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4 同过奈何桥

1844 同过奈何桥

王宝玉的泪珠扑簌簌直落,两只袖子擦眼泪鼻涕都湿透了,只能再用衣角擦,此时他恨不得马上就到刘玉玲的身边,痛快的哭一场,发自内心的叫一声妈,

尽管他不喜欢变态的刘弥,但王宝玉还是拿起了这个小猴子,将这个东西揣进了怀里,像是揣着母亲浓浓的爱意一样,有了这个爱的支持,王宝玉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,一定坚持到底,

当王宝玉拿走小猴子的时候,却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,那面书柜开始向后方移动而去,封住了整个房间,

反正回去也沒用,王宝玉也不在乎,不过,就在书柜移开后,地面上的一个图案,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,

正是一只小猴子的图形,跟手里的这只小猴子造型相似,王宝玉忍不住好奇的蹲下身,沿着边缘轻轻一扣,便将这个扁扁的东西拿了下來,

里面竟然是个凹槽,王宝玉使劲挠了挠头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突然,他想起了什么,忙不迭的将刚收好的那只木质小猴子拿出來,按照轮廓塞了进去,

果然一般大小,严丝合缝,还略微凸起一些,王宝玉只是用手轻轻一按,突然,地面突然晃动了起來,王宝玉连忙惊恐的站起身,惊讶的发现,那个铺着被褥的木床,竟然缓缓的向下凹陷了下去,

这是什么意思,眼看着木床就要沒入地面,王宝玉明白了,这里是出口,他刚刚跳上木床,忽然又迅速跳下來,从地面拿起那个木头小猴子,再次跳上床去,

木床依旧在下降着,四周的墙壁漆黑又光滑,在又下降了几十米之后,终于停了下來,王宝玉看到了一个圆筒状的通道,

就在王宝玉迟疑要不要钻进去的时候,突然,木床又开始动了,而且是向上移动,他忽然明白,自己刚才拿走了小猴子,大概是木床又要升上去,

按理说,一个木头小猴子根本算不了什么,可是,因为刘玉玲给过王宝玉一个,这让王宝玉忽然觉得很珍惜,他來不及多想,起身转进了那个黑漆漆的通道里,身后的木床徐徐上升,很快便将后路堵死,

通道四壁光滑,似乎还有些纹路,王宝玉摸索着向前爬,一边感受着纹路的形状,竟然是六十四卦图,只是排列规律很奇怪,不是从乾为天起始,而是从艮为山开始的,这正是失传已久的《连山易》的六十四卦排列规律,

有了前几关的经验,王宝玉理解这些图样绝不是无聊设计成的,他一边爬,一边在心里记着六十四卦的顺序,终于,在爬过曲折的通道后,他再次滑进了一个房间里,

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,里面灯火通明,说起來,也幸好有灯光在,否则,任凭谁也难以从这里逃出去,

圆形房间足有上千米,中间的地面上,赫然就是一个用石块密密拼成的阴阳鱼太极图,而太极图的周围,是涂成蓝色的石头地面,却有不少的白点,竟然是一个星空图,牛郎星和织女星,就在太极图的两侧遥遥相望,

转圈的白色墙壁上,刻满了图形和文字,正是易经六十四卦的图形及卦辞和爻辞,而顶棚上,除了几盏非常亮的灯,就是各种卦型组合的图形,

在这种地方,让人立刻对博大精深的易经文化产生深深信仰和折服,而且,在这个神秘的知识海洋里,更是令人痴迷,

王宝玉呆呆的看着这里,心情一阵激荡,这样大的工程,真不知道当初刘弥下了多大的苦工,如果他现在还活着,如果他不是黑手党分子,王宝玉一定会心甘情愿的拜他为师,

纵然这里堪称是学习研究术士之道的圣地,可是,王宝玉沒忘了此行的目的,救出母亲刘玉玲,才是自己此行的最终目标,

看看表,已经夜里三点多了,王宝玉來不及看这里的图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,连忙开始仔细寻找刘弥留在这里的提示语,

在屋子里足足找了一个小时,腿都酸的要动不了了,可还是一无所获,肚子饿的难受,胃粘膜不时贴在一起蠕动,隐隐作痛,

提示语依旧沒有,满眼的图形似乎也毫无规律可言,王宝玉几乎要陷入绝望,他疯狂的砸着四周的墙壁,咚咚的回音在屋子里格外清晰,震得人心里更加焦躁不安,

或许刘弥就不想让进到这个屋里的人出去,根本就沒有提示语,王宝玉黯然的这样想着,一想到正在受罪的母亲刘玉玲,想起母亲的哭泣,他知道不能轻易放弃,

抱着这个信念,王宝玉咬牙坚持重新寻找,直到头昏眼花,低头看看手表,已然凌晨七点,自己竟然毫无收获的空转了接近四个小时,

这个时间,外面的太阳也许正冉冉升起,可是自己和母亲的生命烛光却在一点点耗尽,似乎无力挽回,刘弥心思如此诡秘,就算外面的人找到了这里,想必也进不來,如果采取些极端措施,恐怕会牵一动百,整个地下迷宫都会灰飞烟灭,

可是王宝玉真的沒有任何思路了,他几乎背下了所有图形的位置,甚至闭着眼都能准确走到室内任何一处想去的地方,但大脑依旧一片空白,理不出任何头绪,

这个屋子多少有些诡异,四处的图形文字,似乎就在迷乱人的心神,让人在图形中失去思索的能力,王宝玉彻底认栽了,自己说到底就是个爱好玄学的小术士而已,从智谋到学识肯定沒法和刘弥相提并论,能通过前面几关已是勉强,而这一关纷扰复杂,绝非自己简单的头脑可以猜测的到,

濒临死亡之际,王宝玉心中反而少了很多恐惧,如果可能,他愿意比母亲先走一步,奈何桥上牵着她一起过河,尽儿子的最后一片孝心,

老子是不会蜷缩在墙角等死的,王宝玉稳住心神,來到中间的太极图盘膝坐下,闭上眼睛深呼吸,尽量让脑子里什么都不要想,让这一切就这么过去吧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似乎恍恍惚惚的睡着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