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5 干点人事

1805 干点人事

不就是一瓶饮料吗,至于这么夸张,老神仙果然是在这里呆得太久,已经不知道外面的物质丰富到了何种程度。

露丝也是食不知味,饮料都成了好东西,王宝玉觉得两个人都挺可怜的,便把兜里的东西全都翻了出來,露丝毫不客气的抢过一块面包,几口就吃得干干净净。

华老品尝到了人间美味,心情也高兴了不少,对王宝玉道:“小伙子,我得了你的好处,只要老朽能做的,你尽管开口便是。”

王宝玉当然希望是他跟自己出山喽,但既然人家不愿意也不能勉强,暂时还沒想好让华老帮自己什么,随缘吧。

饭后闲來无事,王宝玉就帮着华老熬制起药來,华老将药里加入了太岁肉,熬成了黑色的药膏,药膏逐渐冷却后也是被华老搓成了一个个的小药丸,做法倒是跟春哥丸有些相似,只不过整个做法药香四溢,令人陶醉,不像是春哥丸腥臭无比,好似进了垃圾回收站。

只见华老拿起墙上挂着的玉箫,站在户外吹出了奇怪的声音,沒过一会儿,只见一头梅花鹿颠颠的跑了过來,两头狼则下意识的呲牙,梅花鹿也不在乎,來到华老的跟前,亲昵的用头蹭着老人的腿。

“小鹿,把这药吃下去,病就会好了。”华老柔声道,很像是跟孩子说话。

小鹿很听话的舔着那奇怪的药膏,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,王宝玉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“华老,小鹿得了什么病啊。”

“它的脑子有问題,有时候会发疯。”华老道。

“动物也能得精神病。”王宝玉笑了起來。

“不是精神病,民间叫做羊角疯,就是抽风。”华老解释道。

羊角疯不就是癫痫吗,小月患的就是这种病啊,王宝玉立刻喜出望外,激动的问道:“华老,这药能给人治病吗。”

“人畜一理,只需在药物配伍和数量上调整一下便可。”华老道。

哇哈哈,这么说小月的病可能会治好,王宝玉顿时乐坏了,他恭敬的问华老:“老人家,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身患癫痫,遭了很多年的罪,您能否为她诊治啊。”

“人生來就是受苦的,我一介凡夫,看不了这么多人。”华老看似无情的摇了摇头,大概还是不肯出山,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,早已习惯了这里的山水动物,根本就不想出去。

大不了将小月领來,王宝玉也沒再勉强,小鹿吃完药,蹦蹦跳跳的跑开了,华老则自信的说,小鹿的病不日就将痊愈。

夜色即将來临,三个人在油灯下吃过晚饭后,天空已经升起了皎洁的月亮,王宝玉背着手,又开始在这片桃源圣地溜达起來,露丝竟然也跟了过來。

“不能对我动手,告密者到处都有。”王宝玉警惕的恐吓道。

“哼,我才不怕谁,你就是托了老神仙的福。”露丝抬头望着月亮,一脸陶醉之色。

见露丝并无恶意,王宝玉便跟她边走边聊了起來,从闲聊中得知,露丝当初离开古墓,一路逃亡,误打误撞的來到了这里,华老收留了她,并治好了她的腿伤,由于怕出去被人抓到,露丝就在这里呆了下來。

渐渐的,她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习惯了简单的饭菜和与世无争的日子,跟单纯的动物在一起,少了尔虞我诈,也让她感到了畅快和自由,尤其老神仙的一颗善良之心让她颇受触动,原本坚硬的心肠也软化了不少。

“王宝玉,你出去后不会举报我吧。”露丝问道。

“说实话,我一定会举报你的,要知道,文物贩子们依旧在虎视眈眈的企图窃取我国的宝贝,放过你就等于放过他们。”王宝玉坦诚道。

“哼,反正我就跟老神仙在一起,你要能下得了手,随便。”露丝也不傻,看得出王宝玉对华老很在意。

王宝玉认真的说道:“露丝,躲在这里不会长远,即便是我出去不说,指不定还会有人发现这里,你终将难以逃过法律的制裁。”

“谁会來,这么久也就你自己而已,这里有吃有住,大不了我也像老神仙一样,归隐山林。”露丝强词夺理。

“老神仙了无牵挂,你啊,是不会甘心呆在这里的。”王宝玉鄙夷的说道。

露丝果然沉默了,良久黯然道:“我想念故乡了,还有我的养父母,那里的月亮也是这样的圆。”

“中国有句古话,回头是岸,我在警局里有朋友,投案自首,也能轻判,兴许几年后,你就可以回国了。”王宝玉见事情有门,继续耐心的规劝道。

“我可以不用坐牢吗。”

“露丝,坐牢对于有些人來说也许不是那么可怕,做错了事,就要为此付出代价,然后心安理得的出來,心里踏实,露丝,你愿意一辈子活在阴影里吗。”王宝玉耐心劝说。

“可是出來后又怎样,一切从头开始。”露丝反驳道。

“那你现在就站在了终点上了吗,如果你一直不面对自己就在起点上,又怎么能迎來新生活呢。”说这话期间,月亮更亮了,似乎也觉得王宝玉晚上除了泡妞之外,总算是干点人事。

露丝长长的叹了口气,终于下定了决心,点头道:“王宝玉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“这样才对嘛,露丝,我觉得你不但漂亮,而且变得高大起來。”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道。

“拥抱我。”露丝对王宝玉道,眼神晶莹,毕竟跟王宝玉有过肉体之欢,身在幽谷的露丝,虽然日子平静,但年轻的身体里,对异性的渴望却变得更加强烈。

花前月下,王宝玉还是抱紧了露丝,两个人久久沒有分开。

不知道在草地上走了多久,两个人才返回小草屋,而此时,华老却又拿出玉箫來,坐在庭院的小凳子上,悠扬的箫声顿时飘满了山谷。

“老神仙从來不吹箫的,今天是怎么了。”露丝疑惑道。

“嘿嘿,我这样的贵客临门,当然要表演个节目了。”王宝玉很自恋的说道。

“一定有别的原因。”露丝道。

“别说话,先听听。”王宝玉做了个嘘声,他虽然不太懂音乐,但这箫声显然不同寻常,透着一种勾人心魄的旋律。

PS:喜欢本书的朋友,请把本书收藏下,即可,在此谢过诸位,感兴趣的朋友请移步术士群:2219825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