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6 一死一重伤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á Y?!)一1826 一死一重伤(1 14)

都是上了点年纪的人,总有个腰酸腿疼的毛病,终于有一天,这名大妈有了点事儿,便麻烦珠珠帮她去最顶层看看有没有需要打扫换洗的客人。

珠珠一口答应,穿上了保洁服,推着车子上了顶楼,好在守卫正在打手机泡妞,往这瞅了一眼,并没有发现异样。

珠珠低着头,心脏乱跳的挨个房间敲门询问有没有换洗的床单被罩,不一会儿就收了一大堆东西,当她敲开508房间的时候,一个身穿洁白睡衣的男人开了门,正是刘建南。

珠珠眼睛一亮,几乎要停止了呼吸,甚至都忘了问对方的需求。

“你是谁?”刘建南很敏感的问道。

“我是张姐的妹妹,她病了,这位客人,有没有需要打扫和清洗的物品?”珠珠灵机一动,如此说道。

“没有!”刘建南啪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珠珠忙不迭的推车下楼,找了个僻静地,给范金强打去了电话,说那个人就在508。这时,保安们已经开始寻找珠珠,珠珠感到事情不对,连忙下楼,却被守在门口的保安给抓了正着。

保安审讯她问什么上楼去,珠珠咬定了自己是在帮忙,保洁员张大妈也能证明,可是,珠珠依旧被控制了起来。

“喂,我是来干活的,你们干嘛抓我?”珠珠凌空着四肢害怕的乱扑腾!

“老板有命令,任何可疑人都要先控制起来。等排除外面的异常动静,再把你放出来。”保卫习以为常的说道。

“那多久才能放出来。”

“不一定!”

“如果排除我的嫌疑,还赔偿这段时间的损失吗?”珠珠不知死活的问道,还没说完便被人扔进一间放置杂物的小屋内。

却说,接到电话的范金强乐坏了,他立刻吩咐人彻底包围华清池,同时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王宝玉。

哈哈,狗日的刘建南,这回看你能忘哪里跑,王宝玉兴奋的开上车,赶往华清池,想去看看刘建南是如何被抓起来的。

华清池的有关人员,还是发现了周围的异样,电梯立刻停止了运行。对此,范金强早有准备,请示上级之后,特警出动,使用专用工具从楼顶进入到里面。

说起来,华清池就是黑手党的据点之一,黑手党分子立刻进行了顽强的抵抗,但终于特警的威压之下,死的死伤的伤,被全部控制了起来。

范金强接到了一切搞定的消息,招呼王宝玉一道,坐着电梯来到了顶楼。508房间的门一脚被踢开了,不过,里面却空无一人。

屋内异常的干净,一尘不染,正符合刘建南有洁癖的风格,电视还开着,刘建南应该刚才还在这里。

“刘建南跑了?”王宝玉惊讶道,外面是天罗地网,刘建南怎么可能逃出去呢!

“给我仔细搜,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。”范金强下令道。

就在警员们纷纷涌进屋子的时候,突然,从床底下爬出来一个人,迅速奔向了阳台,哈哈,正是穿着睡衣的刘建南。

“你们不许过来,否则我就炸平了这里!”刘建南紧张的威胁道,在他的手里,竟然拿着一个塑胶炸弹。

“刘小子,不留着炸平我的卦馆啊!”王宝玉大着胆子凑了过去。

“哼,我手下有的是人,肯定会有人替我报仇的!”刘建南愤愤的说道。

“但今天你要是死了,就见不到后面的好戏了。”王宝玉故作惋惜。

“王宝玉,今天要死我也跟你一起死。”刘建南近乎疯狂。

“嘿嘿,碰上点脏东西你都怕死,我才不相信你会自杀呢。唉,到时候你脑经四溅、血肉横飞,真恶心啊!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呸,人总有一死!”刘建南自己都嫌恶心,差点没吐出来。

王宝玉继续刺激他,说道:“你死了之后,警方肯定会控制现场,任何人都不能替你收尸,你就会慢慢的在大自然中腐坏。”

这话算是说到刘建南的心坎里了,他如此干净,怎么舍得弄脏了自己的躯壳,不过,面对警方黑洞洞的枪口,他还是挺直了胸膛,瞪着眼睛道:“死了就啥也不知道了,今天我们就同归于尽。”

“你这个废物,哪有这个胆子。”王宝玉一边说着,一边脱鞋。

“王宝玉,你脱鞋干什么?”刘建南不解的问道。

王宝玉不但脱了鞋,还脱了袜子,他拿起一只臭烘烘的袜子,毫不客气的冲着刘建南扔了过去。

袜子很轻,落在了距离刘建南一米远的地方,尽管如此,还是恶心的刘建南差点吐了,他脸色差苍白,看都不敢看地上的袜子一眼。要知道爱干净的他,袜子从来不穿两次,天天换新的,还必须是洗净消毒过的。

王宝玉哈哈大笑,又把另外一只袜子脱掉,这回还找了一个烟灰缸缠上,顺手扔了出去,正巧砸在刘建南的身上。

刘建南哇的一声吐了,双手拍打着睡衣,松开了塑胶炸弹。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范金强果断一挥手,警察们立刻冲了过去。

可是,就在这时,一件意外的事情猝不及防的发生了,刘建南面对涌来的警察,着急之下,竟然从窗口跳了下去。

“不!”王宝玉高喊了一声,不管怎么说,他都不希望刘建南就这么死了,还有好多的秘密等着这小子来解开呢!

只听啊~嘭!嗷吽的几声闷响,王宝玉暗叫不好,疾步扑到窗户边上。从五楼的窗口望去,刘建南躺在地上,摆出了一个万字型的动作,一动也不动,身下渐渐渗出殷红的鲜血,仿佛已经死了。

这一突**况,也让范金强措手不及,他连忙带着警员们冲了下去,很意外,刘建南只是昏迷了,并没有死,但还是摔断了两条腿。

将刘建南抬起来,警方人员意外在他的身下发现了两只狗,一死一重伤,重伤的那个眼见也没了气息。

原来,就在这小子坠楼的时候,楼下正有两条**缠绵连体在一起的野狗,刘建南正好砸在它们的身上,沉浸在欢愉中的狗儿死的死伤的伤,刘建南却因此活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