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3 仕女扇

1843 仕女扇

一切摆好之后,屋内还是沒有任何动静,既不见有门打开,也不见墙倒屋塌,这让王宝玉不由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,难道说是想错了。

木板块犹如都粘在了墙上,根本就取不下來了。

王宝玉吓出來一身冷汗,不安的在屋里不停的走动着,自我安慰道,可能还是有延时,机关年代久了,反应迟钝,直到快走不动,也沒有任何动静。

王宝玉自作聪明的又去敲墙,指关节都肿的又红又亮,心里希望能有奇迹发生,然而这个屋还和之前一样,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,灯光都显得暗淡不少,连呼吸都有些急促。

王宝玉叫苦不迭,想回去根本不可能,前方又无路,难道说老子真要困死在这里不成。

自己困死了不要紧,母亲还在等着自己去救呢,刘弥这个变态,设计这样变态的迷宫,王宝玉咒骂不止,恼怒之余,不禁抬脚就向着那面格子墙上踢去,踢了几下还不过瘾,抡起椅子就砸了过去。

完全沒想到的是,一阵声响传來,那面有格子的墙居然移动了一些,一见此景,王宝玉心中大喜,连忙使出吃奶的力气,奋力的推墙,有格子的区域终于被推开了,嘿嘿,真是的,一椅多用,假如自己能活着出去,一定要把这把椅子拿回去供起來。

王宝玉透过缝隙,他看见了又是一个屋子,里面沒有母亲的影子,显然迷宫探索之路还未完成。

不过回头再看,刘弥说得墙倒屋塌就是吓唬人的,但是,有一点却不容怀疑,如果不能正确摆放五行相生的位置,肯定要被困死在这边,因为木块根本就不能从墙上抠下來。

王宝玉小心的从空隙中钻了过去,只见里面是一间小屋,尽管落满了灰尘,但那古色古香的檀木书桌,深红色的雕花木椅,还有桌子上那把绣着仕女图的圆扇,无一不显示着主人高雅的品位。

深深呼吸一下,空气里似乎还有檀香之气,哎,要是在这里送命,也不算是死无葬身之地,王宝玉苦笑着继续打量,在屋子的一边,甚至还摆放着一张木床,上面一床锦缎面被子铺的整整齐齐,比较喜庆的是,被子上还有一个大大的福字。

王宝玉回头看去,惊讶的发现,刚刚进來的地方,正是一个大大的书柜。

书柜上摆满了各种术士有关的书籍,其中不乏当世未见的稀罕之作,如果换做平时,王宝玉一定会爱死这里,但现在不一样,他还要尽快走出这间屋子,迎接下一个挑战,救出母亲刘玉玲。

刘弥会把过关提示放在哪里呢,这里的布置似乎跟易经的知识无关,好像就是刘弥的隐居之所。

按照推理片的规律,提示应该藏在书架的某本书甚至书上的某句话里,但这么多书,翻一遍就要费好些功夫,等找到了,一切怕是都晚了。

王宝玉在屋子里急的转圈,掀起了被子,又趴到了床底,又查看书柜有何机关,甚至把那张福字对着光线比量了半天,到底还是沒有任何发现。

手腕上的表显示,此刻已经是半夜时分,忙乎了半天,王宝玉也真是累了,他不顾灰尘的坐到书桌后的木椅上,意外的是,他竟然在下面的抽屉里,找到了一支雪茄和一根火柴。

懒懒的抽了几口烟,王宝玉感觉精神了不少,书桌上面竟然还有把如此精致的扇子,象牙扇骨,蚕丝扇面,一看就是把玩之物,难道刘弥太过自负,自比诸葛亮吗。

北方的夏季可是避暑胜地,尤其还在这地下,扇子除了装饰,还能有什么用,但是刘弥心思缜密,此举一定有他的用意,王宝玉拿在手里,吹去上面的浮尘,上面是幅画,仕女的样子倒是跟阎立本的风格有些相似。

随手扇了几下,立刻扇起了不少灰尘,王宝玉又是咳嗽又是打喷嚏的,懊恼的正想放下,忽然,他发现扇子上的一名仕女,手里也拿着一把相同的扇子。

但仕女手里的扇子似乎和这个还有些差别,仔细一看,原來那上面有字。

王宝玉把眼睛贴近了一看,字小的几乎看不清,光线也不是特别明亮,王宝玉瞪得眼珠子生疼,好几分钟才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内容:要离此屋,对应安放一件特别的东西。

真是变态,提示语藏的如此隐秘,这种做法分明就是歧视老人,老眼昏花的,肯定是看不清楚上面的字的,王宝玉一边骂着,一边振作精神,又开始寻找线索,这回又是对应什么东西呢。

这一次王宝玉找的更加仔细,甚至不惜将书柜里的书都翻了出來,挨个哗啦啦的翻了一通,什么都沒有夹带,还搞得满地都是。

等翻到最后一层,王宝玉忽然在书柜最上层的角落里,发现了一个看起來很眼熟的东西。

用袖子擦去厚厚的积尘,露出來的竟然是一个木刻的小猴子,看起來并不精致,刻工十分粗糙,但顽皮中带着憨憨的姿态,王宝玉挠了挠脑袋,好半天终于想了起來,这个造型不是跟母亲刘玉玲给自己的那个小猴子很像吗。

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为什么刘弥会有跟自己那只几乎一样的小猴子呢,难道说自己的祖辈还和刘弥有着某种亲戚关系,但随即王宝玉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两家就是死敌,沒有任何瓜葛。

王宝玉想了半天,最后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,那就是母亲给自己的那只小猴子,很有可能是外公留下來的,至于跟刘弥有什么关系,这就不得而知了,但肯定不是信物之类。

摩挲着这只小猴子,在悄无声息的屋子里,王宝玉心里一阵酸楚,不知道无数的夜晚,母亲同样望着这木猴发呆想儿子,是在承受怎样的煎熬。

这么多年,她沒有真正开心的大笑过,甚至还以为儿子已经离世,一度患上忧郁症。

等刘玉玲得知亲生儿子尚在人间,可又和现任丈夫有着千丝万缕的恩怨,一定是心力憔悴,就是这样的一个可怜女人,王宝玉都不肯叫她一声妈,甚至还当面辱骂她,真是太不该了。

如果自己走不出迷宫,救不出母亲,这份情分只能等虚渺的來生再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