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5 舐犊之情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45 舐犊之情

“术士之道,无非阴阳,阴阳相博,八卦相荡,鼓之以雷霆,润之以风雨……”迷糊之中,王宝玉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正在高深莫测的念叨着。

王宝玉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,忽然就大呼出声,诸葛春,他猛然睁开眼睛,哪里有诸葛春的影子,依旧是满眼的图形文字。

同时让王宝玉感觉不解的是,自己精力也好了许多,犹如服过仙丹妙药,全身通泰轻松,难道就是打禅的缘故吗。

对于诸葛春这个神秘的老头,王宝玉始终心怀不解,将其归纳于未解的神秘现象,又或是一切并不存在,只是自己心中的幻觉。

但是,王宝玉还是玩味着诸葛春刚才的话,阴阳,八卦,雷霆,风雨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这时,他看见了一黑一白两个阴阳鱼的眼睛,他站起身來,用力分开双腿,将双脚分别踩在了上面。

一阵轻微的颤动传來,奇异的现象出现了,围绕阴阳鱼四周刻着八卦图的石头,竟然微微的凸起了。

这一发现让王宝玉惊喜不已,果然是阴阳相搏,八卦相荡,那雷霆和风雨又是什么意思,王宝玉起身,一脚就踩在了震卦的图形之上,这时,脚下的地面又是一阵颤动,中间的阴阳鱼竟然转动了起來。

风雨,那就是巽卦和坎卦,王宝玉按照这个思路,又去踩那个巽卦,结果,中间的阴阳鱼竟然更快速的旋转起來,几乎肉眼看不清,成为了混沌一片。

就在王宝玉最后踩在坎卦上面的时候,所有凸起的八卦图形,立刻全部退了回去,而中间的太极图却深深的凹陷了下去,露出了一个同样光滑的通道。

王宝玉想也沒想的就跳了进去,他已经能够确定,这里绝对沒有暗箭伤人的机关,但是,如果不能破解刘弥设下的盘中之谜,想从这里逃出去,也是难于上青天。

通道并不深,王宝玉很快就來到了另外一个小空间里,只有几平方米,对面是一扇门,亮着昏黄的灯光,地面的空地上放着一个皮质的口袋,里面放着用六十四卦图形,阴阳爻都用木块,粘在方方正正的木板上。

这又是干什么用的,王宝玉小心的拉开那扇门,门后竟然是向上而去的台阶,只不过,台阶沒走多远,就被另外一块木板给结结实实的挡住了。

一切都很简单,沒有提示沒有玄妙的图形,但是王宝玉相信这肯定是最有玄机的一关,但也是离母亲最近的关口。

这里应该就是最后一关,因为自从下來之后,王宝玉始终都在向下走,只有这里看起來是通往上面的。

口袋里的六十四卦图跟这里有什么关系,王宝玉带着疑惑背起那个口袋,沿着台阶向上走,走到木板那里,再也无路了。

一定还有机关,王宝玉四处寻找,接着小屋里微弱的灯光,他终于在墙壁上发现了六条线的凹槽。

有了小猴子的经验,王宝玉立刻明白,这里应该就是用來安放口袋里的卦象的地方,他尝试着从口袋里翻出乾卦塞了进去,沒有任何动静,又拿出來,放进去坤卦,还是沒有任何动静,当他将艮卦放进去的时候,突然,头顶上面的木板动了起來,退入到墙壁里,露出了一段台阶,而台阶的上方,还是一块挡着的木板。

照这样看,应该还有六十三块木板挡在上面,如果这样一个个试下去,等到了上面,怕是至少好长时间,母亲正在等着自己去营救,王宝玉可不想有丝毫的耽搁。

第一卦竟然不是乾卦,而是艮卦,王宝玉脑筋急转的思索着其中的奥秘,终于,他猛地一拍大腿,明白了,就在前一关的通道里,不就刻着六十四卦的图形吗,也是从艮为山开始的。

王宝玉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來,努力回忆着那些卦象的排列规律,果然跟王宝玉想的一样,随着卦象一个个被放进去,那些木板也开始纷纷退去,王宝玉也越上越高,心情也越來越激动,终于,只剩下一个卦象了。

看看表,已经是早上十点多,王宝玉将最后一个卦象塞进了凹槽,木板再次被自动移开,现出了明亮的出口,他心中激动万分,一步就跳了出去。

哈哈,老子通关了,看似最后一关很顺利,耗时也是最少的,但是刘弥考验的却是一个术士的综合能力,首先的便是知识的掌握熟练度,如果不熟练可以挨个试,但是耗时耗力,沒等出來就得死翘翘。

第二便是作为一名术士的观察力,前一关之前的通道漆黑一片,如果不是有心人,肯定要错过其中的奥妙之处。

第三便是术士的记忆力,易学文化博大精深,如果沒有过人的头脑,想要掌握浩瀚的书籍知识,谈何容易。

而王宝玉恰恰具备了以上这几个优点,如果刘弥活着,虽然这么个愣头小子破了他的局,肯定也会倍感欣慰。

灯光刺眼,王宝玉揉着眼睛,看见这里是一个普通的地下室,里面杂乱的放着很多物品,就在一个角落里,一名妇女正被捆绑着手脚,嘴里塞着破布,眼睛蒙着东西,她垂着头一动不动,凌乱的头发散在额前,隐约可见苍白的脸。

正是母亲刘玉玲无疑,王宝玉的泪水瞬间就淌了下來,他连忙冲了过去,探手摸了下脉搏,还好,仍在跳动。

王宝玉快速解开了母亲身上的捆绑,将她轻轻揽在怀里,掐住了她的人中,刘玉玲从噩梦之中幽幽的醒來,当她看见身边正是儿子王宝玉时,激动的一时间哽咽的说不出话來,只是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再也不想松开。

王宝玉含泪将母亲扶好,替她拢好鬓间的发丝,微微颤抖的手摩挲着她憔悴的脸庞,当看清对方眼中毫无保留的舐犊之情时,王宝玉的感情堤坝终于决堤,他噗通一声跪在母亲跟前,歇斯底里的呐喊冲破了喉咙,妈,妈,。

王宝玉嚎啕大哭,冲进母亲的怀中,任凭眼泪冲刷自己的脸庞,刘玉玲更是泪流不止,母子二人紧紧的抱在一起,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停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