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29 炸桥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29 炸桥

就在王宝玉几乎吃光了范金强家里所有东西的时候,范金强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來了,王宝玉连忙打探消息,问道:“范大哥,事情进展的如何啊。”

范金强郁闷的摇头,道:“还是沒有发现刘宇逍的藏身之处,总这样下來,也不是个办法,市里早晚会大乱。”

“我还要在你这儿呆多久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不知道,一天不抓住刘宇逍,你就不能离开,他们可是训练有素又丧心病狂的一伙凶徒。”范金强道。

王宝玉也不是那种能闲住的人,原來虽然也在家里呆着,却有互联网可以消愁解闷,范金强这里,不但娱乐设施全无,而且还格外的安静,让人总想睡觉,然而睡多了也不舒服,眼红红的,食欲也小了不少。

范金强看出了王宝玉的焦急,但也无计可施,翻出一盒泡面,半开的水冲上,只是吃了几口便沒有了胃口,在屋里踱來踱去,一脸凝重。

“车到山前必有路。”王宝玉看得眼晕,无聊的搭腔。

“有个屁路,都给堵死了。”范金强愤愤的用拳头砸了下墙,油漆脱落,白花花的掉在**,害得王宝玉连忙打扫干净,否则怎么睡啊。

“大哥,累了就睡会儿,你这样着急上火的,脑袋都成浆糊了,根本不会想到好办法的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哎,想不出來也得想。”范金强重重叹了口气,端起剩下的半碗泡面,沒滋拉味的又嗖嗖喝了起來,看似不经意的说道:“兄弟,一会儿给我算一卦,看看黑手党打算从哪里下手,也好有个防备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了起來,说道:“大哥,你又信这个了。”

“上几次你算得都贴谱,当成参考也好,实在沒有什么头绪。”范金强指了指自己的头道。

王宝玉心知肚明,范金强这是工作彻底陷入了困境,平川市仅市区人口就达百万,一个恪尽职守的警官,压力可想而知。

反正也是闲來无事,王宝玉便拿出了三枚铜钱,范金强倒也虔诚的算了一卦,是《地雷复》之卦。

仔细端详了片刻,王宝玉道:“这一卦,如果按照平时的解释,应该是事情有转机的意思,但是,三个爻暗动,变为坎为水,似乎不太吉利。”

“别摇啊晃了的,我听不懂,直接说结果吧,在哪里能捉到刘宇逍。”范金强着急的问道。

王宝玉一阵苦笑,说道:“哪有这么问的,我要有活神仙的本事儿,早就插翅膀飞了,还窝在你这里关监禁。”

“哎,兄弟,再忍耐段时间吧,对了,卦上到底怎么说。”范金强又问道。

“《地雷复》,意味着天翻地覆,他们可能要搞爆炸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制造爆炸、暗杀、绑架可是他们惯用的手段,并不奇怪,关键是他们要在哪里行动呢。”范金强凑了过來。

王宝玉又仔细看了看,问道:“西南和东面有沒有桥啊。”

“有,西南有九孔桥,东面正在规划建设环城公路,也有公路桥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大哥,动爻变成坎为水,他们应该会选择桥梁入手。”王宝玉思索道。

“炸桥。”范金强精神立刻紧张了起來,问道:“是哪天啊。”

王宝玉掐指一算,忽然说道:“就是今晚十点左右。”

“什么,今晚十点,有把握吗。”范金强吃惊的问道。

“卦上是这样显示的,至于准不准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王宝玉耸肩道。

眼下的情形危急,范金强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,马上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。

似乎电话那头问起范金强为何有这种推断,范金强一时支吾,扯谎道:“上次和露丝汤姆交手的时候,他们便采取了此项行动。”

不知对方又说了些什么,双眼布满血丝的范金强又要出门了,王宝玉吵嚷着也要跟着一起去,但是范金强不同意,一是怕王宝玉遇到危险,更怕王宝玉的出现会让黑手党的行为更加激烈。

黑夜中,平川市公安集合两队警力迅速向着东面和西南方而去。

巧合的是,王宝玉的卦还真的应验了,就在赶赴西南那队警员就要接近九孔桥的时候,只听一声巨响传來,尘土飞扬,血肉横飞,九孔桥轰然倒塌。

警员们个个惊得目瞪口呆,随即在领头的指挥下,迅速靠拢了过去,并沒有抓到安放炸弹的嫌疑人,却救起了一名羊倌。

这名羊倌,因为走失了两只羊,一直找到这功夫才赶着羊群回家,哪成想羊群刚上桥,桥就炸塌了,他的羊群几乎无一幸存,好在他走在后面,只是受了些轻伤。

与此同时,另外一队赶往东方公路桥的警员们,接到了西南方的消息,神情顿时紧张起來,就在他们接近公路桥的时候,正好看见一人从桥底钻了出來。

警员们立刻围了上去,谁知道,此人的手里居然有枪,他毫不留情的向着警方人员开了枪,而他则是一阵闪躲腾挪,几步就跳上了公路,骑上摩托开始了狂奔,迅速消失了踪影。

领队的范金强几乎气得要哇哇大叫,刚想接近公路桥去查看桥下是否安放了炸弹,又是一声巨响,公路桥轰然倒塌,巨大的气浪几乎将所有人都掀翻在地。

幸好此地的施工已经结束,否则,一定会造成人员伤亡,在眼皮底下跑了犯罪嫌疑人,让范金强感觉颜面无光,他灰头土脸的回到警局,郁闷的几乎差点把桌子掀了,整个楼道都能听见这头郁闷的雄狮发自内心的嘶吼。

两栋桥被炸的消息,迅速不胫而走,平川市的老百姓彻底吓坏了,接下來的几天里,路上行人稀少,还有不少人干脆离开平川这个是非之地,去亲朋好友家逃难去了。

这件事儿也让王一夫上了火,看來刘宇逍不只是口头威胁,而是言出必行,确实要搞乱平川。

在政法委的办公室里,一行人正在紧张的开会,其中一名其貌不扬的中年人,表情严肃,他们正是上头派來的国安负责人,姓李,被称作李专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