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1 组织标志

1821 组织标志

“嘿嘿,你拿老子当傻子啊,只要我们离开平川,我一定会放了他们,至于王宝玉嘛,臭小子,老子一定要折磨死你。”古岸嘿嘿冷笑,小眼睛中凶光毕露,

“不行,我们需要你保证所有人质的安全。”范金强口气也很强硬,

“你们有什么资格给我谈条件,除了王宝玉,谁都可以放,如果这位警官不愿意,咱就在这里耗着。”古岸也毫不退缩,

“古岸,干你娘的,你不得好死。”王宝玉忍不住嚷嚷道,

纵然范金强枪法一流,但是在地下宫殿里,他还是不能出手,一是怕伤及无辜,更怕因此破坏了这里面的东西,他跟王宝玉使了个眼神,让他放心,随后果断说道:“好,警方答应你们的条件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“兄弟们,走吧,回家喽。”古岸招手道,大摇大摆的走下龙椅,神情自若的向着出口走去,

古岸走在最前面,四名壮汉则分别挟持着两名妇女,面对着警员们,倒退着紧随其后,汤姆自恃艺高人胆大,满不在乎的用枪抵着王宝玉的后脑勺,慢腾腾的在后面断路,范金强则从始至终举着枪,寻找着发动攻击的机会,

古岸走到了宫殿通过密室的入口处,那里原本有一张玉床,后來为了游客进出方便,在专家的指导下,挪了位置,古岸摇头叹息道:“他娘的,这里就是原來的玉床底下,老子怎么就忘了这个茬了,都是刘建南那狗日的鼓捣的事儿。”

王宝玉一阵暗笑,自己提供的线索并沒有错,地下宫殿的玉床下,确实有密室,而密室中也确有宝贝,嘿嘿,只是那些宝贝早都被国家收走了,

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王宝玉一边看着宫殿里的情况,一边想着脱身之策,就在进入曾经的密室后,他看见了墙上的那只老鹰,当初就是把这个东西推进去,才打开了通道口,不知道这个机关还能不能用了,

如果再次落入文物贩子之手,想必他们还会逼着自己再交出什么藏宝图,一定要尽快脱身,

忽然,他想到了一个主意,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,对汤姆道:“汤姆,你放了我吧,露丝还是我救得呢。”

“放了你,不可能,露丝背叛了组织,也该死。”汤姆不肯答应,

“但是露丝已经投案了,还交代了不少问題。”王宝玉道,故意放慢了脚步,

“她知道的不多。”汤姆不以为然,

“她说你阳-痿,有痔疮,还有小肠疝气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胡说,我身体很好,什么病也沒有。”汤姆恼羞道,其实王宝玉懵准了一条,汤姆确实阳-痿不举,还是练功夫伤到了那里,

王宝玉早就看出了汤姆神情有异,更加坚定了信心,坏笑道:“嘿嘿,你知道,我会看相,你就是有那些毛病,露丝还说开始你们想假扮夫妻,但是考虑到你那里不行,才改为兄妹相称的。”此刻,他和汤姆已经來到了那那只老鹰的旁边,而古岸则背着手,已经走到了悬着铁索的台阶处,

“滚,我沒有毛病。”汤姆大声的争辩道,

“你他娘的叫个屁啊。”古岸回头骂了汤姆一句,有病沒病等出去再说呗,

王宝玉嘿嘿偷乐,汤姆则恼羞的用枪柄敲了他一下头,虽然力度不大,但也是生疼,肯定会起个包,

王宝玉恼怒的回头瞪了汤姆一眼,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那只老鹰,脸上立刻露出了惊恐的表情,脚步也显得有些慌乱,随即低着头不敢抬起來,

汤姆自然发现了王宝玉表情上的异样,他嘿嘿一笑,说道:“王宝玉,这里有什么机关啊。”

听到了汤姆的话,台阶上的古岸不由停住了脚步,作为一名职业的文物盗卖贩子,对于文物的狂热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如果逃走前能搞到一两件宝贝,也算是不枉多日的苦功,

“汤姆,看看那里究竟是什么。”古岸吩咐道,

一听这话,范金强也不由的紧张起來,他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机关,万一里面真的有宝贝,被文物贩子们给破坏了,损失将难以估量,

范金强正打算跟文物贩子们拼了,忽然,他看见王宝玉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,连忙松了松扣紧的手枪,但也不敢放松,眼睛死死盯住一伙贼人,

汤姆缓缓举起另外的手掌,对准了墙壁上的那只鹰,还开玩笑道:“古德拜,这图案跟咱们组织的标志很像。”

“嘿嘿,说不定就是为了咱们伟大的组织设计的呢,快试试。”古岸小眼放光,有些急不可耐,

王宝玉适时的大喊道:“不要啊。”

汤姆哪里肯听,王宝玉越是这样,他就越觉得这里是个机关,事实上,这里确实就是一个机关,就在汤姆狠狠一掌拍在上面的时候,石鹰一下子凸起了,随即只听突然哗啦一声响,彻底把文物贩子们给惊呆了,

古岸还沒來及欣喜,他所站立的台阶,瞬间就升了上去,哐当一声,将古岸和密室里的人分开了,与此同时,被封闭了入口的密室,立刻陷入到黑暗之中,

就在文物贩子们傻愣愣不知发生什么的时候,说时迟那时快,范金强凭着感觉,立刻扣动扳机,击中了汤姆的胳膊,王宝玉则顺势一个翻滚,脱离了汤姆的控制,

汤姆疼得哇哇大叫,举枪还击,范金强早已躲开,一连几枪都落了空,王宝玉装腔作势的喊道:“快点把汤姆制服。”但暗中却给范金强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不要动,

汤姆孤军奋战,心里沒底,一边开枪,一边退到石壁边上,忍着胳膊传來的剧痛,摸着那个石鹰图案,再次狠狠的按了下去,妄想把刚才隔开的亲爱的战友们再次汇集在一起,

想法是好的,结果却是惨痛的,又是一声哗啦巨响,刚才的台阶再次出现,原本就惊魂未定的古岸,刚刚站稳,脚下突然又塌了下去,他啊呀一声大叫,从台阶上滚落下來,头撞在地上,顿时血流不止,四肢抽搐,动弹不得,

(欢迎大家进小术士交流群:221982509,讨论剧情,结识天南海北的新朋友,

酒家一遍遍吆喝并不为正版订阅收入之外的打赏,但求有大家的鼓励和支持,能让酒家写小术士系列的梦想尽可能的实现,提前拜谢大家了,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