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2 通吃

1832 通吃

夏一达按着气恼的王宝玉坐下,迅速点开了一个文件夹,立刻,一堆图片显现了出來,夏一达说道:“这就是我的男朋友,你自己看吧。”

看就看,我还不信他能长得多帅,王宝玉点开了一张图片,一个满头碎发的小伙子,身穿运动装,皮肤白净,满脸笑容,

长得是不错,怎么有点儿娘娘腔啊,不对,胸大肌好像很发达,王宝玉又翻到了下一张图片,这回看清了,胸前的那条深沟,显示“小伙子”是个女孩子,

王宝玉一张张翻看下去,倒是看了好几张少儿不宜的照片,他疑惑的问道:“小夏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”

“宝玉,我不知道该跟你怎么说,你总也不找我,我就在网上的拉拉论坛里,找了个男朋友。”夏一达如实道,

“这是个雌性。”王宝玉气急败坏,

“那只是性别,不代表她内心的强大。”夏一达说道,

“你真是是拉拉吗。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,虽然夏一达多次宣称她是拉拉,可是,王宝玉却不信,毕竟夏一达跟自己在一起上床,也是**无限,根本不像是同性恋,

“除了跟你,我接触过别的男人吗。”夏一达反问道,

王宝玉摇头,自从他认识夏一达开始,就一次也沒见过他接触其他异性,甚至在她的嘴里,都沒说过异性的名字,

“最近太闷了,我也需要找人发泄一下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你可以找我啊,怎么发泄都行,咱们以前不也是配合挺好的嘛。”王宝玉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,

“你整天忙,再说去我那里也不方便。”夏一达找了个不错的理由,

“可是,我们迟早要结婚的,你不该找别人啊。”虽然夏一达的所谓男友是个女孩子,可是王宝玉还是有种吃醋的感觉,而且他实在沒觉得这个女孩内心多强大,反而胸不小,

“宝玉,我最近突然发现,自己并不是同性恋,而是双性恋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什么意思,传说中的男女通吃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,

“我喜欢你,但也喜欢女孩,最近,喜欢女人这块占据了主导,所以,我需要你拯救我。”夏一达带着哀求道,

“你不是说拉拉也是合法的吗,为什么要拯救。”王宝玉彻底搞糊涂了,

“因为我想过纯粹的生活。”

王宝玉不明白夏一达话里是什么意思,一脸茫然,夏一达低声道:“你是我第一个男人,只有跟你在一起,我才不会去想其他女人,宝玉,你不要离开我,好不好啊。”

从理论上讲,不能干涉一个人的性别取向,但是,夏一达是自己未來的媳妇,如果媳妇跟其他人调情,即便对方是个女孩子,王宝玉在心理上还是难以接受,

但看着最近备受自己冷落的夏一达,王宝玉也是心存内疚,上前将夏一达拢进了怀里,认真的说道:“小夏,我怎么会离开你呢,最近是非太多,我也是一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,根本就无暇旁顾。”

“宝玉,我觉得自己着魔了。”夏一达老实的靠在王宝玉的怀里,喃喃的说道,

“小夏,我理解,你也是压力太大,但是有些事必须要考虑清楚,作为政府官员,如果让别人知道你是同性恋,怕是要影响你的仕途。”王宝玉劝道,

“我当然知道,所以,我从沒给她发过我真正的照片,虽然这么有悖拉拉诚实的原则。”夏一达道,

“我该怎么帮你呢。”王宝玉吻了吻夏一达光洁的额头,轻声问道,

“身上有妖魔作怪,你就帮我把它打跑了。”夏一达认真的说道,

王宝玉点了点头,表示要帮助夏一达,夏一达面带笑容的站起來,轻轻的转过身去,缓缓褪下了裤子,光滑而又富有弹性的圆臀就出现在王宝玉的面前,

王宝玉猛吞着口水,贱手就贴了上去,夏一达不依道:“宝玉,不是摸,你快狠狠的打我。”

啪啪,王宝玉挥动巴掌,狠狠打在夏一达屁股上,夏一达发出了满意的哼声,摇晃着头,一幅很享受的样子,

直到那两片嫩肉都打红了,夏一达才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宝玉,可以了,我感觉好多了。”

夏一达是感觉好多了,王宝玉却觉得心中有一团火,下面更是顶起了帐篷,他毫不犹豫的褪下裤子,贴身上去,

夏一达沒有拒绝,嘴里发生一声长吟,整个人就彻底趴在了桌子上,就在这干净的办公室里,上演着制服诱惑的无限**,

当两个人呼哧带喘的分开之后,夏一达立刻删了那些照片,甚至连那个女孩的号码也删除了,回身跟王宝玉一同靠在沙发上,依恋的坐在他的腿上,闭着眼睛轻轻靠在他的怀里,就像是只乖巧的小猫咪,

“小夏,你是不是最近有什么闹心事儿啊。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,以他对夏一达的了解,夏一达可不是那种容易犯错误的人,

“尉书记想提拔我为纠风室主任。”夏一达道,

“好事儿啊。”

“沒想到我爸却死活不答应,哎。”夏一达叹息道,

“你爸脑子沒问題吧,这可是个好机会啊。”王宝玉不解道,

“我爸说了,如果我跟你彻底断了,他就答应。”夏一达道,

王宝玉不悦的推开夏一达,点燃一支烟,皱眉道:“小夏,不想问在你心中究竟是你这个爹重要还是老子重要,但是现在提倡自由恋爱,你这么有分寸,不该总受他的控制吧。”

“是,他对不起我妈,对不起我,但是我妈却为我付出了很多,如果和他翻脸,我妈的心一定会被撕成两半。”夏一达定定的看着王宝玉,眼神之中全是忧郁,

“可是仕途呢,难道他就不想女儿走得更高更远。”王宝玉压住性子,

“他说,如果我和你纠缠不清,将來一定会受你连累,爬的越高,跌的越狠,还不如安稳的做个秘书。”夏一达坦言道,

“唉,孟部长这又是何苦呢。”王宝玉长长叹了一口气,如果不是念在孟海潮曾经对自己不错,又是夏一达的父亲,他可能就要骂娘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