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0 瓮中捉鳖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20 瓮中捉鳖

古岸如此的小心翼翼,结果却落得一个瓮中捉鳖的下场,但是,古岸等人却挟持了几名游客,放言如果不放他们走,就大开杀戒,鱼死网破,双方僵持不下。

王宝玉跟范金强的一行警员來到雪峰村,迅速向着地下宫殿的入口赶了过去,王宝玉不解的问范金强:“大哥,古岸等人挖山不止一天,咱们警员们为什么沒提前发现啊。”

“唉,还不是神石村那边出了神迹,调走了一批过去,让古岸等人钻了空子。”范金强叹气道。

“娘的,他们玩调虎离山倒是很熟练。”王宝玉愤愤道,前段风风火火的全民娱乐不也是这个目的吗。

“你说,神石村的神迹是不是就是这帮人搞出來的,要是这样的话,公安部门又能揭露一幕真相。”范金强思索道。

“陨石发光是千真万确的事儿,他们算个屁啊。”王宝玉知道徐彪的实验,但也不便点破,又问道:“现在打算怎么办,再这么下去,人质的身体和精神都会承受不住,万一情绪一激动,真的要出人命。”

“看看情况再说,无论如何,也要保证人质的安全。”范金强表情凝重道。

在地下宫殿的入口处,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员正紧张的看守着出口,隐约能够听到宫殿里传來了孩子的哭声,范金强眉头紧皱,情况要比想象中更复杂。

“娘的,拿着女人孩子开刀,真不是人。”王宝玉骂咧咧的。

“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。”范金强问道。

“被劫持的人质有三人,两个妇女和一个孩子,我们下去看过,他们一共有六个人,还有一个外国人。”一名警员连忙汇报道。

“有沒有一个细皮嫩肉三十岁左右的男人。”王宝玉插口道。

“沒有,其中的一个罪犯头目,个子不高,光头,除了那个外国人,剩下的都是模样像农村人的壮汉。”警员道。

他娘的,刘建南竟然沒在其中,王宝玉深感遗憾,容不得他多想,范金强拿出枪來,一身正气的大步走下了台阶,两名神枪手紧跟其后,王宝玉犹豫了一下,也紧张得跟了下去。

來到了熟悉的宫殿,一看里面的情形,王宝玉的鼻子差点气歪了。

古岸正大模大样的坐在龙椅上,汤姆手里拿着枪,正紧紧抓着一名哭闹不止的小男孩,小男孩哭得声音嘶哑,由于惊吓过度,根本听不进去汤姆的威胁,嘴里只重复一句话,我要找妈妈。

汤姆已经沒有太多耐心,实在烦了就会使劲拽一下孩子胳膊,换來的则是更加揪心的哭声,另外四名壮汉,两两一对,分别用刀子架着两名妇女。

“我求求你们,不要伤害我的孩子。”其中一名妇女大声的哭喊着。

“我要找妈妈,妈妈。”小男孩大哭不停,也使劲挣脱着,无奈汤姆的力气岂是小孩子能够抵抗的,干脆一把扯起,小男孩立刻双脚离地,小腿在空中不停的蹬着,样子非常可怜。

“求求你别伤着我的孩子。”妇女哭喊着,看着儿子受苦,当妈的一颗心如同在油锅煎熬一般。

“古岸,快放弃反抗,今天你们是插翅难飞。”范金强冷声道。

“哈哈,王宝玉也來了,小兔崽子,老子到底让你给耍了。”古岸并不搭理范金强,哈哈笑着对王宝玉道。

“瞧你那熊样,死到眼前,还想装皇上,我看你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的嘲讽道。

“王宝玉,我真是服了你,你是天下最大的谎话精。”古岸拱手道。

“对你这种人渣不需要说实话,你才是人民的耻辱,汉奸,卖国贼,盗卖文物,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哼,自古成者英雄败者寇,咱们国家人太多,谁能记得我,老子沒必要爱国,搞到一大笔,老子就出国,享受生活。”古岸冷哼道,很嚣张的点起了一支烟。

“古岸,你要是还有一点儿中国人的良知,就先放了那个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王宝玉看那孩子实在可怜,忍不住说道。

“放了孩子可以,除非你來顶替他。”古岸冷冷道。

“古岸,你不要得寸进尺。”范金强立刻否决。

“哈哈,不敢了吧,汤姆,这孩子哭得我太烦,先把舌头割下來。”古岸说着扔过去一把刀。

“儿子。”妇女一声惨叫,随即瘫软在地上,昏死了过去。

“古岸,给自己积点德吧,我來就我來。”王宝玉脑子一热,正义凛然的说道。

“兄弟,不行。”范金强紧张的一把拉住了他。

“那你想个行的法子啊。”王宝玉甩开范金强,好像想到什么,回头对范金强说道:“如果我死了,器官捐了。”

范金强鼻头一酸,差点落泪,举起手里的枪对准古岸一行,只要他们有一点动静,自己一定要亲手将他爆头。

王宝玉走上了高台,古岸冷笑了一声,对汤姆吩咐道:“放了那个孩子。”

汤姆本來就觉得孩子很麻烦,松开了孩子,立刻有刑警将孩子安全运出地下行宫。

现在轮到王宝玉的脑门被汤姆用枪顶着,只听他嘿嘿笑道:“王宝玉,你这个狡猾的中国人,这次你死定了。”

“你们这伙洋夷盗贼,是绝对逃不出中国人民布下的天罗地网。”王宝玉摆出了一幅视死如归的架势,英雄的情怀燃烧在胸膛。

汤姆毫不客气的用胳膊肘卡住了王宝玉的脖子,不让他再发出声來,古岸则拍着巴掌道:“王宝玉,看不出你小子还挺有刚。”

“有,有几个人,像,像你那么无耻。”王宝玉费力的说道,嗓子又疼又痒,很想作呕。

那名地上昏倒的母亲也幽幽的醒了过來,王宝玉冲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孩子已经安全了,妇女一脸感激,泪流不止。

范金强冷声问道:“古岸,说吧,怎么样你们才肯放过这些人质。”

“很简单,准备好车,放我们离开平川市。”古岸大模大样的抽着烟,提出了早就猜到的条件。

“好吧,我答应,但你们必须放了人质。”范金强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