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7 红房子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47 红房子

时间回到昨晚,范金强在水库边上沒有找到王宝玉,却又不甘放弃,凭着一种直觉,一路追踪而去。

代亮的话李专员不在意,他却记在了心上,宝玉在木质的房子里,只要有一线希望,自己作为一名合格的人民公安,就沒有放弃的理由。

木质的房子,现在并不多,范金强凭借自己大脑多日的积累,最终锁定了一个地点,就是位于西南郊区的一栋俄国人留下的房子。

这栋房子离市区只有一公里左右,全部是用红松原木镶嵌而成的,刷着红漆,墙壁厚达一米,屋顶上铺着老式的红瓦,被人戏称为“红房子。”

因为这栋房子是民国时期的产物,平川市本着保护文物的原则,将它留了下來,而房屋的主人,就是那个被刘宇逍称作老狐狸,给王宝玉进行测谎的老家伙,名叫曹聚。

曹聚是工厂退休工人,老伴早亡,平时的时候,红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,花着退休金,种着两亩菜地,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。

这样一个老头,自然沒人把他给黑手党联系在一起,其实大家都忽略了一点,曹聚的家里是能上网的,为了这条单独扯过來的网线,他可是花了近十万,还真是有钱。

按理说一个普通退休老头用专线上网,明显就是不正常,然而,通信公司赚得是钱,管理区域根本就沒有这么宽。

为了抓捕黑手党,平川市几乎进行了挨家挨户的搜查,而曹聚的这栋红房子,却一直沒人來检查过,原因却也很简单,因为曹聚是市公安局刑警队曹队长的叔叔。

曹队长自然不知道他这个和蔼可亲的叔叔背后,竟然还有这样势力强大的犯罪组织,因为老头知识渊博,又与世无争,因此很受小辈的尊重。

而所有的晚辈之中,曹聚似乎又最喜欢曹队长,经常喊他一起喝酒聊天,其实曹队长肚里墨水不多,能和曹聚谈什么古今,无非是相中了这套房子,哄叔叔乐呵了,说不定就能留给自己。

因此,叔侄在一块喝酒的时候,还经常跟叔叔讲警方内部发生的事情,无形中却也为黑手党提供了不少内部消息。

这也算是一种无间道,正是因为曹聚跟曹队长的关系,黑手党们才能安稳的隐藏在那里,发动了一次次的袭击,当然,更沒有人想到,在红房子的下面,居然还隐藏了曾经黑手党一号人物刘弥的浩大工程。

范金强立刻将自己的判断汇报给急得直抓头发的王一夫,缺少范金强参加的小组再次召开了会议,通过对警员们的调查,终于确定了从來沒搜查过那栋房子。

国安的李专员,开始并不认同,觉得只是漏查的一栋房子,并沒有证据表示那里就是黑手党的窝点,如果不慎损坏了房屋的构架,岂不是还要破坏一个有价值的建筑,因此,主张先派几个警员过去调查一下。

而范金强着急找到王宝玉,孤身犯险,第一时间去往了红房子,就在范金强在野地里赶往红房子之时,李专员接到了一个国际电话,发给王宝玉的那封邮件的ip查到了,就位于平川市。

王一夫连忙命令电信部门连夜查找ip的地址,结果显示,这个ip的地址,竟然就是來自红房子。

“什么,那里真是黑手党的老巢。”李专员惊呼道。

“不行,范副局长怕是有危险,我们赶紧组织力量赶过去。”王一夫着急道,从时间上推断,范金强应该已经进了屋子。

“对,对,还有,把那个曹队长也先控制起來。”李专员下达命令。

却说范金强來到了红房子,先是仔细查看了地形,在附近发现了几道摩托车的痕迹,黑手党两次发起袭击,使用的都是摩托车,这让他顿时精神紧张起來。

已经给王一夫做了汇报,相信后援很快就能到,再细细观察周围的环境,沒有任何异常,范金强稳稳心神,敲开红房子的门,开门的正是老头曹聚,他很客气的将范金强迎进了屋里,还自报家门,说自己是曹队长的叔叔。

“不管是谁,都要接受公安部门的检查。”范金强脸色冰冷,仔细查看着屋里的情况。

屋子足有三百多平,范金强迅速挨个屋子搜查,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不少,因为除了这个老头,并沒有其他人在场。

范金强很快就來了王宝玉曾经來过的那间屋子,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张宣纸,看起來倒像是搞艺术创作的地方。

“你平时还写书法。”范金强一边细心检查,一边问道。

“嘿嘿,闲得无聊画些山水虫鱼,不怎么写字。”曹聚嘿嘿笑道。

好像一切都很正常,难道说自己判断错了,范金强心里嘀咕着,还是警惕的检查那桌上那几张空白的宣纸,作为有丰富办案经验的范金强还是很快发现了异样,连翻了四五张宣纸,竟然上面都有些不易被发现的墨迹,从斑斑点点可看,明明是有人在此练过书法,而且这个人肯定还有功夫,否则字体的穿透力不会那么强。

曹聚是个绘画爱好者,刚刚他一定是说了谎,范金强疑惑更大了,他四处走动着,果然,在书桌周围他嗅到了雪茄烟的味道,而这个曹聚,看起來并不像抽烟的人。

范金强不停的在各个屋子里走來走去,其实是在听脚下地板发出來的声音,同时观察着曹聚的反应,终于,他觉得一处方块形的地板声音发空,便站在那里,盯着曹聚看。

曹聚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,被范金强捕捉到了,心里更确定了这里一定有秘密,于是,他冷冷的问道:“这里是不是有地下室啊。”

“嘿嘿,哪有啊,就是普通的木头房子,连防火都是问題。”曹聚陪着笑脸道。

“我们接到情报,说你们这里最近有异常人员來往,我需要例行检查一下。”范金强不由分说,蹲下身查看如何撬开地板的时候,突然,地板猛的被人从里面掀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