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08 大学挂名

1808 大学挂名

却说失踪两天的王宝玉,再次回到了卦馆,代亮当然猜到了他去了哪里,一进门就嬉皮笑脸的问道:“孙姑爷,找到老神仙了吧。”

难得见代亮这么谦卑,王宝玉心里偷乐,还是扯谎道:“哪有的事儿,净瞎扯,害得我在山上白白呆了两晚上。”

“骗我老人家。”代亮翻翻眼皮,半信半疑,

“骗你有意思吗,晚上可真冷,我还迷了路,幸亏沒有毒蛇猛兽,否则这卦馆就归你了。”王宝玉哭丧着脸,好像真的死里逃生一般,

代亮的腰板立刻又直了,老手往身后一背,得意的说道:“嘿嘿,这就是缘分,为什么我能遇到可你遇不到,这就是人品问題。”

“您德高望重行不行,得了,快说说这两天有沒有进项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还是老样子,一天几千块钱而已。”代亮道,

“对了,有沒有人來找我啊。”王宝玉又问,

甄优美闻言过來说道:“宝玉,昨天确实來了个人找你。”

“那怎么不让我接待啊。”代亮皱眉问道,

“你不是正在睡觉嘛,再说,人家点名让宝玉过去。”甄优美道,

“你们聊吧。”代亮一甩袖子进屋去了,

“优美姐,谁找我啊,是不是大人物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是一个局长的秘书。”甄优美道,

“工商局局长。”王宝玉问,

“不是,是药监局的局长洪仁越,跟咱们一竿子打不着。”甄优美道,

虽然在业务上跟药监局沒什么关联,但王宝玉知道这个机构的权力不可小视,而且现在自己平头老百姓一个,凡是带个“长”的,都得重视,连忙跟甄优美要來电话打了过去,

“洪局长,我是王宝玉,不巧昨天出门了。”王宝玉客气道,

“呵呵,王局长啊,有点小事儿想麻烦你。”洪仁越呵呵笑道,

“早就不是局长了,叫我小王好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可是王局长为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让人佩服。”洪仁越这强调像是调查过王宝玉一样,随口又笑道:“如果王局长不介意,我就叫王老弟,还望不辞辛苦过來一趟。”

王宝玉跟洪仁越不熟,对方上來就称兄道弟,一定不是简单的小事儿,便立刻开上车,直奔药监局而去,

如果说见工商局局长聂正良有些紧张,那是因为卦馆在人家的职权管理范畴内,但是药监局不同,自己的卦馆可以说跟对方八竿子打不着,因此,王宝玉便大摇大摆的來到了洪局长的办公室,

洪仁越五十出头,带着金边眼镜,一幅学者打扮,王宝玉一进來,立刻起手握手递烟,显得格外的客气,

“王老弟,我也听过你的课,讲得真好,回來后按照你说的,我把办公室的摆设调整了一下,果然一切都顺利了不少,您再帮忙看看。”洪仁越开口道,

哦,原來是看办公室风水啊,木问題啊,本职工作嘛,王宝玉打量了一下洪仁越的办公室,这人还真是很入道,一切都很符合风水学的要求,沒有什么瑕疵,便竖起拇指赞道:“洪局长的办公室,在风水上完全沒有问題。”

“唉,工作上确实很顺利,可是,家里还是有些麻烦。”洪仁越话锋一转,叹气道,

“洪局长,有什么能帮忙的,您尽管说。”王宝玉至此有点明白了,洪仁越派人叫自己來,一定另有大事儿,

“说起來,这件事儿还希望老弟保密才是。”洪仁越道,

“您尽管放心,为客户保密,是术士的基本准则,否则,会引起天谴,算卦不灵。”王宝玉信誓旦旦的说道,

王宝玉的话让洪仁越放下心來,他自己也点起一支烟,缓缓开口道:“我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**医药大学硕士文凭,前年分配到咱们市医院,嘿嘿,谁知这小子不满足,这不又考上了首都的医学博士,我看多半得留到外地。”

“洪局长,这是好事儿啊,儿子出息,您脸面也有光彩,何况以您现在的地位,养老医疗都不是问題,难道还想让儿子亲自养老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我和老伴的观点就是不给孩子添负担,他们肯上进,我们举双手支持,只是,家家一本难念的经,一个走得远,而留在身边的却……”洪仁越说到这里,竟然眼角有些湿润,满脸愁容,他猛吸了口烟,接着说道:“二儿子洪立有点问題,其实他比老大还聪明。”

“洪局长,是哪方面的问題。”王宝玉问道,隐约觉得可能还是跟虚病有关,

“这孩子,平时喜欢历史,尤其是中国古代史,几乎可以夸张的说,倒背如流,他那个小脑袋瓜啊,简直就是个历史书库,如今也在平川大学担任历史系的助理。”洪仁越颇有些自豪道,

“那很不错啊,两个孩子都是学者类型,迷信的说,那是文曲星。”王宝玉夸张道,

“不瞒你说,洪立他学历只是拿到了中专水平,就是在大学挂名,,偶尔去去而已,具体原因,还真是羞于启齿。”洪仁越道,

切,腐败,中专生当大学老师助理,王宝玉边内心鄙夷,边耐心的问道:“是不是身体不舒服。”

“差不多,这孩子平时一直很好,对父母孝顺,对长辈尊敬,只是,有时候就犯糊涂,六亲不认,走失过好几次。”洪越道,

“去过医院检查吗。”王宝玉追问道,

“小时候碰过一次脑袋,之后就落下了这个毛病,医院查不出原因。”洪仁越道,

王宝玉心里沒底,这种毛病当然还是属于某种精神病范畴,但具体处理起來,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思路,小陨石和太岁水也未必能派上用场,

“除了不辞而别,还有别的体现吗。”王宝玉追根究底的问道,

“唉,偶尔还会抽风,大概是癫痫,这孩子真是命运多舛,到今天连个对象都沒谈过,最长的一次离开家接近一个月,老伴天天在家哭,以为他不在了,吵着闹着要跟儿子一起去,如此下去,我跟他妈如何瞑目啊。”洪仁越连连叹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