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1 迷宫

1841 迷宫

“要救出你母亲,必须通过一个迷宫,而这个迷宫是我父亲刘弥留下的,至今无人能通过,你母亲就在迷宫的尽头。”刘宇逍道。

“无人能通过,我母亲是怎么到那头的。”王宝玉觉得其中有诈,问道。

“当然,尽头的屋子有一扇通往外面的门,这把钥匙给你,如果你能过去,就用它打开门,和你母亲自由而去;而如果你死在途中,你母亲也将会被活活饿死,对了,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,你母亲情绪非常激动,已经绝食一天了。”刘宇逍甩手扔过來一把钥匙,样子看起來很普通。

王宝玉捡起钥匙,小心的放进兜里,刘宇逍喊了一声进來,两名杀手就应声而入,刘宇逍道:“把这小子带到迷宫,让他们自生自灭吧。”

两名杀手脸上泛起冷笑,看王宝玉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般,就这样,王宝玉被架着出了门,刘宇逍则缓步在后面跟着,一同來到了另外一个小房间,在一个欧式的壁炉旁,一名杀手启动了机关,只听吱呀一阵响声,一个类似电梯的设备出现在壁炉里。

王宝玉瞅了瞅,里面很暗,看不出什么状况,不行,老子怎么稀里糊涂的就下老鼠洞呢,“我得先确保我母亲是安全的。”

“你沒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。”刘宇逍一脸平静。

“那我尿个尿总可以吧。”王宝玉又想拖延。

刘宇逍眉头紧锁,冲着俩杀手摆手示意,立刻絮叨个不停的王宝玉,被推进了这个类似于大筐的东西里,杀手们笑着冲他挥挥手,小声坏笑道:“里面地方很大,随便尿,永别了”,开关再次被触动,大筐迅速向着地下坠落而去。

王宝玉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了筐边,只感觉四周的墙壁黑洞洞的,身体处于失重状态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在迅速下降了二十米后,大筐速度猛然减慢,王宝玉不留神,惯性之下蹲在地上,结果膝盖磕到了牙齿,呸,吐出带血的口水,嘴唇立刻肿的老高。

几秒后,大筐终于戛然而止,而王宝玉的眼前,出现了一个闪着荧光的通道,光线柔和,好似梦境一般。

跳出了大筐,王宝玉沿着通道小心的前行着,不难看出,荧光是墙壁上的几块石头发出來的,看起來像是价值不菲的夜光石,看來迷宫的设计者也是个极其自负的人。

走迷宫应该不难吧,按着一个方向贴着边走就行,大不了在岔路口留点记号,比如尿点拉点,走到尽头再回來重新从另一个方向走。

王宝玉一边走一边思索,通道不长,很快就走到了头,却沒有发现任何的门,根据以往的经验,这里面肯定是有玄机的,王宝玉耐心的仔细敲着每一寸墙壁,耳朵贴在上面听着回声,但是,忙乎了半天,却一无所获,想必里面用了隔音的材料。

难道说就要死在这个通道里,这也太不值了,连份遗书都沒留下,母亲还等着自己去搭救呢,自己一关都沒有通过,将來岂不是要让刘建南那个贱人笑掉大牙,哎,王宝玉心情不免一阵黯然伤感,颓唐的坐在地上,盯着墙壁发呆。

一、二、三,王宝玉发现对面墙壁上的发光石头,似乎排列的很有规律,对了,刘弥不是一名大术士吗,他会不会藏着些玄机呢。

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王宝玉的脑海里,出现了易经上的字眼,他站起身來,先去敲打最左边的那块夜光石,然后再敲打中间的两块夜光石,然后再依次敲打右边的三块夜光石。

咚咚咚的声音接连传來,墙壁并沒有发现任何变化,难道说是错了,要不倒着來一遍试试,王宝玉刚伸出手打算去敲,突然,一声奇怪的响声传來,只见墙壁中间的石头猛地凹陷了进去,现出了一个通道,同时,出现了明亮的光线。

靠,这也有延时,王宝玉一阵欣喜,不管不顾的沿着通道爬了进去,当他站起身來时,眼前现出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。

房间四壁雪白,头顶一个大灯,将屋子里照耀的纤毫毕现,地面是光洁如镜的石块,很整齐的排列着。

掌握了第一关的规律,王宝玉心里踏实了不少,他仔细算计了一下地上的石块,长宽各19块,合计361块,仿佛是一个围棋盘。

地面中间的一块石头,眼色较深,应该是标志着中心点,对面的墙壁上,画着一条红线,似乎标志着方向,最惹人注意的是,地面上随意散落着一些黑白的小球,也是石头做成,正如围棋子一般,王宝玉又耐心的数了数,只有45个,而地面上的石块,都有凹槽,似乎就是用來放小球的。

房间内并沒有门,看來是藏着玄机,王宝玉仔细观察着,就在一转头之时,发现了墙壁上竟然贴着一张小纸片,尽管是手写的,还是吓了王宝玉一跳。

通关须知:正确摆放小球的位置,否则,死,下面还画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乌龟。

真是他娘的变态啊,刘弥这个术士,还真是心术不正之徒,王宝玉首先担心地面会塌下去,他脱了一只鞋,扔了进去。

清脆的石头响声,似乎沒有危险,于是,他便装着胆子走了进去,就在沒走几步,就明白了纸上写着的“死”,到底是什么意思了。

一阵响声传來,刚才王宝玉钻进來的通道,突然被关死了,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顿时让人有种无路可逃之感,王宝玉此时也明白了,这个迷宫跟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,难怪多年來一直都未有人能够通关。

王宝玉当然不会放弃,心里记挂着母亲,不免又四处寻找可以离开房间的机关,少不了又一通敲墙壁听动静,当然一无所获,纸条上写得很明白,必须正确摆放这些黑白小球的位置,才能逃离这里。

哎,老子象棋还成,围棋就差了点,刘弥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,竟然爱好钻研这个。

阿嚏,连着两个喷嚏,屋子里明显温度很低,不一会儿,王宝玉就感觉身上出现了阵阵寒意,如果这样下去,不出两天,肯定会死在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