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5 非纯粹科学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35 非纯粹科学

如果这发炮弹被发射出去,肯定会造成警方人员的伤亡,李专员果断命令开枪,一名神枪手毫不犹豫的一枪打中了此人的胳膊,只听一声惨叫,那人捂着胳膊,扔下了火箭筒,挣扎着跑上了车。

“一定要抓活的。”李专员下达了命令。

噗噗噗,子弹射在了轮胎上,车子立刻瘪了下來,可是,一把冲锋枪却从车窗内伸了出來,枪口吐着火舌,射向了国安人员。

立刻有两名国安人员胳膊上受了伤,面对悍不畏死的黑手党杀手,李专员一面下令隐蔽,压制对方的火力,一边安排人悄悄的潜伏过去,想要从面包车的后方发动攻击。

黑手党杀手疯狂射击了一阵之后,沒了动静,大概是子弹打完了,他胳膊受了伤,车子又被爆胎,根本就不可能逃走。

“你已经被包围了,快放下武器。”李专员喜出望外,冲着面包车大声喊话道。

车上沒有任何回音,李专员眉头紧皱,知道这些人顽固不化,继续利诱道:“只要你肯自己下车,我保证……”

嘭,只听轰隆一声巨响,立刻惊呆了在场的国安人员,面包车瞬间被炸的飞上天去,化为了一堆碎片落了下來。

黑手党分子自杀了,李专员懊恼不已,却又无可奈何。

“领导,世上真有预测一说。”李专员的一个亲密手下亲眼目睹了所发生的事情,惊讶的小声问道。

“乱弹琴,这话能是从你嘴里问出來的,。”李专员恼火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可是,让王宝玉参与预警,可是您首肯的。”

“你懂什么,这就是非纯粹科学,人的肢体或者肌肉运动,乃至一个眼神,都有可能暴露其内心至少20%以上的信息,这个理论推广到一个组织也是如此,王宝玉纠缠其中很久,潜意识里对这些人有一定了解,甚至比咱们都多,至于算卦算出來的什么卦象,也是在王宝玉头脑下意识的引导下得出的,也许这个结论并不是百分百的正确,但却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,王宝玉就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,就得为此事负责,行了,以后再说吧。”李专员揉揉生疼的额角,吩咐手下清理现场。

如果不是早有准备,这次黑手党的劫狱事件,代价一定会非常惨重,忙乎了一夜,安顿好犯人,清理现场之后,李专员和范金强等人,第二天一大早就又召开了紧急会议,商讨对付黑手党的对策。

第一件事儿,当然是封锁消息,避免因此引起群众的更大恐慌,然后,将进一步采取措施,加大各地方的安保措施,确保不再发生此类事件。

李专员现在对王宝玉是又气又恼,这一切无不是因为他而引起,虽然不排除他利用王宝玉的嫌疑,但是,当这小子再次预测准了之后,他开始相信了,老祖宗留下來的玩意,还真是博大精深,紧要关头,竟然排上了用场。

严群星局长遇害多年,几乎就要成了一个悬案,如今因他外孙再次被引起关注,难道说冥冥之中,真有定数,哎,暂时顾不上想这些。

因为王宝玉在这次行动中预测有功,行动小组破例让他参加了会议,除了王宝玉精神奕奕之外,其余的人都是眼睛红红的,根本就是一夜沒睡。

“真沒想到,黑手党竟然有重型武器。”范金强心有余悸道。

“我们刚刚对那枚火箭筒进行了分析,是解放战争时期的武器,射程只有二百多米。”李专员解释道。

“哦,难道说,我们平川市有以前遗留下來的军火吗。”王一夫立刻警觉的说道。

“应该是这样,照这么看,我们的麻烦确实越來越大了。”李专员表情凝重的说道。

“清理现场时还有沒有什么重大发现。”王一夫问道。

“基本可以断定,里面有两个黑手党的重要分子,超级杀手级别的,这一点从他们身上的银牌可以看出,只是他们都被炸死了,追查不到进一步的线索。”范金强不无遗憾道。

“他们遭受了重大损失,应该可以安稳一段,我们要抓紧时间,一定要调查出刘宇逍躲在哪里。”王一夫吩咐道。

“王书记,追查刘宇逍的下落,可不是嘴上说说,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吗。”李专员不客气问道。

“咱们国安不是本事很大嘛,这件事儿你们一定有办法的。”王一夫忍不住反击道。

“也不能光靠我们,我们可是做大事儿的。”李专员傲气道。

王一夫脸一沉,冷声道:“平川人民的百姓就不配得到你们的重视吗。”

“哼,不知道是老百姓重要还是个人恩怨重要。”李专员也许被黑手党气蒙了,开始出言不逊,言外之意,王一夫就是因为替老丈人报仇,保护妻子的私心才如此拼命工作。

王宝玉实在听不下去了,虽然他跟王一夫不对付,但见王一夫被人抢白,还是忍不住插嘴对李专员道:“这位领导,恕我直言,抓捕刘宇逍就是目前最大的事儿。”话音一落,王一夫便欣慰的冲着王宝玉点了点头。

“小王同志,你快算一下刘宇逍藏在哪里,我们国安会亲自出马一举将其抓获。”李专员挑衅道。

“算不出來。”王宝玉摆手道。

“那你怎么这么多废话。”李专员不客气道。

“你倒是沒有废话,也沒看你做什么有用的事儿。”王宝玉來气了,不管不顾的说道。

“虽然你这两次都蒙准了,但是,并不表示你的所作所为可以被原谅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老子就是开了个卦馆,也沒犯法啊。”王宝玉瞪着眼睛道。

“王宝玉同志为警方办案,确实提供了不少有利的线索。”公安局长严昊升道。

“我们已经查出來,这些事儿都是因你而起。”李专员拍着桌子道。

“那也不是我愿意的。”王宝玉也拍案而起。

“宝玉,少说几句吧。”王一夫冷脸道。

“王宝玉,今天你倒是说说,下一步该怎么办,否则,嘿嘿。”李专员冷笑连连,屋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