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0 预警办公室

1830 预警办公室

还有几个人,正是市局的严昊升和范金强,以及武警特警的相关负责人。

“刘宇逍在暗处,而我们在明处,大家一定要群策群力,想出一个妥善办法來,保护平川老百姓的人身安全。”王一夫凝重的开口道。

“我们已经把下面的警力都抽调了上來,增加了公路桥梁铁路等巡查力度,各大酒店等娱乐场所也下了通知,暂时停业。”严昊升道。

“还有工厂和学校,不行也暂时停业,防止重大伤亡事故。”王一夫吩咐道。

“范副局长,我们有件事儿不明白,想请你解释一下。”李专员忽然对范金强说道。

“请讲。”范金强客气道,虽然都在王一夫的协调领导下,但李专员毕竟是上头派下來的,在某些方面,王一夫也要听从他的意见。

“您是怎么知道黑手党要去炸桥的呢,我们警方在里面有线人吗。”李专员直接问道。

“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在那里,怎么可能有线人,这是我预感到的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范副局长侦破了好多大案要案,有着丰富的破案经验。”严昊升颇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李专员的脸上挂起了一丝嘲笑,说道:“如果我们对付黑手党要靠直觉,那事态怕是将难以控制了吧。”

国安人员拥有的特权,范金强自然很清楚,他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全凭直觉,我们也对黑手党的行为模式进行过分析。”

“范副局长,我觉得你还是说实话吧,别拿我们国安的人当成傻子,我们來不是跟你争功劳的。”李专员提醒道。

“范副局长跟我汇报过这个问題,以前我们曾遇到过类似的炸桥事件。”严昊升不满的替范金强说话,范金强一脑门汗,但也跟着点点头。

“为何突然是昨天,而且还是那个时间段。”李专员口气咄咄逼人。

范金强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,嚯的站起身,大声说道:“你不会以为我是黑手党的内奸吧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严昊升也急了,说道:“且不论范副局长的功绩,如果他真的被黑手党收买,如何又会倒戈。”

“我并沒有说范副局长背叛了国家,难道大家不觉得这件事儿很蹊跷吗,包括严局长,你也沒有怀疑过吗。”李专员正色道,大家都默然,提不出异议。

“小范,我们都相信你,说实话,别隐瞒。”王一夫当然不想跟国安人员搞不好关系,也皱眉提醒道。

范金强知道事情瞒不过去,如果不说实话,可能会被真的怀疑跟黑手党刘宇逍有关系,他犹豫了片刻,终于实话实说道:“刘宇逍会炸桥的事情,是王宝玉算卦算出來的,只可惜晚了一步。”

李专员被惊得目瞪口呆,差点瞬间石化,王一夫则尴尬的直抓头,冷声道:“小范,你身为副局长,怎么可以相信算卦这套迷信的东西呢。”

“王书记,我这也是尝试,王宝玉算卦就是很准的。”范金强争辩道,事实就摆在面前,容不得不信。

“乱弹琴,范副局长,我看你真是忙昏了头,什么场合,说这种废话。”严昊升铁着脸质问。

范金强一脸愁容,说道:“我也是实在沒头绪。”

“我有一个提议。”李专员缓过神來,开口道。

“请讲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现在事态紧急,只要有一线可能,各种方法都要使用,我觉得,可以让王宝玉來我们这里,参与针对黑手党的行动。”李专员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惊讶无比的建议。

这也太荒谬了吧,让一个江湖术士來参与侦破抓捕黑手党的大事,传出去岂不成了笑柄,王一夫当然不肯答应,连连摆手表示不同意,他不想让王宝玉参与,更主要的一点是,王宝玉也是他的儿子。

“王书记,您还是不要因为跟王宝玉的关系特殊,影响了侦破进程。”李专员不客气的提醒道。

王一夫面现愕然,国安人员神通广大,他跟王宝玉的关系肯定被国安人员查清了,其他人却都不明白根由,以为王宝玉跟王琳琳有什么感情瓜葛。

王一夫只好点头道:“那就这么定了,让王宝玉过來,成立一个特殊的办公室,就叫预警办公室吧。”

李主任点了点头,严昊升和范金强等人自然表示同意,第二天,王宝玉就从范金强家里被叫到了市委大院里,还给了他一个办公室。

“瞧你美得。”范金强一脸鄙夷,黑着脸问道:“你和王琳琳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,怎么一说起你们的关系,王书记就很紧张。”

“大哥,你别想歪了,我跟琳琳那就是兄妹。”王宝玉连忙解释道。

“很多关系都是从兄妹开始的。”范金强无奈的摇摇头,又去办公了。

不当官已经快两年了,如今又到市委上班,这让王宝玉一阵恍然,仿佛像是在做梦一样,刚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坐好,王一夫就进來了,脸色很是难看。

“宝玉,说句实话,我真不想让你参与这件事儿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王书记,我也不想参与,躲也躲不过去啊。”王宝玉摊手道。

“对于你算卦看相的事情,我和你妈一直都不赞同,如果不是事态紧急,这件事儿我死活是不肯答应的。”王一夫又道。

“我沒啥文化,当官当不明白,也能靠这个混口饭吃,让您颜面无光了,实在抱歉。”王宝玉冷嘲热讽的抱拳道。

王一夫叹了口气,说道:“宝玉,现在不是计较以前恩怨的时候,必须要想个妥善的办法,如果你不能预测准,国安的李专员很可能拿这个做文章,到时候给你扣上个搞封建迷信,耽误办案的帽子,谁也保不了你。”

“什么意思,不是他让老子过來的吗。”王宝玉直愣着头大声问道。

“这能说明什么。”

“哼,老子还不想干了呢。”王宝玉气恼的嚷嚷道,抬起屁股就要走。

王一夫摆了摆手,示意他坐下,又说道:“不干也不行,这是组织上的安排,再说了,你出去就意味着危险,他们能在警察眼皮底下逃走,想杀人简直易如反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