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4 秘书的秘密

1824 秘书的秘密

第二天,王宝玉还是将从代萌这里听到的消息,告诉了范金强,华清池洗浴随即被列为了警方的重点关注目标。

浴池内藏污纳垢,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新闻,作为本地最大的洗浴城华清池,自然不例外,里面小姐众多,是花心男人一夜寻欢的天堂。

对于此事,市里相关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说起主要原因,那就是华清池的主人,是省里某个大领导的公子,谁也不愿意去触及这个霉头。

范金强虽为一身正气的警官,对于此事也是无可奈何,他曾经不惜犯上的带人去查过几次,结果每次都是无功而返,一个妓-女也没抓到,更不用说嫖-客了。

并不是范金强无能,也不是警察内部有人通风报信,华清池的内部结构很特殊,只有一个上下的电梯,每次警察一去,电梯就坏了,等修好了再上去时,只能看见男男女女在一起打牌。

当然,这种房屋设计肯定不符合消防要求,但是,华清池上面有人,每每消防部门提出整改意见,华清池都置若罔闻,再追急了,就有领导出来撑腰。所以,平川市的人都知道,去华清池玩玩,那是绝对安全的。

因此华清池生意火爆,配套设施也是一再更新,绝对一流。很多男人满脸期待的来到这里洗浴,往往都是腰膝酸软的回去,发誓再也不来了,否则会被累死。

然而等疲劳劲过去后,男人们心里又开始发痒了,揣着偷藏的私房钱,再次光临。

听完了范金强的介绍,王宝玉就越发怀疑刘建南就藏在其中,搞不好华清池就跟他有着某种关系,他不禁问道:“范大哥,你们咋不安排些便衣警察去取证呢?你们的录音录像工具不是很高级吗?”

“你当人家傻啊,所有警察的长相他们都一清二楚,根本瞒不过去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换个新手呗,脸生的。”王宝玉出谋划策。

“不管用,听说他们前台每天都坐着一两个所谓的相师,是顾客还是卧底一眼就能看出来。我们试过很多次,从无一次例外。”范金强感叹道。

“相师?操,还有抢我的饭碗的,难道就拿他们没辙吗?”王宝玉道。

“关键是取证,没有证据,人家合法经营,谁也管不着。”范金强无奈道。

“如果刘建南躲在里面,难道也不能去抓了?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只能派人在外面蹲守,只要他一冒头,立刻抓捕归案,否则,冒然进去查,万一查不到,很可能会打草惊蛇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嘿嘿,这也行,我就不信那臭小子能在里面呆一辈子。”王宝玉幸灾乐祸。

“每天那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时不时还有送货的,刘建南找个大箱子藏起来,我们也没有搜查的权利。”范金强很郁闷。

靠,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行。王宝玉泄气了,放了电话后,他倒是产生了去一探华清池深浅的想法。以前只是听说过,从未去过,都说去了那里就像是进了皇宫,里面的小姐都是按妃位排序,只要舍得掏钱,就可以和贵妃、皇后共浴。

因此提到华清池,大家就想到了高昂的消费,殊不知人家里面也有“人性化”的平民消费。几十块钱,几个上点年纪,毫无姿色,但经验丰富的女人负责手动一次,其中一个还特出名,凡经这位大妈的手,无不挺,无不羞射。

因此不愿意在这里过夜,只为来沐浴放松的顾客,通常会选择这种快捷、卫生、体贴的服务。

虽然王宝玉有过些女人,作风吗,也不算是正经人,可是嫖-娼的事情,他还是非常不屑,而且,如果刘建南躲在里面,肯定藏得很严实,不会轻易被发现。

想来想去也是没撤,只能静观其变,事情很快又过去了一个月,刘建南依旧杳无音信,仿佛在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就在王宝玉专心经营卦馆,几乎要忘了刘建南之时,却意外收到了他的一封邮件,要不说刘建南就是贱,居然主动发起了挑衅。

刘建南在邮件上得意洋洋的说,他为组织赚了四十亿,功劳卓著,回去后就能升官。至于为什么还留在这里,那是因为王宝玉还没有死,他并不想回去。

刘建南还一针见血的指出,代萌是不错,他本意想娶她为妻,但考虑她心中有王宝玉,于是就耍她玩玩,只当是解闷。

另外,刘建南还在邮件中附加了三张照片,一张照片是他带着黑手套,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,背景却处理过,看不清到底在哪里。还有两张照片,却让王宝玉顿时火冒三丈,一张是王宝玉跟代萌走在街上,贴得很近,显得很亲昵,另外一张则是偷-拍的裙底,白色的小内很刺目,照片的名字叫做秘书的小秘密。

靠,没想到刘建南还有偷-拍裙底的变态爱好,这家伙老实的外表下,其实隐藏着一颗yin-荡猥亵的心。幸亏代萌没嫁给他,否则婚后指不定被这变态怎么折磨呢!

在邮件的最后,刘建南提出了条件,他说,虽然几次上了王宝玉的当,他依旧坚信王宝玉拥有藏宝图,只要交出藏宝图,从此一了百了,兴许彼此还能做个朋友,否则,他就会炸了王宝玉的卦馆。

刘建南还表示,他这么做实属无奈,谁叫古岸等人被抓,影响了黑手党和文物盗卖组织的团结呢。他本人心地还是很善良的,要不是王宝玉这么不听话,早就皆大欢喜了,现在可能成为亲戚或者朋友,共呼吸同命运,多好!

啰里啰嗦一大篇,刘建南写得声情并茂,很有卖弄文笔的意味,而王宝玉看得眼花,看完之后也快气炸了肺,他娘的,听刘建南话中,好像是错误都是老子的。

这样的恐怖威胁信,王宝玉自然不敢瞒下,很不情愿的转给了范金强,范金强看了之后,眉头紧皱,忧心忡忡,他心里很清楚,如果说文物贩子们只为了图财,而黑手党近些年的发展,已经沦落成恐怖组织,做事儿根本没有原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