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1 新老公

1831 新老公

王宝玉刚才是赌气,听王一夫这么说,也明白这个理,他拿出耐心问道:“王书记,您说该怎么办好,算不准就是事儿,我也不敢保证啥都能算准啊。”

“这样吧,我给你一个特权,你可以再找几个同行來,共同商量一下,尽量争取更准确一切,哪怕贴谱也行,我并不指望你能对抓捕刘宇逍起到多大的作用,只希望可以让你能顺利过关。”王一夫说着下意识的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,说心里话,他小时候就挺喜欢这孩子,要不是父母态度坚决,现在肯定是一家四口,其乐融融。

王宝玉觉得这个提议不错,术士之间,有些时候也确实需要帮衬,有助于发现卦象中的细节,他点头道:“好,我马上就联系人來。”

王一夫转头走了,到了门口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道:“來的人都在市委里吃住,谁也不准回去,更不许跟外界联系,对了,你那个监督员的牌子挂上,省得下面的人胡乱猜测。”

王宝玉皱眉摆了摆手,表示明白这件事儿,他也想起了一件事儿,又问道:“这阶段的钱该怎么算啊。”

“放心吧,反恐经费够你们折腾的。”王一夫郁闷的咣当一下关上了门,事情都闹到这种严重程度,还想着赚钱,这孩子还真是不知死活。

王宝玉开始打电话,先让易经协会会长付正礼给推荐两个精通六爻的人來,接着又打电话给闲在家里的代亮,让他也过來。

付正礼推荐來的人,是两个老头,一胖一瘦,代亮也随后赶了过來,可能是为了进市委庄重一些,老家伙甚至还修了边幅,看起來蛮利索的。

见人员很到齐了,面对屋子里的三个老头,王宝玉又找到了当官的感觉,他清了清嗓子道:“诸位老前辈,今天把大家叫來,是要完成一项党和国家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。”

“宝玉,有钱赚吗。”代亮问道。

“一边去。”王宝玉恼道,又说:“这件事儿跟钱无关,市委的任务,大家都要足够重视起來。”

“沒钱赚,忙乎个啥啊。”瘦老头也跟着嘟囔道。

王宝玉叹了口气,就知道这些人都是钻钱眼里的家伙,他只好无奈道:“事情结束后,每人两万。”如果政法委不掏钱,王宝玉已经决定,不行就自己掏腰包吧。

几个老头对看了一眼,似乎觉得还能接受,胖老头问道:“啥任务啊。”

“你们算算啊。”

老头们表示算不出來,王宝玉又道:“从现在起,我们就吃住在市委大院,任务要求我们必须断绝跟外界的联系。”

“老伴这两天身体不好,我还想回去陪她呢。”代亮道。

“别那么多事儿,让小萌陪陪就是了。”王宝玉恐吓道。

“小萌那么忙,她得上班啊。”代亮又找了个借口。

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给市长打电话,让他给小萌放假。”王宝玉大手一挥,说的几个人一愣。

但代亮还是有些不情愿,支支吾吾的,王宝玉不耐烦的吓唬道“这是任务,谁不听话,公安局就把你当成搞封建迷信抓起來。”

这一招总算是好使,老头们都安静了下來,四个人随后就打起了扑克,等着上级安排预测任务。

吃饭有人送來,换洗衣服都有人干洗,而且住宿就住在旁边的屋子里,然而不能跟外界联系,失去自由也是非常可怕的,两天过后,这些人就都淡出个鸟來,人人精神萎靡。

王宝玉更是闲得难受,几大老头干将沒事儿就问他什么时候下任务,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去,弄得人很烦。

这天下班后,王宝玉也不管什么纪律不纪律的,就在市委大楼里溜达起來,左瞧瞧右看看,虽然这里并不陌生,但如此细致的查看,还是头一回。

不知不觉的就來到了市纪检委的秘书办公室,王宝玉下意识的轻轻敲了敲门,下班时间,他根本就不指望夏一达会在里面。

沒想到的是,门开了,夏一达出现在门口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宝玉,你怎么來市委了。”

“嘿嘿,市委安排我进來工作,也不敢不來啊。”王宝玉得意的背着手,走进了夏一达的办公室。

“什么工作,我怎么沒听说啊。”夏一达一边关门,一边追问道。

“嘿嘿,保密,领导不让说。”王宝玉看看夏一达,啧啧,小脸满是惊讶,白里透红,看见就想啃一口,可惜刚要凑过去,便被夏一达给躲开了,“小妞,这么长时间不见大爷,怎么也不见你主动联系啊。”

“联系个头,都要忙死了。”夏一达哼了一声。

“我看看夏秘书都在忙什么。”王宝玉大咧咧的在夏一达的位置上坐下,摆弄起电脑來。

“宝玉,随便用别人的东西,是不礼貌的。”夏一达提醒道。

“咱们又不是别人,自家人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,他看见夏一达正在聊天,一个头像正在闪动着,“嘿嘿,忙着聊天啊。”

就在王宝玉想要看看夏一达到底聊些什么的时候,夏一达却按住了他的手,有些慌乱道:“宝玉,别看。”

“怎么了,有新男朋友了。”王宝玉顿时沉下脸來,沒好气的说道。

“沒有。”

“那为啥不敢让我看。”

夏一达叹气松开了手,王宝玉不客气的点开了那个头像,只见上面的话是:“老婆,我想你了。”附加一个鲜红的嘴唇,看着就让人恶心。

“这,这是谁跟谁说话呢。”王宝玉惊讶的指着屏幕问道,但看夏一达一脸窘迫也就明白了。

操,难怪夏一达最近都不怎么跟自己联系,下班了也不回家,原來是另有新欢,那老子算什么。

王宝玉赌气的摔了鼠标,起身就走,夏一达连忙拉住了他,说道:“宝玉,你别误会。”

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。”王宝玉气恼的嚷嚷道。

“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。”

“都叫老婆了,看起來发展的很快嘛,夏一达,我知道我落魄了你看不上我,看不上就早说啊。”王宝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