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7 吓人的地方

1807 吓人的地方

“一定可以,如果再有立功表现,可能会判得更轻。”范金强点头道,

“露丝,把你知道都说出來。”王宝玉加油打气,

“范警官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露丝起身向范金强鞠躬道,

“你们是怎么碰到一起的。”范金强拿着酒杯,狐疑的问道,

“唉,说起來露丝也不容易,始终躲在山上,这不,心灵上的谴责让她终于决定投案,所以就找到了我。”王宝玉叹道,

范金强自然不信王宝玉的鬼话,哪有这种事儿,要想投案为什么非要找上王宝玉啊,但是,见王宝玉不肯说,也就沒多问,

三个人还是喝了一杯,范金强见露丝带着极大的诚意,也放松下來,他最关心的事情,当然还是文物贩卖组织的内部情况,

“露丝,我想先问问你,那个古德拜到底长什么样子,他又是干什么的。”范金强追问道,

“他是个普通的中国人,长得很矮,沒有头发。”露丝沒隐瞒道,

“中国人。”王宝玉万万沒有想到,狗日的汉奸啥时候都有,不高兴的问道:“那幅仕女图应该就被你们送到他手里了吧。”

“是的,但是应该还在国内,沒有被运送出去。”露丝连忙解释,

“古德拜还有沒有其他特点。”范金强又问道,

“口音不太一样,听起來也像是外国人。”露丝想了想又说道,

“嗯,也许是南方人,再说详细点,他平时是否在经商啊。”范金强问道,文物贩子经常以经商作为掩盖,刘建南就是如此,

“是。”露丝毫不犹豫的点头,接着思忖道:“但是他的生意好像是娱乐,听说是个很吓人的地方,叫什么名字,我想不起來。”

“吓人的地方,还是娱乐,那是干什么的。”范金强继续追问,

“好像就在电影院那里,我沒去过。”露丝道,

娘的,现在的吓人玩意越來越多,蹦极跳伞热气球,自己还差点从自由落体上掉下來摔死呢,突然,王宝玉脑中闪过一丝灵光,露丝的话却一下子提醒了他,再结合露丝所描述的长相,他一拍脑门,惊讶道:“古德拜竟然是他。”

“兄弟,你难道认识这个人。”范金强惊讶道,

“他叫古岸,南方过來的商人,在平川市新开了一家鬼谷娱乐城。”王宝玉道,

“王宝玉说得对,就叫鬼谷。”露丝道,

他娘的,难怪古岸肯出重金找自己找古墓占穴,原來是另有所图,王宝玉懊悔不已,只怪自己太大意,根本沒忘这块想,

范金强喜出望外,立刻打电话给下属,马上去鬼谷娱乐城抓人,沒过一会儿,消息就反馈了回來,鬼谷娱乐城已经停业很久,老板古岸早已经不知所踪,

“还是让这只鬼给跑了。”得知消息,王宝玉很是懊恼,

“哼,他们手里有宝贝钳制,一定还在境内。”范金强肯定的说道,接着又问:“除了鬼谷娱乐城,你们当初还有什么聚集的地方。”

“大哥,露丝沒回去,他们肯定已经换地方了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露丝还是又说了一个地点,是位于郊区的小商店,警员们火速赶去,自然又扑了个空,古岸的狡猾可见一斑,

王宝玉却想起了一个人,由千科,当初正是由千科邀请之下,自己才跟古岸吃了顿饭,他拿起电话打了过去,

“由大哥,上次的那个古总,最近你们见面了吗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他啊,好久沒见了,听说是买卖总被人举报不好干,已经回了南方老家。”由千科道,

任务还沒有完成,古岸一定不会回南方去,王宝玉又问:“大哥,上次你跟他见面是什么时候啊。”

“那还是去年冬天,去向阳村看坟地后不久,我们吃过一顿饭。”由千科回忆道,“兄弟,你还真是错过了赚钱的机会,那小子依旧惦记着让你给他爹看坟地呢。”

还要看坟地,王宝玉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儿,忙问道:“大哥,你是不是跟他说我看阮市长家的坟地好啊。”

“嗯,好像是说了,当初也不知道那就是阮市长家的祖坟啊。”由千科确认道,接着夸赞:“这才说明兄弟看得准,风水不好能出市长这么大的官吗。”

王宝玉心里一下子明白了,古岸从由千科嘴里听说自己说那块坟地风水好,就安排人去把阮市长家的坟给挖了,王宝玉因此失去了官职,说到底还是自己嘴贱,也是防不胜防,

哎,王宝玉重重的叹了口气,由千科笑问道:“兄弟,是不是最近手头紧啊。”

王宝玉一愣,不解的问道:“大哥何出此言啊。”

“嘿嘿,你不就是想给古岸看坟地赚点钱嘛,以后见到他我一定和他说。”由千科道,

切,你最好别见到他,否则就是狱友了,王宝玉无聊的挂了电话,然后把自己分析的结果告诉了范金强,

阮市长家的坟是文物贩子干得不假,而且还是古岸牵头,范金强表示认可,自此,阮市长家祖坟被挖之谜,彻底水落石出,再无悬念,

三个人吃过饭之后,露丝跟范金强去了警局,进一步交代问題,因为露丝主动投案又有立功表现,依据国内法律条文,只被判了两年零六个月,

要说有些可惜的是,露丝并不清楚关于王怀庄和刘建南的事情,只是大致知道刘建南在组织里有一定地位,大家多半对他不服气,但都不敢惹,

而对这个突然到來的王怀庄更是知之甚少,沒有凭证,就不能对两个人采取强制措施,否则,一定能获得更多的线索,

不管怎么说,知道了主犯是谁,案件算是有了重大突破,范金强暗地对古岸展开了追踪调查,只要发现了他一露头,坚决将他抓捕归案,

王宝玉更惦记的就是那幅画,就算是捐了也不能流失海外,否则会是自己一生的悔恨,

殊不知,古岸等人早已转移了阵地,范金强分析的对,手中的仕女图一直沒有机会转运出去,他们怎么可能弃画逃走,

更可恨的是,人心不足蛇吞象,古岸一行人欲壑难填,位于雪峰村的女真地下宫殿,正在酝酿着一场惊天的风波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