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6 分帮结派

1846 分帮结派

过了好一阵子,两个人才彼此分开,刘玉玲这才终于回过神來,不解的问道:“宝玉,你怎么在这里啊。”

“妈,我來救你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傻孩子,这里很危险,你快自己先逃走吧。”刘玉玲催促道。

“咱们一起走,我曾经失去了妈妈,这回绝不会再失去了。”王宝玉坚持道。

“儿子,有你这句话,妈妈死而无憾,快走吧,别让妈妈连累你。”刘玉玲流泪往门外推着儿子。

“妈,要死一起死。”王宝玉决然的说道,口气不容置缓。

儿子真的长大了,已然能够保护母亲,刘玉玲深感欣慰,发自内心的高兴,两个人來不及煽情,必须要先逃离这里,活命才行。

王宝玉拿出那把钥匙,果然打开了地下室的门,看來刘宇逍是个守信用的人,不过,王宝玉依然不乐观,要知道,上面可是有不少的黑手党分子,想活着离开这里,并不容易。

母子二人沿着台阶向上走,沒等他们推开上面的盖子,盖子却被人掀开了,迎面就是好几个黑洞洞的枪口,顿时吓了王宝玉一跳,连忙使劲将刘玉玲拉到了身后。

“报告领导,里面果然有人。”一个声音传來。

“有沒有武器。”一个威严的声音道。

“沒发现武器。”

“让他们举着手上來。”

王宝玉不明所以的举起手來,跟刘玉玲一道出了地下室,眼前的情形却让他吃了一惊,那里还有黑手党的影子,旷野的空地上布满了军警,还有大量的警车和救护车,而那个领导,正是市公安局长严昊升。

“王宝玉,刘玉玲,他们还活着。”严昊升惊讶的喊出了声。

“什么,玉玲,宝玉。”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,闻声快速的奔了过來。

來人正是政法书记王一夫,他一看见王宝玉母子二人,完全不顾在场还有好多人,过來就将二人搂在怀里,棱角分明的脸上,瞬间出现了两串泪水。

刘玉玲死里逃生,紧紧抱住丈夫闭目流泪,王宝玉则被王一夫搂的难受,长这么大,还沒被男人抱过呢,他挣扎出來,不解的问道:“王书记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黑手党呢。”

“我们大获全胜,黑手党被彻底剿灭了。”王一夫兴奋的说道。

“这么快。”王宝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说來话长,你先跟你妈回家休息,我再慢慢告诉你。”王一夫说道。

嗯,王宝玉带着疑问点点头,转头望去,这才看见了旁边的木头房子,窗玻璃都碎了,木头墙壁上更是有数不清的弹孔,甚至还能看到血迹,不难看出,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。

“嘿,太好了。”王宝玉兴奋的手舞足蹈,完全忘了形象,他此刻真正可以称作灰头土脸,衣服在通道里爬行都磨破了几块,甚至有的地方还渗出血來,尤其那个红肿的嘴唇,已经发展成了溃疡,说话都撅着下嘴唇,看上去十分猥琐。

王一夫笑道,拉着妻子的手,将另外一只手向王宝玉伸了过來,王宝玉稍稍犹豫,还是挽了上去,三个人就这样拉着手,迎着太阳离开了现场。

王一夫亲自驾车,后座上坐着靠在一起的王宝玉和刘玉玲,只是,车子沒开出去多久,二人就睡着了。

当王宝玉睁开眼睛,所处的位置正是位于寻芳园的一栋别墅,王一夫笑着拉开车门,说道:“宝玉,终于回家了。”

是啊,终于回家了,王宝玉沒有多想的下了车,刘玉玲也跟了下來,这时,一个女孩子推门奔了出來,看见母亲由王宝玉搀扶着回家,心里说不出的高兴,满脸欣喜的喊道:“妈,哥,你们回來了。”

正是妹妹王琳琳,她先是扑进了母亲刘玉玲的怀里,随后便过來拉住了王宝玉的手,说道:“哥,快进屋去。”

在浓浓的亲情之中,王宝玉终于迈开了脚步,第一次踏进了他曾经发誓绝不进來的门,别墅内的结构跟小月家的几乎一样,但是装饰却颇为讲究,当然,这些都跟个人爱好与经济实力有关。

王宝玉和刘玉玲先后去洗了澡,刘玉玲满脸笑容的拿出了一套笔挺的西装,崭新的衬衣、甚至包括内衣和袜子,王宝玉统统换上,感觉很合身,想必是刘玉玲早就预备好的。

随即,热腾腾的饭菜就上了桌,王宝玉早就饿得肚皮成了一个坑,就是嘴巴伤口形成的溃疡比较严重,每吃一口都恨不得疼出一身汗,但这也阻止不了他狼吞虎咽,一旁的刘玉玲满眼幸福的看着他,又流下了两行泪。

“玉玲,孩子回來了,你哭什么,來,你也多吃点。”王一夫心情也是大好,妻子安然无恙,还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聚在一起,自己久在官场,这样的幸福感觉实在是难得。

“就是,我就说哥早晚会來的,他才不舍得我这个妹妹呢。”王琳琳咯咯笑道。

“虽然这份幸福來得晚了些,可还是终于來了。”刘玉玲一边轻轻擦了眼泪,一边给王宝玉夹着菜。

“妈,你也吃,我现在肚子都快装不下了。”王宝玉咧着嘴笑着拍了拍肚皮,现在觉得叫妈一点都不别扭。

“妈饿过了头就不饿了,你多吃。”刘玉玲的眼神依旧在王宝玉脸上沒有移开。

“妈,不吃饭怎么能行呢,多吃,你看你,还沒有以前胖呢。”王宝玉心结打开,愉快的替母亲夹着菜。

“哈哈,宝玉,你这是埋怨我沒有把你妈妈照顾好吗,以后这个家我可就成了孤家寡人喽。”王一夫开着玩笑说道。

“爸,我还是跟你一队吧,你看我妈,现在有了我哥就不正眼瞧我了。”王琳琳故意嗔怪道。

一家人全都开心的笑了起來,气氛十分温馨。

吃了饱饭,王宝玉身上恢复了力气,问王一夫道:“王书记,是怎么把黑手党彻底干掉的啊。”

王一夫放下筷子,细心讲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,那真叫一个惊心动魄,足可以拍成一部警匪大片,只是身在地下的王宝玉,只顾着破解刘弥的迷局,根本对此一无所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