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39 木质房子

1839 木质房子

“王书记,这都是你家庭复杂惹得祸,如果只是针对刘建南,事情肯定不会闹到这种程度。”李专员不满王一夫的态度,出言不逊起來,

“我真是受够了,我的家庭关系,等事情结束之后,我自然会向组织上讲明,但是现在,一定要救回我的妻子。”王一夫道,

“你的心情可以理解,我们的人正在拿着先进的金属探测仪器赶來,专门用于查找武器弹药,黑手党们一定跟那批武器在一起,就算是翻遍整个平川,也必定要抓住刘宇逍。”李专员道,

“可是能确保我妻子的安全吗。”

“你妻子的安全跟一方百姓的安全能相提并论吗。”

“我的妻子也是平川市的一名百姓。”王一夫眼睛冒火,

“我们当然会尽力营救,但是也请你拿出最好的努力,做最坏的打算。”李专员近乎麻木的劝说道,

“我才不管那么多,我只希望我孩子的母亲能够活着。”王一夫眼睛通红,一字一句,

“无论是什么时期,都是要有牺牲的,如果黑手党想杀害她,现在怕是已经遇难了。”李专员毫不客气的说道,

王一夫羞恼的离开了,立刻又去找王宝玉说了此事,听说亲妈刘玉玲因为黑手党模仿自己的声音被抓去,他一时间心如刀绞,泪水盈眶,

“她是不是傻啊,我要找她不会进里面去啊,干嘛非得出來,就这种脑子怎么还经商当老总。”王宝玉忍住眼中的辛辣吼道,

“宝玉,你妈为了你,她,她……”王一夫别过脸,却什么都说不出來,王宝玉就是妻子刘玉玲的一块心病,刘玉玲牵挂儿子,换上了忧郁之症,甚至是只要是碰到儿子的事,人就变得格外痴傻,这就是一颗母亲的心,

曾几何时,王宝玉的心里是多么的怨恨这个亲妈,甚至恶言相对,绝不相认,但是,危机到了跟前,他忽然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往事,模糊的记忆一瞬间变得清晰起來,母亲刘玉玲如何将他拢在怀里讲故事,又是如何唱着童谣哄他甜甜入睡,甚至,他还想起了王一夫,也曾经把他高举过头顶,引得他一阵咯咯笑,

啊,王宝玉扬天发出一声哀嚎,止不住的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淌了下來,突然,王宝玉又啪啪扇了自己几巴掌,心中的懊悔可想而知,

“宝玉,千万不要乱了分寸,你妈现在还在等着咱们去救她,我猜想下一步他们的目标还是你。”王一夫道,

“不管怎样,即便是我死了,也要把我妈救出來。”王宝玉激动的说道,

“不能擅自行动,不管怎样,你妈都不希望你出任何差错,如果救出了她,而你有不测,我相信她这次一定不会选择苟活,宝玉,为了自己,为了你妈,也为了我们大家,一定要冷静。”王一夫重重叹了口气,转身又去安排继续追查刘宇逍的工作,

“狗日的刘宇逍,老子跟你沒完。”王宝玉擦着不断涌出的泪水,在屋里大声的骂着,

王宝玉的喊声惊动了旁边屋里闲扯的三个老头,代亮知道事情不对,连忙跑了过來,见孙姑爷一脸泪痕,禁不住问道:“宝玉,这是怎么了。”

“我妈被黑手党抓走了,我要去救她。”王宝玉抓着头道,

“孙姑爷,你别急,我算出來了,你妈她现在沒事儿,别担心。”代亮安慰道,

“有事儿就晚了。”王宝玉黯然道,他现在无比后悔,自己为什么就不肯原谅亲妈刘玉玲,那一声妈到了今天也沒喊出來,如今不知是死是活,是冷是热,是饥是寒,

就在这时,王宝玉开着的电脑里,突然传來了嘀嘀的声音,又是一封新的电子邮件,他神情紧张的连忙点开,果然是黑手党发來的,

“王宝玉阁下,您的母亲刘玉玲在我们手里,如果你识趣,马上到南云水库边上來,否则,就等着瞻仰你母亲的遗容吧,记住,如果你带了人,你母亲将立刻被处死。”

操你娘的,老子今天就去见见你们,王宝玉热血上涌,已经全无理智可言,他立刻起身冲出了房间,几个老头自然拦不住他,

王宝玉找到了自己的车子,将油门踩到底,一路直奔南云水库而去,

经历了无数的岗哨,王宝玉掏出了市局发给的督导员证件,自然是一路放行,很快就來到了南运水库的旁边,天色已晚,寂静的水面上不见丝毫微波,但他却知道,生命中的一次从未有过的巨大考验,已然向自己袭來,

但是王宝玉心中也同样沒有一丝畏惧,无论如何,他都要见到自己的母亲,哪怕是死在一起,也好,

王宝玉突然离开,代亮立刻打电话报了警,范金强等人吓了一跳,包括李专员在内,都火速赶到了王宝玉的办公室,

看到了电脑屏幕上的那封邮件,众人立刻傻了眼,王一夫更是无比心惊,这明明就是一个圈套,王宝玉怎么就不长脑子,硬是往里面钻呢,

“这母子俩做事风格倒是挺像啊。”李专员讽刺道,

王一夫才懒得搭理,焦急的吩咐道:“马上去南云水库。”

“王书记,从时间上计算,王宝玉肯定已经被带走了,去了也是扑个空,反而打草惊蛇。”李专员道,

“那你说该怎么办。”王一夫极度不满道,

“我马上联系国际刑警,先查出这个邮件到底是从哪里发出來的。”李专员道,

“先前发给警局的那封威胁邮件,我们查过,來自于美国,应该是刘宇逍安排人发送的,查邮件不一定能有所收获。”范金强不免提醒道,

“人在得意的时候就容易犯错,我们马上联系国际刑警,一定要查出这个IP來自什么地方。”李专员道,

“我刚才掐指算了一下,宝玉应该可以大难不死,他现在在一座木质的房子里。”代亮突然说道,

“行了,信你们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李专员不屑的哼道,

代亮自讨了沒趣,随后,预警办公室被解散,代亮等人被送回了家里,严令他们不许对外讲这件事儿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