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6 曲终人散

1806 曲终人散

两个人來到华老身边抱膝坐下來,静静聆听,箫声一会儿如泣如诉,一会儿又如万马奔腾,时而吹散天上的浮云,时而吹动花草起舞,让人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地,完全沉浸在箫声里。

这时,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传來,王宝玉警觉的望去,只见门前的空地上,聚集起一大群动物,按照大小个依次排开,最前排是老鼠和黄鼠狼,接下來的一排是野兔,再往后则是野鹿和山羊,最后则是老虎黑熊野猪。

动物们直立耳朵,安静的听着华老吹箫,更有一些动物立起前爪站着,状如朝拜,似乎在这片净土里,老神仙华辑就是山神,就是主宰。

半个小时后,箫声完毕,华老起身进屋,动物们则迅速散开,带着疑惑,王宝玉低声问露丝:“我看动物们相处和谐,可老虎那些食肉动物怎么办啊。”

“我问过老神仙,他说,吃草的动物老死之后,都会主动叫食肉动物來吃,平时,动物之间从來不会互相攻击的。”露丝道。

王宝玉从内心里由衷的佩服华老,能够建立这样的动物王国秩序,老人家真乃神人也。

华老回屋后就在藤**躺下,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宛如入定一般,王宝玉只好來到另外的屋里,露丝就住在这里。

露丝找來一个草席,让王宝玉躺在地上,她自己也睡在藤床之上,那边屋里就睡着华老,两个人当然不能做出格之事儿,各自睡去。

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后,华老道:“小伙子,我看出來你跟露丝要一块走。”

露丝微微一怔,随即难过的低下了头,王宝玉知道瞒不过华老,只好点头道:“我们是要一起走,华老,您也跟我们一起到外面去看看吧。”

“我老了,不想再参与世事,再说,这里的动物们也离不开我,它们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。”华老摇头道。

此事不能勉强,王宝玉点了点头,表示希望华老珍重,以后会经常來看他,露丝也动情的眼角垂泪,毕竟是华老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甚至还洗涤了她的心灵。

临行前,王宝玉有两件事儿希望华老帮忙,第一件事儿自然是要了治疗小月癫痫的配方,华老沒隐瞒的用毛笔写了下來,反复叮嘱开始的时候药量要小,不要急于求成,三服过后,应该能增强体格,九服之后可控制病情,一年内发作不会超过两次,以后每年春秋两季服用,可保病人性命无忧,但不好说除根,假若服药后症状沒有出现以上的好转,只能听天由命。

而另外一件事儿,王宝玉则是背着露丝问的,那就是关于春哥丸的问題,虽然是从古书上看到的,之后效果也算不错,但是,王宝玉不放心,缺少名师的指点,难免会有差池。

华老认真看了看王宝玉写得春哥丸配方,说这个配方固然能强肾健体,生髓固本,但是药效过猛,虽然见效快,却不利于长期的健康问題。

这正是王宝玉所担心的,连忙虚心请教华老如何改进,华老便在上面添加了几味药材,说这样的话,见效期可能要长一些,但效果自然更持久,并且给出了另外一幅调养药方,建议服用春哥丸之前,要先服用此药方。

事实上,经过华老改良的春哥丸配方,不再有那种浓烈的腥味,反而带着一丝香甜绵软之感,并且调养药房也是老少皆宜,不仅在男女之事上有利于春哥丸药效成分的吸收,普通人用过之后,也是神清气爽,精神抖擞,王宝玉因此受益匪浅,自是后话。

恋恋不舍的告别华老,王宝玉和露丝踏上了回家之路,华老一再叮嘱,绝不可以让外人知道这里,否则动物们平静的生活,将会不复存在。

王宝玉和露丝都发誓出去后坚决不说,华老又拿出玉箫吹了一曲,顿时,几乎所有的动物都赶來为他们送行,草地上密密麻麻的动物,让人看着心头发麻,王宝玉连忙拉着露丝钻进了溶洞里。

后來,王宝玉再访华老,却不得门而入,溶洞意外的坍塌了,华老带着那些神奇的动物,彻底消失,不见踪影。

收获颇丰的王宝玉,带着露丝开车回平川市,一路上,露丝依旧担忧自己会不会入狱之后再不会出來,王宝玉向他保证,即便是耗尽家产,也会让她恢复自由,说这话功夫,王宝玉的胸脯拍得山响,生怕露丝一个犹豫又跑了。

其实王宝玉的担心有些多余,露丝厌倦了逃亡生活,也看透了组织的冷漠,加上思乡心切,早就有了自首之心。

之所以不敢走出來,是因为在此之前听到过很多反面的消息,说是中国的监狱最黑,进去后不是打就是骂,被折磨死的人不计其数,死了也白死,因为警方会有无数的借口,如今得到了王宝玉的承诺,露丝也意识到自己以前偏听偏信,更加坚定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念头。

进入平川市的时候,天色已晚,王宝玉跟她找了个小饭店的包房坐下,要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,待露丝吃饱了之后,王宝玉终于拿起了电话,打给范金强。

“兄弟,我正陪着小叶呢,啥事不能等到明天吗。”范金强犹豫的问道。

“大哥,你必须要过來,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。”王宝玉强调道。

“小叶,我出去一趟,宝玉兄弟找呢。”只听电话那头,范金强对叶连香道。

“那你早点回來,我和孩子都会想你的。”叶连香撒娇道。

“嘿嘿,媳妇你放心,一准不会耽搁。”范金强保证道。

“哼,跟着宝玉我可不放心。”

沒过多久,范金强就來到王宝玉吃饭的小饭店,当他进屋看到露丝的时候,顿时惊得立刻掏出枪來。

“大哥,都是朋友,别这么紧张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兄弟,你怎么吃一百个豆也不嫌腥呢,总跟这些人搅在一起。”范金强皱眉道。

“范警官,我是投案自首的。”露丝缓缓站起身认真道。

范金强犹豫的坐了下來,王宝玉给他倒了一杯酒,然后说道:“范大哥,露丝投案,是不是可以减轻罪责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