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4 琼浆玉液

1804 琼浆玉液

王宝玉心里泛起了苦味,本來找老神仙,怎么碰上了这个瘟神,看來,世外桃源也有凶险,今天注定是凶多吉少了。

露丝摇了摇手腕,双脚左右移动,笑盈盈的做出标准的拳击动作,王宝玉严阵以待,却情知对手战斗力强大,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该往哪里逃。

就在露丝想要正式发起攻击之时,天上飞來了一只漂亮的鸟,正是一只鹦鹉,它唧唧咋咋的喊道:“老神仙吩咐,不许打架,不许打架。”

看來是天空的飞鸟已经给华老去报了信,露丝立刻停止了攻势,就过來揪住王宝玉道:“王宝玉,你不许离开这里,跟我去见老神仙。”

王宝玉放弃了反抗,嘴里问道:“露丝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“我拖着条断腿,大半夜又迷了路,最后不知怎么的就到了这儿。”露丝如实说道。

“你现在不是好了吗,怎么不回去。”

“组织上放弃了我,我恨死他们了,当然不会再回去。”露丝道。

“你还是投案自首吧,早晚警察们会找到这里的。”王宝玉规劝道。

“少废话,要不是看在老神仙的面子上,你现在已经死了。”露丝道。

“我死了你就是罪加一等,还是死罪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……”

两个人吵吵嚷嚷的回來了小草屋,露丝放开王宝玉,弯腰九十度给华老鞠躬,恭敬又虔诚,不用说王宝玉也猜到了,当初露丝断了腿,一路逃到这里,应该是华老为她治好了腿伤,还收留了她。

“你们两个,为什么在这里打架。”华老不悦的问道。

“嘿嘿,我们以前认识,闹着玩,不打不相识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在华老面前,他相信露丝是不敢对自己咋样的,且不说老神仙有沒有功夫,就是这能够驾驭野兽的能耐,也沒人敢惹。

“嗯,就是这样。”露丝也连忙说道。

“都进屋吧,露丝,去做饭招待客人。”华老吩咐道。

露丝应了一声,摸了摸一只狼的脑门,快步进屋去了,这只狼居然幸福的眯起了眼睛,很享受的样子,模样很贱。

“呸,老不正经。”王宝玉路过的时候小声的骂了一句,沒想到狼依旧沒有看它一眼,但看表情,意思就是,我老人家不跟你这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。

王宝玉随后跟着华老进了屋,华老很认真道:“小伙子,我不知道你从哪里來,虽然露丝是西域女人,但是她给我讲了很多外面的事儿,你不能欺负她。”

“是她欺负我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现在说说吧,你來这里到底是何目的。”华老目光灼灼的问道。

“就是仰慕老神仙的威名,特來拜会而已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眼神散漫,说谎。”华老道。

老头还懂看相,王宝玉知道隐瞒不过,只好老实的说道:“华老,我就实话实说吧,我想來拜您为师,多学些知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会从我这里学到知识。”华老反问道。

“华老,说实话,在外面我活得挺坎坷的,我总觉得是老天把我给忘了,但是自从那天在代亮那里听到了您的故事,我就再也坐不住了,直觉告诉我,您才是我真正的师父。”王宝玉眨巴着眼睛,说得很是煽情。

“我只会给动物看病,你学了有何用途。”华老问。

“其实我是一名小术士,代亮,也就是小代,我们一起开了个卦馆,他算得很准,说都是跟您学的,华老,您老是世外高人,教学生可不能有分别心。”王宝玉道。

华老面露疑惑之色,说道:“我也不会术士之道,他大概是看了这本书吧。”

说着,华老将桌上的一本古书递给了王宝玉,看书名正是马前课,但内容似乎跟王宝玉手中的版本一样,并沒有什么不同。

代亮是自悟成材,倒也稀罕,王宝玉翻了几眼就还给了华老,这才想起还带着礼物來,他从包里摸出了那块太岁肉,恭敬的递了上去,说道:“华老,这是小辈的一点儿礼物。”

“我无儿无女,无牵无挂,从不接受他人馈赠。”华老只是看了一眼,大吃一惊,立刻接了过來,放在鼻子底下轻轻闻了闻,大喜道:“这是太岁。”

“嗯,就是太岁,从土里挖出來的。”

“好啊,终于可以配齐几服药了,治好鹿娃的病。”华老无比兴奋,小心的收了起來,也不说什么从不收礼的话了。

这时,露丝拿着几个粗糙木碗进來了,每人一碗,分餐而食。

“嘿嘿,做饭真快啊。”王宝玉感到饿了,嬉皮笑脸的接了过來,看了一眼,顿觉失望,只见里面只有一个土豆和几缕青菜,看不到丁点油花,放进嘴里,更无一点盐味。

不过,王宝玉还是装作吃得很香,华老和露丝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饭菜,倒也是吃得津津有味。

王宝玉拿出了自己包里的饮料和面包火腿,露丝一见,眼睛顿时亮了起來,过來就要夺,王宝玉连忙抱进怀里,脸上坏笑连连。

“露丝,想吃这些,就要听话,你懂的。”王宝玉道,哼,露丝虽然不满,但还是使劲咽了口口水,天天粗茶淡饭,实在是受不了。

华老很是好奇,指着果汁饮料问道:“这是什么。”

“饮料。”

“如何配伍而成的。”

“嘿嘿,流水线上加工出來的,您老尝尝。”王宝玉说着,试探的打开盖,递过去一瓶。

华老先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确认无毒,这才轻轻喝了一小口,随即就露出了无比惊愕的表情,呆呆愣愣的。

“华老,您怎么了。”王宝玉紧张的问道。

“琼浆玉液怎么到了人间。”华老激动的说道。

王宝玉和露丝都偷笑了起來,王宝玉趁热打铁,坏笑道:“外面的世界到处都是这种琼浆玉液,您老要是跟我出去,保证你天天喝到这种好东西。”

华老不急不慢的又品了一小口,含在嘴里砸吧了半天,却摇摇头说道:“五味令人口爽,我既然归隐山林,又怎可为饮食所动。”

露丝嘲讽的白了王宝玉一眼,眼巴眼望的看着那瓶饮料,说道:“老神仙,您早就看出來我尘心还在,这瓶就赏我爽爽吧。”

华老微微一笑,递给了她,露丝立刻咕咚咚仰脖,一口气喝完,叹道:“真好喝,以前怎么沒注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