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8 意外电话

1838 意外电话

“这么说,王宝玉也是严群星的后人了,哼,一定将他们都杀了,以报我的杀父之仇。”刘宇逍咬牙切齿,拳头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巨大的力量竟然将桌子砸了个坑。

“王宝玉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,叫做王琳琳。”杀手继续说道。

“好,刘玉玲和王琳琳如今在哪里啊。”刘宇逍问道。

“在政法书记王一夫的安排下,他们都躲在军区大院里,这里可是万万进不去的。”杀手道。

“那就想办法把她们给我骗出來,哼,只要抓到了刘玉玲,就不怕王宝玉不上钩。”刘宇逍道。

“老大英明。”两名杀手觉得这主意确实不错。

“那就赶紧去办啊。”

两名杀手面面相觑,他们动手能力很强,但是,动脑子明显就差了,刘宇逍无奈的摆手道:“你们下去吧,让老狐狸來一趟,看看他有沒有什么好法子。”

随后,一名老者恭敬的來到了屋子里,他正是当初用测谎仪试图搞清王宝玉究竟有沒有藏宝图的那个老头,而刘宇逍等人,正藏身于他的房子里。

“教父,请您指示。”老狐狸恭敬的问道。

“刘玉玲等人正藏身于军区大院里,你有沒有好办法,能把她们给引出來。”刘宇逍问道。

老狐狸想了半天,嘿嘿一阵笑,有了主意,说道:“通过我们对王宝玉的了解,王宝玉对这个亲妈沒什么感情。”

刘宇逍沉声道:“难道说这枚棋子也沒有用处。”

“嘿嘿,不见得,王宝玉就是个二愣子,但不否认亲妈对他会有感情。”老狐狸摇头晃脑。

“别废话,直接说办法。”刘宇逍道。

“咱们组织内,有一个人擅长模仿别人的声音,要想调出刘玉玲,只能利用王宝玉。”老狐狸道。

“有道理,你去安排吧。”刘宇逍点头道。

却说刘玉玲和王琳琳在军区大院里已经呆了有一段时间,王琳琳倒是沒什么,她生性活泼,很快就跟军哥哥们打成了一片,军营的一切都让王琳琳感到十分新鲜,不知不觉还养成了很多好习惯。

而刘玉玲却感觉很苦闷,每天除了王一夫的电话之外,就是整天看电视,今年以來,生意一直不是特别顺利,利润增长速度放缓,雪上加霜的是,平川市又进驻了一家国际品牌的珠宝店,广告铺天盖地,一看就是大手笔,将來一定是自己的劲敌。

当然,比生意更让刘玉玲挂心的还是儿子,王宝玉,这几天,陆续从王一夫那里得知了些实情,自己躲在部队里,安全自然有保障,可是不知道儿子在外会不会遇到麻烦,她恨不得想给他打电话,让他也到这里來,到妈妈这里來。

儿子刚刚叫了妈,在恢复亲情上,总算是有了可喜的突破,刘玉玲甚至在幻想着儿女承欢膝下的美好情景,而如今又遇到这些麻烦,她未免对儿子忧心忡忡。

就在这天,正在看电视的刘玉玲,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号码并不熟悉,她懒懒的喂了一声,但是对方的声音立刻让她全身细胞都愉悦了起來,整个人陷入了莫大的幸福之中,竟然是儿子王宝玉打來的电话。

“妈,我想见你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好啊,妈也想你了。”刘玉玲连忙说道,激动又差点落泪。

“我就在外面的兴隆食杂店门口,您和我妹妹出來一趟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好啊,你等着啊。”刘玉玲高兴的放了电话,找了一圈,沒找到王琳琳,又怕王宝玉等得着急,就一个人走出了军区大院。

“您不能出去。”守卫敬了个军礼,他们已经接到了命令。

“我出去办点事儿,马上就回來。”刘玉玲冷脸说道。

“对不起,刘总,我们有上头命令,您不能离开这里。”守卫正色道。

“谁也不能阻拦我见儿子,这也是王书记的意思。”刘玉玲很固执的撒了谎,此时,外面的危险她并不在乎,只要和儿子在一起,死了也不怕。

刘玉玲说完,立刻走出了军区大门,守卫不敢大意,连忙联系王一夫核对情况,王一夫一听顿时吓了一跳,打电话给王宝玉,王宝玉说,他根本就沒联系过刘玉玲。

“赶快派人将她找回來。”王一夫吼道,接着又拨通了刘玉玲的手机:“玉玲,快回去,有危险。”

“嘿嘿,等着收尸吧。”手机那头传來了一个恶狠狠的声音,随即,只听咔嚓一声,手机被摔了个粉碎。

这一切当然是黑手党的阴谋,就在刘玉玲急匆匆的赶到所谓的食杂店门前时,立刻有两个人过來将她塞上了一辆所谓的出租车,被堵上嘴巴,绑了起來。

出租车开出去一段,为了逃避检查,干脆从小路上开到野地里,刘玉玲就这样被捂着眼睛,深一脚浅一脚的被带到了刘宇逍那里。

“我儿子在哪里。”为难之中的刘玉玲依然不忘寻找王宝玉。

“多么伟大的母亲,愿主保佑你,我的孩子。”刘宇逍在胸前划着十字架,同时给手下使了个眼色,刘玉玲立刻被带到了一处秘密之处。

王一夫拿着响着嘟嘟忙音的电话,几乎要疯了,爱人刘玉玲同样是黑手党的目标之一,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,可是,到哪里去找刘玉玲呢。

警方人员很快就在野地里找到了那辆出租车,但是,依旧不能判断刘玉玲究竟被带到了那里,于是,警方又出动了痕迹辨别专家,试图沿着脚步的痕迹,找到刘宇逍的藏身之所。

随后,痕迹寻找工作并不顺利,中途不但经过了一条小河,还下起了一场秋雨,痕迹被彻底冲刷干净,刘玉玲彻底失去了踪影。

刘玉玲被黑手党抓去,让行动小组备受打击,看來,黑手党等人的能力确实不容小觑,他们不但擅长使用武力,如今竟然使用了计策。

“你们国安不是一向都很能耐吗,神通广大,怎么來平川这么久,连个黑手党的影子都沒找到。”王一夫心情无比焦虑,找到了李专员,说话变得不客气起來,如果能够救回妻子刘玉玲,他宁愿不当这个政法书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