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3 四四方方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33 四四方方

“宝玉,所以你一定要争气,只有你真的很有钱,做出事业來,他也说不出什么來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我现在赚的也不比他少吧,老子不敢说太有钱,起码在平川市也能算个小康。”王宝玉很是无奈,靠算卦发家,说出去自己底气都不足。

“宝玉,我不是在为难你,只有钱足够多,多到可以让所有人忘记鄙夷和妒忌,才可以让别人忘却你的出身和经历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嗯,那咱们就再等等吧。”王宝玉道,起身离开了夏一达的办公室,心里却是五味具陈,如果一段婚姻被附加了条件,似乎就显得不那么纯粹了。

要说王宝玉对夏一达的感情,其实是非常简单的,两个人沒有交集,但是却能很好的互补,都是喜欢摸索新事物的人,如果结婚,可以很快乐。

其实,王宝玉并沒有发现,一个夏一达的疯狂迷恋者,已经发现了王宝玉进入夏一达办公室的事情,自然是嫉妒又恼恨,拳头握的紧紧的,恨不得把王宝玉活剥生吞了。

当王宝玉回到预警办公室后,只见范金强來了,说有几天黑手党沒动静了,让王宝玉等卦师们预测一下,下一步黑手党会选择哪里下手。

“范大哥,咱们国安和警方就一点儿头绪也沒有吗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全市几乎都翻了个遍,我们初步推测,黑手党可能原來就在这里存有秘密据点,因此很难发现他们的行踪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靠我们预测,不怕影响了对刘宇逍的抓捕吗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“李专员是国安人员,他的建议我们不能不重视,更何况现在又沒有别的线索,兄弟,你就大胆的预测,出來结果我们这边也是参考,不会当成标准去执行。”范金强无奈的说道。

几个老家伙这才知道叫他们來是干什么,付正礼推荐來的两个老头满脸愕然,立刻就打起了退堂鼓,虽然他们自恃才高,但是帮助警方预测案情这种大事儿,心里依旧沒有底。

王宝玉点点头,站到几个老头跟前,叉着腰,鼓励大家道:“诸位,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,关系到平川百姓的安危,我们必须使出看家的本事儿。”

“一切以王大师为主。”瘦老头客气道,话语中明显带着推卸责任的味道。

“就是,王大师的本事儿在平川市谁人不知啊。”胖老头也附和道。

“这还不是小事儿一桩嘛。”只有代亮自信满满,不知死活。

王宝玉沒理代亮,让范金强摇了一卦,是《火雷噬嗑》,仔细看过六爻之后,王宝玉先是询问那两个老头,瘦老头端详,道:“这卦不吉,火雷噬嗑,有彼此咬合纠缠之意,事情一定很纠结。”

“上爻暗动,是凶兆。”胖老头含糊道。

“你们这都是废话,说点实际的啊。”代亮鄙夷道。

“我们说的都是实话。”胖瘦老头几乎异口同声。

“屁,现在要是不凶险,能找你们來,就凭你们的身份地位,平日知道市政府的大门往哪开不。”代亮一脸鄙夷。

“好了,先别吵了,代大师,那你说说看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代亮看看天棚,又看看地面,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,道:“事情应该发生西北方,一个方方正正的地方。”

“嘿,西北方那块,方方正正的地方多了去了。”胖老头立刻鄙夷道。

“那里人烟稀少,怎么可能去那里,哦,听说城郊的老百姓家里都沒有卫生间,茅坑都是四四方方的。”瘦老头嘿嘿笑着讽刺道,王宝玉瞪了他一眼,才闭上了自己的臭嘴。

范金强皱眉思索,这个线索实在很模糊,西北方,方方正正,根本猜不出什么來,究竟是建筑物还是工厂都不好说,不禁说道:“宝玉,最好像上次一样,能够有具体明确的地方。”

王宝玉又看了看卦象,终于说道:“这一卦确实不吉利,但卦辞上说得却很清楚,利用狱,这个狱如果用最直接的含义,那就是监狱,我想黑手党可能会选择监狱下手。”

“什么,他们敢攻击监狱。”范金强睁大了眼睛,完全不敢置信,监狱确实在西北方,但那里守卫森严,如同铁桶一般。

“我只是从卦上看到的,具体发生时间嘛,应在明天晚上,信不信随你们了。”王宝玉摊摊手,摆出一幅爱信不信的样子。

范金强一脸凝重的离开了,瘦老头和胖老头却开始嚷嚷开了,瘦老头埋怨道:“王大师,我们给人算卦,不应该说具体的概念,万一不准了,很难自圆其说的。”

“就是,一旦不准,我们的信誉就彻底完了。”胖老头也说道。

“嘿嘿,我看你们就是江湖骗子,啥事都不说明,还用你们干个屁。”代亮鄙夷道。

“你知道什么,看过什么书啊。”瘦老头恼羞道。

“看书有个屁用,书呆子一向做不成大事儿。”代亮道。

“这不是胡闹嘛,咱们都是靠这个吃饭的,准不准自己心里有数。”胖老头也说出了其中的奥秘。

王宝玉只好捂住了耳朵,三个老头吵嚷了一会儿之后,到底还是代亮在言语上占了上风,其余两个老头只好郁闷的回去躺着了。

“代大师,你说我预测的准不准啊。”王宝玉有些不放心的问代亮。

“跟我预测的一样,嘿嘿。”代亮嘿嘿一笑,也出门又追着两个老头吵架去了。

第二天上午,范金强将王宝玉的预测结果汇报给了领导们,国安的李主任对此很不屑,国安得到的线索是,黑手党可能对大型的商业机构采取攻击,因为那里人多,容易制造事端。

范金强却坚持监狱也可能是黑手党的袭击目标,目的很明显,那就是他们怀疑刘建南被关押在里面,试图采取营救措施。

半天也不说话的王一夫终于开口了,说道:“各位,我的意见是,今晚就去平川市监狱,如果黑手党沒有动静,干脆就把预警办公室撤了,用一帮江湖术士來作为我们的行动指导,实在不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