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0 公平起见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1840 公平起见 ? (3 06)

行动小组这边立刻开始了行动.国际电话声响个不停.而南云水库那边.王宝玉却被突然跳出來的两名持枪歹徒.绑了手蒙着眼带离了水库边.去往了一个神秘的地方.

而此时更让王一夫和李专员暴跳如雷的是.范金强也不见了.还联系不上.应该不是被袭.有人看见他是开着警车出去的.方向正是南云水库.

“你们的手下都是这么不服从纪律的吗.”李专员差点就要骂娘.

“范金强是我们公安系统的英雄楷模.虽然此举有悖纪律.但他这种牺牲精神.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.”严昊升的声音有些哽咽.前途凶险.范金强同样生死未卜.

不用说.范金强肯定是冒着被处分的危险.单独去了南云水库.结果.只发现了王宝玉的车.孤零零的停在那里.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.只能暗自祈祷好兄弟能逃出生天.吉人天相.

范金强也并未返回.在他心里惦记的除了王宝玉.还有那四十亿.平川市企业家的血汗钱.他毫不犹豫的向着黑色原野走去.一身铮骨很快也不见了踪影.

再说王宝玉被两名壮汉绑着.夹着胳膊在夜色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.不知道走了多远.脚下似乎都磨出泡來.才被带到了一栋建筑里.

虽然被蒙着眼睛.可是王宝玉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里是偏僻的郊区.除了远处传來的几声犬吠.并无任何都市的喧嚣.

两名壮汉对王宝玉的一路配合.显得很满意.他们架着王宝玉上了台阶.从脚下传來的软软感觉.台阶应该是木质的.

屋内铺着地板.王宝玉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.嗅到了熟悉的雪茄味道.

“给他解开.你们出去吧.”一个男人冷冷道.

王宝玉被解开了捆绑着的手.除去了眼罩.揉着眼睛看去.只见橘黄色的灯光下.迎面是一张大大的原木纹的桌子.而桌子后面.正做着一个目光凌厉的年近六十的男人.不用说.此人就是刘宇逍无疑.

尽管是头一次见面.刘宇逍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气势.还是让王宝玉不禁打了个冷颤.刘宇逍跟刘建南尽管脸型有些像.但是.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.刘建南一看就是个软蛋.而刘宇逍怎么说呢.一看就是个硬货.

“呵.都说你跟自己母亲沒有感情.竟然还是來了.”刘宇逍冷笑道:“不过也好.两个人质在我手里.总有一个会换回我的儿子.王宝玉.咱们不用互相介绍了吧.”

“不用.你不就是刘建南的爹嘛.”王宝玉稳了稳心神.带着嘲讽的冷笑道.

“我叫刘宇逍.”刘宇逍不满意王宝玉的称呼.开口纠正道.

“刘宇逍.快放了我妈.老子已经亲自來了.要杀要剐都由你來.”王宝玉大声嚷嚷道.

“你和你妈.都是组织要剿灭的目标.哼.放了你们.那是痴人说梦.”刘宇逍道.

“操.你跟你儿子一样.都是骗子.说话不算数的小人.”一听这话.王宝玉顿时怒火中烧.全然不顾的向着刘宇逍就扑了过去.

“就你.也配跟本人动手.”刘宇逍冷哼道.就在王宝玉挥拳隔着办公桌打來的时候.他突然出手.死死的抓住了王宝玉的拳头.王宝玉妄想抽出來.可是就像是磁铁吸住一般.动弹不得.只听咯吱一阵轻响.刘宇逍加大了手掌的力度.王宝玉的手几乎要碎了.

顿时.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拳头上传來.王宝玉的额头上瞬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子.他几乎咬碎了满口牙.才沒有喊出声來.

“行.你小子还算是一名汉子.”刘宇逍纹丝不动.轻轻一推手掌.王宝玉就被推出几米远.坐在地上揉着手掌半天起不來.不过刘宇逍并沒有擦手.看样子沒有洁癖.和刘建南真不像是爷俩.

“王宝玉.听说你能掐会算.怎么到底还是落在了本人的手里.”在刘宇逍的眼里.王宝玉就像是一只蝼蚁.伸手就能捏死.此刻.他倒动了玩耍王宝玉的心思.

“那是你无耻.先是骗了我妈.又骗了我.否则.老子是绝对不会被你抓到的.”王宝玉挣扎着起身道.

“能逃过组织里两大杀手的追踪.那是说明你有运气.自古得天下者.靠的都是智谋.而不是算卦.”刘宇逍道.从言语中.不难听出他对术士之道的鄙夷.

“自古名人.无一不精通术士之道.你这话说得沒道理.”王宝玉争辩道.

“反正你也是必死之人.我不妨告诉你.我的父亲是一名出色的天才工程师.不仅如此.他还是一名大术士.通晓天文地理.唉.可惜知识分子的头脑就是不够灵活.他还是死在了严群星的枪口之下.所以说.术士那套百无一用.还得花钱买奴才.买武器.”刘宇逍叹息道.

“他那是多行不义必自毙.靠我预测.你们还不是两次行动都被察觉.”王宝玉道.

“哦.”刘宇逍露出了好奇之色.挑衅的问道:“那你说.咱们这次的对决.你会怎样.”

“老子当然还会毫发无损的出去.还有我妈.”

“呵呵.有个性.可惜啊.不为我所用.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本事.你可否说详细点.”刘宇逍道.

“让我给你算算啥时候死.嘿嘿.你印堂发黑.法令纹中断.死期不远了.”王宝玉冷笑着掰着手指头算了下.说道:“多说十天.少说今晚.你就要去见刘建南他爷爷了.记得给自己准备好后事.”

刘宇逍摇摇头.叹息道:“你竟然都不懂尊重长辈.好吧.为了公平起见.我给你一次机会.你的母亲被关在一个地方.如果你能救了她.我就破例放了你们母子二人.”刘宇逍道.

“你这种人说的话.只能当成一个屁.”王宝玉使用了激将法.如果能救出母亲刘玉玲.哪怕让他死了.他都愿意.

“小崽子.说话真不像话.本人能够成为十大头领之一.岂是不受用信用之人.”刘宇逍咬牙道.

“好.我愿意接受挑战.刀山火海也去闯一闯.”王宝玉挺起了胸脯.摆出一幅视死如归的姿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