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6 二选一

1836 二选一

如果此刻国安人员要带走王宝玉进行审查,怕是无人能够阻拦,范金强递给王宝玉一个眼神,示意他不要硬來。

“我确实有个主意,不知道大家能否同意。”王宝玉想了想说道。

“说说看。”王一夫连忙说道。

“与其被动防守,不如主动出击,我觉得咱们应该引蛇出洞,然后给予他们致命一击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说说具体的措施。”李专员问道。

“很简单,刘宇逍这一次來,主要是想救他的儿子刘建南,我们不如放出风去,说出刘建南被关押的地点,他们一定会主动出击的。”王宝玉如此分析道。

“不行。”王一夫立刻予以否定,“刘建南是重要罪犯,一旦有了闪失,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
“嘿嘿,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也许那样刘宇逍就能现身。”李专员嘿嘿笑道。

“李专员的意思不是想向他们妥协吧。”王一夫眉头紧锁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我国神圣土地之上岂容这些蜢虫蝼蚁之辈來去自由。

“只是放风而已,又不是释放刘建南,其实,咱们不妨换个角度考虑问題,刘宇逍來这里,不光是针对刘建南,还有王宝玉同志,依我看,不如就泄露小王的藏身地点。”李专员又建议道。

“不行。”王一夫再次予以否定,他怎么可能让王宝玉去以身犯险呢。

“王书记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难道我们就等着黑手党不停发起袭击吗。”李专员恼道。

“我看行,那就拿我当成诱饵,记住,我死了要追加成烈士。”王宝玉正义凛然的说道。

“不行。”王一夫再次否定,动情的说道:“如果出现纰漏,我如何向你的亲人交代。”

想到亲妈刘玉玲,王宝玉心中一阵感慨,不知为何,这会儿特别想她,甚至让人坐立不安,王宝玉狠狠心,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的家人也都要享受烈士家属待遇。”

“宝玉。”王一夫脱口喊出小名,情绪很是激动,只是拼命掩饰自己即将要迸溅出的泪花。

“会记得你的功劳的,我看这事儿就这么办吧。”李专员道。

见李专员口气坚定,王一夫无奈的点头答应,但却责令警方,只是放风出去而已,一定要确保王宝玉的安全。

范金强等人虽然也是不高兴,但只好照办,想來想去,为了避免产生更大的伤亡,警方故意选择了一处废弃的工厂,高调让王宝玉去那里转了一圈就又悄悄回到了市委大院,只是将他的奔驰车停在了工厂的门口。

这边正在安排着诱敌深入的计策,而刘宇逍却恼火的几欲发狂,两名身手不凡的杀手先后被炸死,让他顿觉颜面无光,更让他揪心的便是独子刘建南,这孩子打小娇生惯养,听说是从高楼坠落,至今父子还未谋面,想到这里,他便心生一股怒气。

“是不是我们内部出现了奸细。”刘宇逍冷声问道,他同样非常疑惑,两次行动,都被警方事先发觉,尤其是袭击监狱这次事件,计划何等周密,可还是中了警方的埋伏,伤亡惨痛。

“我们的兄弟都誓死效忠组织,不可能有对方的线人。”下面只剩了两名杀手,其中一名如此说道。

“两个兄弟不能白死,我们要对他们采取更猛烈的打击。”刘宇逍咬牙启齿道。

“据说王宝玉藏身在一家废弃的工厂里,要不先把他抓來。”一名杀手道。

“这一定是警方的计策,我们不能上当,有沒有打听到公子的下落。”刘宇逍道。

“还沒有,警方太狡猾了。”杀手垂首说道。

“我确实低估了他们的水平,不过,这个王宝玉自称能掐会算,会不会我们的行动都被他预测到了呢。”刘宇逍问道。

“有这个可能,我们也打听过,他开的预测馆,据说很灵验。”另一名杀手道。

“那我们的下一步行动,就是真正摸清王宝玉的藏身地点,把他抓來,嘿嘿,这小子,我还真想会会他。”刘宇逍冷笑着吩咐道。

两名杀手得令后退了出去,刘宇逍轻轻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,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架,喃喃的说道:“万能的主,请求您帮助您的孩子除掉这些恶人,救出建男,阿门。”

杀手们先是安排人去了废弃工厂那边,使用了监听设备,结果却通过声音分析,工厂里除了两条看门狗,里面并沒有人。

随后,黑手党这边得到了可靠的消息,那就是王宝玉正在市委大院里。

如果早知道这样,王宝玉肯定不会随便在大楼里溜达,竟然被人从望远镜里看到了,刘宇逍获知消息之后,咬牙吩咐道:“要不惜代价将王宝玉给我抓來,然后逼着他们放了我的儿子。”

王宝玉还呆在预警办公室里,他当然不会笨到在破工厂里等着黑手党來袭击自己,可他万万沒想到,这个守卫如同铁桶一般的市委大院,也不是绝对安全的藏身之所。

这天晚上,王宝玉正在办公室里上网,突然感觉一阵心慌意乱,有了种不祥之感,于是,心烦意乱的他便推门出來,在静悄悄的走廊里,四处闲逛,不知这样的岁月还要维持多久。

王宝玉的预感是正确的,此时,剩下的两名超级杀手,已经绕过监控措施,偷偷潜入了市委大院,这也怪那位看守监控的两名警察,一个看网络小说,另一个媳妇要生孩子,脑袋里想的全是儿子的名字,因此忽略了视频上的变化。

两名杀手使用特殊攀沿设备,爬上二楼,撬开走廊里的窗户,直接进入到市委大楼里。

此时,王宝玉刚溜达到楼梯的拐角处,突然,他从一块玻璃宣传牌上,看到了两个轻手轻脚上楼的身影。

王宝玉立刻警觉的反应过來,这两个人绝不是市委干部,干部们走路都是昂首挺胸,绝不会如此一幅做贼的样子,于是他屏住呼吸,蹑手蹑脚的躲进了旁边的女厕所里,扒着厕所门的缝隙向外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