”华老丝毫不觉得巨蟒有什么危险之处。

凶猛野兽是沒有感情的,它们不吃你,也可能是因为你太瘦太老,沒滋味,王宝玉心里唠叨了两句,正要回屋之时,忽然传來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,吓得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阵风声过后,一只斑斓的老虎向这边奔了过來。

到底是兽中之王,两匹狼立刻俯下了身子,做出恭迎的姿态,王宝玉紧紧靠着门边,下意识的也鞠了个躬,礼多兽不怪,谁让自己到了人家的底盘呢。

华老依然巍然不动,老虎低吼着來到几米处的地方,忽然伸展两只前爪,低下头,看样子正在给华老敬礼。

“小猫,说你多少次了,不要大呼小叫的,吓到了客人。”华老看了看浑身抖成筛糠一般的王宝玉,笑着说道。

老虎的嘴里发出了呜呜之声,似有歉意,华老冲它摆了摆手,又进屋给它取來了药丸塞嘴里,老虎似乎很开心的扭着屁股,很小心的走开了。

哇靠,这一切都是真的吗,王宝玉使劲揉着眼睛,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神奇一幕,老者招呼王宝玉进了屋,刚坐下沒一会儿,又來了一个“客人”,竟然是一头野猪。

野猪伤了腿,华老颇为耐心的给它涂药疗伤,见王宝玉呆着沒意思,华老道:“小伙子,你到附近随便走走吧。”

“我怕被野兽给吃了。”王宝玉坦诚道。

“这里的动物都不会伤人的,只要你不主动去招惹它们。”华老道。

“华老,这里野兽很多吗,來之前,村民说好多年都沒见到过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所以说,人才是最可怕的。”华老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又忙活开了。

王宝玉确实觉得无聊,便小心的穿过两匹看门的狼,在这片世外桃源溜达起來,大不了不走远,发现野兽立刻回來。

空气清新无比,放眼草青青,花艳艳,让人心情无比舒爽,王宝玉沿着溪流的岸边背着手溜达,听着鸟语,闻着花香,在这一刻,似乎世间所有的烦恼都已远处,真想时光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。

老人说的也对,世上最残忍的还是人类,虽然不知道是否可以和动物将心比心,但是人类不及动物的一点就是过于贪婪,喜欢储藏和掠夺,而动物的要求仅仅是填饱肚子。

放眼望去,溪流的上方有一处高岗,看起來像是泉眼的地方,王宝玉几步跑了过去,刚來到高岗之上,蓦然看见了一个人,这一看不要紧,差点让他流鼻血身亡。

一片只有几米的小水域,汩汩的冒着泉水,而泉水中,一个美女正背对着他,一丝不挂的在洗澡。

身材如此玲珑,腰肢盈盈可握,丰臀挺翘,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垂落在脊背上,宛如瑶池仙子。

王宝玉看得是热血一阵上涌,忽然,他意识到了不对,仙子的头发怎么是金色的,难道说修炼大成头发也变了颜色。

可不是仙子又是谁,泉水如此冰冷,凡人怎么敢在此洗澡,王宝玉的呼呼喘气声,还是惊动了洗澡的仙子,她猛然转过身來,露出了丰满如同山丘的胸脯。

当王宝玉看清仙子的俏脸之时,立刻惊呆在当场,这个女人当然不是仙子,而是他的一个熟人,谁啊,正是文物贩子露丝。

“怎么是你。”王宝玉惊愕出声。

“王宝玉,你怎么找到了这里。”露丝也惊讶道。

虽然冷水中的露丝全身赤-裸,极度诱人,可是,王宝玉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,要知道,露丝的身手不凡,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,死在这里都无人知道。

王宝玉撒丫子就跑,一路狂奔,比兔子还快,泉眼中洗澡的露丝,麻利的穿好了衣服,快步追了上來。

在青青的草地上,一个小伙子在拼命的跑,而一个外国美女则在后面狂追,到底还是露丝更快,在快追上王宝玉的时候,露丝潇洒的几个空翻,落在了王宝玉的前面,挡住了去路。

王宝玉紧张的后退两步,挺着胸脯道:“露丝,你根本逃不出法律的制裁。”

“哼,少废话,你踩断了我的腿,至少我也要先打断你的腿,用你们的话讲,这叫做一还一报。”露丝威胁道。

“我那不是故意的,你从古墓里逃走,也沒有救我啊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沒杀你,已经够意思了。”露丝道。

“你还盖上了洞口,分明就是想让我死在里面。”王宝玉争辩道。

“你真命大,居然也能活着出來,今天,你却沒那么好运气了。”露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