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7 彻底寂寞

1827 彻底寂寞

在抓捕刘建南这次行动中,警方再一次大获全胜,王宝玉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,哈哈,刘建南等黑手党组织被剿灭,他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刘建南还是被人性化的去医院接上了断腿,观察几天后,对他的审讯正式开始了。

有了王宝玉提供的经验,范金强故意恶心刘建南,比如挖耳朵、掏鼻孔,甚至不惜自毁形象,审讯过程中很大声的放屁。刘建南不堪折磨,终于顶不住恶心,将一切都招了。

那四十亿果然被通过地下钱庄转往了国外,尽管警方立刻去南方查缴了非法地下钱庄,人也抓了不少,但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。

在这件事上,最上火的还是平川市市委市政府,刘建南的事件,不但让市委市政府蒙羞,还等于吃了一个哑巴亏。人民广场上那个大坑,被人们戏谑的成为“云霄大坑”,成为了耻辱的标志。后来云霄大坑被围上了严实的栅栏,以防经过的行人和车辆不小心坠落。

巨款追不回来,市委书记汪卓然亲自赶往省里,进行了深刻的检讨,在动用了无数的关系后,总算是勉强保住了市委书记的位置。

在被省委领导一顿狠批之后,汪卓然发誓一定要振兴平川经济,知耻而后勇,如果三年内不能让平川经济有彻底的改观,将会主动辞职。

根据刘建南提供的线索,平川市警方还是打掉了几个黑手党的窝点,自此之后,平川市将迎来平静时期。

王宝玉的卦馆再次开张,扫平了障碍,他志得意满,准备重振雄风,争取年赚百万。

代亮对此嗤之以鼻,反而劝王宝玉多想别的办法赚钱,他总有一种感觉,最近时局动荡,还要有大事儿发生。

这话让王宝玉很不高兴,黑手党和文物贩子都倒台了,还能有啥事儿?老家伙大概是几次停卦馆,神经受刺激出了问题,开始凡事儿不往好处想了。

尽管不信代亮的话,王宝玉还是认真的起了一卦,是《震为雷》变《巽为风》,六爻皆动,果然一派乱局之像。

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儿呢?地震!台风!不可能啊!就在他满脑子疑惑,不知何解之时,范金强的电话来了。

“大哥,又有啥大事儿?”王宝玉忙不迭的问道。

“非常不好,刘宇逍露面了。”范金强用无比凝重的声音说道。

从来没听过范金强用这种语气说话,王宝玉紧张的问道:“刘宇逍是何人?”

“刘建南的父亲,黑手党十大金牌头领之一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他不是在美国吗?”。王宝玉疑惑的问道。

“他已经潜回我国,刚刚给市局发来了一封邮件,这次真的麻烦大了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他啥意思?难道还想搞恐怖袭击吗?”。王宝玉问道。

范金强说,刘宇逍在邮件中提出了三个条件。第一,必须放了他儿子刘建南,让儿子返回美国;第二,王宝玉搞出这么多乱子,必须一同去美国,向组织叩头认错;第三,他听说严群星尚有子女留在人间,此人必死。如果不答应这三个条件,他将不惜代价,将平川市变成一片血海。

“大哥,这是**裸的恐怖威胁啊!”王宝玉惊得目瞪口呆,却也知道事情变得严重了。

“简直就是挑战政府的威信!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响动,大概是范金强的拳头砸到了桌面之上,可见他情绪激动万分。

“大哥,刘建南智商也不过如此,他爹还能到哪儿?”王宝玉心存侥幸。

“非也,据我们所知,刘宇逍并不想儿子刘建南过多参与组织,只是从小一味宠溺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说到底就是个纨绔子弟而已。而刘宇逍此人,手腕之残忍在黑手党中是出了名的,而且说到做到,他一身好功夫,又狡猾如同狐狸,美国政府抓了他多年都没有结果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操,那他选错了地方,这是中国人的地盘,容不得他胡来。”王宝玉气愤的骂道,三个条件,其中两个都跟自己有关,让自己去想黑手党磕头认错,还不如让自己死了!当然,磕完头,他们也会把自己弄死的;

还有,严群星的子女,那可是自己的母亲刘玉玲,尽管他不承认对母亲的感情,可是,如果谁想伤害母亲,血浓于水,他将不惜性命与之斗争到底。

“兄弟,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。这样吧,赶紧离开卦馆,你也别回家住了,以后就跟我住在一起。”范金强认真道。

“事态有这么严重吗?”。王宝玉犹豫道。

“可能比想象中更严重,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黑手党分子潜入了平川,唉,刘建南这个小崽子,被抓了还留下了这样的大乱子。”范金强叹气道。

放了电话后,王宝玉终于意识到事态不好。刘建南带来的麻烦还是小的,而由他掀起的才是滔天大Lang。王宝玉有些手足无措,要是早知道如此,当初自己会向刘建南一行奴颜婢膝吗?

多想无益,王宝玉立刻关了卦馆,甄优美和代亮再次被遣送回家。王宝玉回家后先是给李可人留下两万块钱,接着匆忙收拾东西。

李可人虽然不知详情,但也知道这次王宝玉又遇到了大麻烦,临行之时,一言不发,只是将这个如同儿子般的小孩,紧紧拥入怀中片刻,然后轻轻拍拍他的后背,默默的看他离去。

王宝玉逃命般来到了范金强在平川市的住处,其实就在市局后面的家属院里,范金强给他办理了通行证,还嘱咐他,千万不可以擅自行动,否则后果难以想象。

“大哥,住这里面就能安全了吗?”。王宝玉还是有点不放心。

范金强并未直接回答,而是拍拍他的肩膀,语气沉重的说道:“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你。”

王宝玉垂头丧气的来到范金强的屋里,只有一张大床,铺垫也不厚,坐上去硬邦邦的,电器就是一台黑白电视机,一切都显示着这名优秀的公安干警,平时生活是何等的简朴。

范金强还给王宝玉换了手机号,说是怕黑手党分子定位发现他的位置,这下子,王宝玉彻底的寂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