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3 五姑娘

1823 五姑娘

“呆子,你爷爷就是那么一说,咱们能不能在一起,还要看命运,懂吧,能在一起无论经历什么也能在一起,不能在一起,咋折腾也沒用。”王宝玉劝道,

“说不定你心底以为爱的就是我呢。”代萌不服气,

“那又怎样,咱俩现在好的跟哥们儿似的,都快沒感觉了。”王宝玉如实说道,

“唉,说到底,还不是想让家里人生活的好些,一家五口挤在小房子里,别提多憋闷了。”代萌叹气道,

“好歹还是楼房呢,一家五口挤一间屋子里的也有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,嫌地方小,可以去农村买大院子,一人一个院都沒几个钱,

“我还是太贪了。”代萌说着想掉眼泪,王宝玉正要安慰她,沒想到人家抹了把脸,接着又吃了起來,

“呆子,你跟刘建南接触的次数多,他有沒有领你去他住的地方看看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沒有。”代萌毫不犹豫的说道,

“那他有沒有说平时都住在哪里,或者喜欢住在哪里啊。”王宝玉又问,

“他大多数时间都住在酒店里,开了投资公司后,就住在公司里。”代萌道,

靠,跟沒说一样,王宝玉知道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,肯定不会注意刘建南的情况,也就死了心不再问,

吃饱喝足之后,代萌又想在酒店里住,说家里的淋浴器坏了,好久都沒洗澡了,

“去公共浴室洗,五块钱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才不去呢,一股子褪猪毛的味道。”代萌翻着眼皮道,

“嘿嘿,如果在这里住也行,你得给我讲讲女浴室里的场景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,

“你变态啊。”

“沒去过,好奇嘛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行,都是女人,说实话,谁也不看谁。”代萌道,

王宝玉刚赚了钱,心情好,也就不在乎千元的房费,于是叫來服务生开了一间房,结了帐,跟代萌一道进了房间,

代萌立刻冲进浴室里洗了澡,出來后还嘘乎搓了二斤泥,搞得王宝玉心里一阵恶心,不过看脸庞好像真的白了不少,

王宝玉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吸烟,按照约定,代萌要给他讲去女浴室里的场景,

其实王宝玉也是好奇,不知道一帮女人在一起都谈些什么,自从他离开农村后,还从來沒去过公共浴室,

代萌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倒也守信用,开始讲起了她第一次进公共浴室的场景,

“那天,我拿着洗浴用品,去家里附近的小浴池洗澡,刚进去就被一座肉山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是个二百斤的胖女人。”代萌道,

“讲点好玩的,这个实在倒胃口。”王宝玉摆手道,

“嘻嘻,脱了衣服进到浴室里,里面全是不穿衣服的女人,有的胖有的瘦,有的胸大,有的胸小,有的下面黑漆漆,有的光秃秃……”代萌故意挑逗一般的讲了起來,

“嘿嘿,接着讲。”王宝玉來了兴趣,

“女人都是自來熟,泡澡的时候就会聊起家常,你给我搓搓背,我给你打打香皂。”代萌说道,

王宝玉觉得热血沸腾,真想装成女人去女浴室看看,他耐着性子继续听代萌讲述,只听她又说道:“我们正在洗澡,忽然听见一个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呼,用手指着换气的风扇口,竟然有一个小男孩正趴在那里看。”

靠,这孩子真应该好好教育一下,胆子还真大,不过,挺让人羡慕的,王宝玉无耻的这样想着,又问:“你们咋办,都捂着上下跑。”

“笨,如果有人偷看,这个时候一定要先要捂脸,捂别的地方有什么用。”代萌咯咯直笑,

王宝玉脸一沉,不高兴的问道:“那你也被看了。”

“小孩子看看怕什么。”代萌笑道,“有个女人端了一盆水,冲着那里就泼了过去,结果只听一声惨叫,那孩子就掉下去了。”

“孩子最后咋样了。”王宝玉忙问道,

“好像摔断了一条腿,就是我家的邻居,这件事儿小区几乎无人不知。”代萌道,

“他家长肯定很愧疚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切,才沒有,据说堵着那个泼水女人的家门大骂了三天,说孩子就是爬着玩,一个孩子懂什么,那个女的大惊小怪,出手太狠。”代萌笑道,

“哼,这家长教育方式有问題,真不知道刘建南那个狗日的那么爱干净,是怎么洗澡的。”王宝玉自言自语道,

“他那种人,酒店的浴缸都嫌脏,当然去最高档的浴池,专业消毒还是单间,哎,哪像我,洗个澡还被人看。”代萌嘟囔道,

最高档的浴池,王宝玉心里一动,忙又问:“那他有沒有说过都去哪家浴池啊。”

“那倒是沒有,但是有一次路过华清池的时候,他曾经邀请我去共浴。”代萌思索着说道,

“那你去了吗。”王宝玉惊问道,

“我当然不会答应,本姑娘可不是随便的人。”代萌道,

“呦,是为了我守身如玉吧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问道,

“想得美,其实刘建南什么意思我一想就明白,他一身臭毛病,就算垂涎本姑娘的美貌,邀请共浴进度也太快了吧,他肯定是嫌弃里面的搓澡工,想让我伺候他,切,本姑娘是那么随便伺候人的吗。”代萌分析得很有道理,

“嘿嘿,既然你不是随便的人,那我走了。”王宝玉起身道,

“亲哥哥,我刚刚经历一场生死浩劫,你不陪陪我啊。”代萌撒娇道,明显有些春心荡漾,

“不陪,我还要回家陪五姑娘呢。”王宝玉用了个新学的网络名词,

“好啊,你原來有了女朋友啊。”代萌恼羞道,

王宝玉笑呵呵的伸出五根手指,说道:“五姑娘,就是他们五个,男人苦啊,沒媳妇,只能靠她们了。”

代萌扑哧一声笑了出來,主动将王宝玉拉上床,王宝玉也是憋了很久,当然半推半就的出轨了,

也可能是出乎对王宝玉的歉疚,又或是带着些感激,代萌表现的很勤奋,搞得王宝玉身心舒畅,完事之后,就拥着馨香软玉沉沉睡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