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13 巨大危机

1813 巨大危机

王宝玉相信代萌是无辜的,一切显而易见,一定是刘建南企图利用她的身份,妄想将国宝私带出境,只是他沒想到,还是在机场被截获了。

“呆子,不管你知不知道,但是你的麻烦大了,这是要判刑的。”在公安局里,王宝玉对瑟瑟发抖的代萌道。

“亲哥哥,你可一定要救我啊。”代萌用戴着手铐的小手,可怜巴巴的拉着王宝玉的手道。

“唉,我也只能试试,谁叫你不听话,非要去美国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。”代萌无力的垂下了脑袋。

“哼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这回你的前程倒是彻底毁了。”王宝玉甩开代萌,去找范金强。

办公室里的范金强,面对那幅《仕女图》,表情很复杂,遗失多日的国宝终于复得,心情自然高兴,但是,前去抓捕刘建南的警员们却回报,刘建南已经影踪全无,甚至就在前几天,他还把自己的好车低价卖掉。

“范大哥,代萌确实不知情,你这里可要网开一面啊。”王宝玉小心的问道。

“她作为政府官员,怎么可以不明辨是非,擅自帮着文物贩子运送文物出境呢。”范金强沒好气道。

“嘿嘿,刘建南长了一幅老实相,被骗的人恐怕不只代萌一个吧。”王宝玉陪着笑道。

“宝玉,你说刘建南会跑到哪里去呢。”范金强打岔道。

“你先说说代萌会不会放出來。”王宝玉死乞白赖的缠着范金强。

范金强瞪了王宝玉一眼,无奈的说道:“跟你有瓜葛的女孩子沒一个省心的,看情况吧,只要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不知情,可能还有机会,现在代萌的事小,关键是刘建南。”

“还用说,肯定跟古岸那伙人在一起,对了,快把我那个假爷爷抓起來啊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范金强一拍脑门,差点忘了这个茬,他立刻打电话吩咐抓捕王怀庄,还好,王怀庄并沒有收到刘建南的逃跑通知,他正在旅游区内跟几个老头打牌,被抓了个结结实实。

王怀庄被带到了警局,却大声喊冤,强调自己是合法美国公民,根本不知道刘建南的所作所为,即便如此,作为重大嫌疑人之一,警察局还是对他进行了收容审查。

代萌被关押,也让代家乱了方寸,代亮无心工作,每天缠着王宝玉问自己唯一的宝贝孙女何时放出來。

王宝玉想反击他,自己算一卦不就知道了,但看他也是个垂暮老人,不忍刺激,因此,命运的波动,沒有谁真正掌握它的频率,唯有心存正念,问心无愧,才可坦然一生。

王怀庄被抓,刘建南潜逃,似乎为王宝玉假爷爷的事件,画上了句号,可是,大家远远沒有想到,就在几天后,一个惊天的消息传來,宛如一颗原子弹,彻底掀翻了整个平川。

就在刘建南畏罪潜逃后,公安工商税务等执法部门,对一马平川投资公司进行了彻底的审查,得到的结果,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除了给政府买地皮的十亿人民币,一马平川投资公司账面上的四十亿人民币,连同那二十亿美元,全部不见了踪影。

与此同时,获知刘建南逃走的省一建公司,也匆忙赶來,他们跟一马平川投资公司已经签署了价值四十亿的合同,建设云霄大厦,为了能拉拢住这个看似只赚不赔的大买卖,省一建公司在前期还垫付近一个亿,出事之前,刘建南承诺尽快打款,然而至今却沒有收到投资公司的一分钱。

市委市政府里乱成了一团,四十亿不翼而飞,对于一个小小的平川市意味着什么,可能是一年的生产总值。

最为上火的当属市委书记汪卓然,当初他急于出政绩,放松了对刘建南投资公司的管理,原本银行监视了一马平川投资公司的资金流向,还是他亲自签字,才让刘建南得以将钱提出來,名义上是给付省一建公司。

“我承认,这件事儿上我有责任,我向组织上检讨。”在市委常委的办公会上,汪卓然双眼布满红血丝,声音沙哑的做出了检讨。

“汪书记,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关键是要找到刘建南,追查出资金到底流向了哪里。”市长阮焕新一针见血的说道。

听到市长用这种命令式的口气,汪卓然心里也不舒坦,沒好气的说道:“还有你那个秘书的问題,也要一并处理。”

汪卓然强调了你字,意在讽刺阮焕新也有错误,自己秘书就是共犯,他这个市长难逃其责。

“当然,我一定会严肃处理,还请汪书记赶紧下达指示吧。”阮焕新当众被抢白,脸色也不好看。

“对,对,王书记,动用所有力量,就是掀翻整个平川市,也要找到刘建南这个狗日的。”汪卓然恼羞的爆了粗口。

“好,我马上安排。”王一夫点头道,在会上他并沒有多说话,一个主要原因,那就是原本市公安局一直在监视刘建南,沒有及时跟市委报告可疑点,说起來也有不小的责任。

此次常委办公会,还有一个主要的议題,那就是如何安抚那些受骗的企业家,得知投资的钱不翼而飞,已经有不少企业家陷入了绝望,近乎全部身家的投入让他们血本无归,好几个精神恍惚,有了自杀倾向,他们带着满腔的悲愤找到了政府,要求给个公道。

省一建老总陶居然损失最为惨痛,虽然政府给出了郑重承诺,一定全力弥补企业家的经济损失,但陶居然也心知肚明,即使抓到刘建南,那笔钱也恐怕追回遥遥无期,自己倾家荡产也难以填补亏损,一夜之间,少了个上流富翁,最基层的队伍又多了一员落寞之人。

陶居然恼怒之下,心脏病发作,被紧急送入医院,刚刚得了大奖赛第一名的陶然沒有丝毫喜悦,反而为了自己的前途忧心忡忡。

市委研究决定,成立专项工作组,逐一做企业家的思想工作,尽量不要再发生恶性事件。

于此同时,市委就此事向省里就此事作出了说明和解释,后果可想而知,汪卓然的市委书记地位也将面临巨大的危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