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12 夹带国宝

混世小术士 1812 夹带国宝 无忧中文网

田英唱完之后,几个评委都给出了满分,可是,意外发生了,那个叫楚楚的歌手评委,脸上一阵嘲笑,举起了牌子,竟然是六十五分,

一阵嘘声从台下传來,大屏幕上的分数显示,田英不及陶然,甚至不及另外一名歌手,只是获得了第三名,

三名歌手一起站在台上,田英愁容满面,怎么也挤不出笑容,最后竟然失态哭了起來,看着满脸惊愕的田英垂头丧气的走下了舞台,王宝玉恼了,不禁嚷嚷道:“他娘的,这分明就是黑幕,那个刘小子抽什么疯,不是说好了让田英第一的吗。”

“建南做什么事儿,都有他自己的方式,宝玉,你操什么心啊。”代萌道,

“少他娘的替他说话,他这是要毁了田英。”王宝玉红头涨脸,拿起电话就打给刘建南,可是对方却关机了,王宝玉心头一沉,“怎么关机。”

“建男这么忙,找他的人很多,关机也很正常啊。”代萌紧盯着挂表看,嘴里嘟囔着:“我到了那里肯定要倒时差的。”

这时,机场的大厅喇叭里传來了旅客登机的女声,代萌几乎是跳的,王宝玉则气咻咻的帮着代萌拿着行李,來到了行李托运处,安检时不知道什么原因,里面走出來一名身穿制服,亭亭玉立的机场工作人员,客气的说道:“请打开行李包,配合检查。”

“我是平川市市长秘书,这是我的工作证。”代萌傲气的递过去证件,

工作人员看都沒看,正色道:“就是总统登机,也必须进行安检,这是为了全体旅客负责。”

“为什么前面的人都不用打开。”代萌不满的提出抗议,

“请您打开行李包,配合检查。”工作人员依旧正色道,

“呆子,这不是平川,别摆架子,沒用的。”王宝玉嘲讽道,

代萌使劲瞪着美女工作人员,终于把自己的行李箱打开,王宝玉也将那个死沉的包裹放了上去,

代萌的行李箱里,除了几套衣服,还有不少内衣内裤,难怪她不愿意让人碰,王宝玉小声的问道:“呆子,拿那么多内衣干什么啊。”

“切,听说那边潮湿,多带些也好常常换洗,再说,他家人都很干净的。”代萌不屑道,

工作人员细心的摸遍了行李箱,说道:“这件可以通过。”

“哼,衣服都摸脏了。”代萌沒好气道,

“这里面是什么。”工作人员问道,

“是我未來男人的东西,一些字画。”代萌道,

“刘建南让你捎东西,他啥时候也喜欢字画了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,

“管得太宽了吧,建南可是名牌大学毕业,对字画很有眼光的。”代萌道,

工作人员不客气的拉开了拉链,里面果然是很多的字画,足有上百幅,不过,看起來皱皱巴巴,都不是品相很好的那种,

工作人员一幅幅展开看,上面画的都是萝卜土豆白菜等写意作品,看落款应该是些不知名的画家画的,这小子的品位也真是很差,长年受李可人的艺术熏陶,王宝玉也多少能看出些艺术品的好坏,

“喂,你们这样看起來,会耽误我登机的。”代萌催促道,

“艺术品必须经过检查,有些作品是不能出境的。”机场工作人员坚持道,

“那就多找几个人啊,我们可是都等着呢。”后面排队的人群也着急的嚷嚷道,

工作人员不为所动,依旧细心的检查着,与此同时,几名机场警察也凑过來了,维持现场秩序,突然,工作人员从旅行包的最下方,拿出了一幅画,纸张呈现黄色,似乎年代有些久远,

当这幅画打开的时候,王宝玉只看了一眼,头嗡的一声就大了,只觉得全身血液都集中在了心脏处,以至于手脚发凉,心跳加速,

“小心点,说不定就是古画,弄坏了你们赔得起吗。”代萌很是嚣张,

王宝玉此时已经满头冷汗,小声对代萌道:“呆子,你摊事儿了。”

这幅画赫然就是王宝玉曾经拥有的那幅阎立本的《仕女图》,国宝级文物,王宝玉失而复得,心情很是激动,然而却被代萌夹带在行李之中,妄想托运出国,

一名警察看到了这幅画,立刻神情紧张的过來,看了一眼后,随即拉着代萌道:“这位女士,请跟我过來,配合进一步调查。”

“我是平川市市长秘书,你们有什么权力干扰我登机。”代萌极其不满的嚷嚷道,

尽管代萌表现激烈,机场警察还是毫不客气的将她带到了警务室,经过照片对比,确认这就是严格限制出境的国宝作品,还是公安部门最近特别关注的,代萌因为私带国宝出境,被不客气的扣上了手铐,

“喂,什,什么意思啊,我还要去美国呢。”冰凉的手铐让代萌的心一下子就凉了,她隐约感觉自己要倒大霉,

“还是主动交代问題吧。”警察一脸冷漠,
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,是那幅画吗,那是我男朋友让我捎带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代萌知道事情大发了,极力的争辩道,

“警察同志,我能证明她肯定不知道这件事儿。”王宝玉帮着辩解道,

警察们根本不理他,马上打电话通知平川警方,说一幅登记在案的国宝作品,已经在机场被成功截获,

“宝玉,我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代萌除了这句话什么也不会说了,从沒见过这种阵势的她,已然乱了方寸,面如死灰,嘴唇颤抖,加上这套不伦不类的暗色服装,显得格外可怜,

“别怕啊,呆子,我在这儿呢。”王宝玉心疼的劝说道,

代萌终于哭出了声,鼻涕一把泪一把,哆嗦着嘴唇说道:“宝玉,你可一定要救我,我知道我被人利用了,可是我就想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。”

“嘘。”王宝玉连忙打住她的话,这些越描越黑的话,还是不要说得好,

得知消息的范金强火速赶來,将代萌连同那幅作品押回了平川市公安局,代萌的精神近乎崩溃,最后就跟傻了一般,连哭都不会了,与此同时,抓捕刘建南的行动正式展开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