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8 就这么死了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48 就这么死了

一见情形不好,范金强连忙拔枪躲在一个角落柜子后面,随即,一排子弹从地下射出,紧跟着,一名持枪的杀手边开枪边冲了出來,范金强不能犹豫,冲着杀手就开了一枪。

沒想到,杀手在地上打了个滚,竟然躲开了范金强的子弹,看起來确实功夫了得,随即,他冲着范金强躲避的方向,就是一阵猛烈的射击,以至于范金强连还击的机会都沒有。

与此同时,下面又涌出來一大群黑衣男子,手里都拿着样式各异的武器。

好虎架不住一群狼,范金强知道事情不妙,连忙一边向屋外撤退,一边开枪还击。

一时间,红房子内枪声阵阵,子弹乱飞,范金强被匪徒们逼退到门口,刚拉开门,就觉得迎面一阵迅疾的风声,他连忙一低头,躲过了迎面击过來的一拳。

范金强再抬头看时,只见一名一身黑衣的男人,正满脸嘲笑的看着他,年龄五十多岁,胸前的金牌闪闪发亮,正是黑手党金牌头领刘宇逍。

范金强根本顾不得多想,抬手就把枪对准了他,刘宇逍不屑的哼了一声,一记冲天脚就力压而下,范金强的手枪顿时被踢落一边。

刘宇逍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,范金强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,挥舞着拳脚就冲着刘宇逍攻击了过去,刘宇逍身形极快的向后跳了几步,两个人就在门前的空地上,拉开了架势。

“刘宇逍,你今天休想逃出去。”范金强正义凛然的喝道。

刘宇逍嘿嘿冷笑,此时,已经有大批的黑手党分子从屋里冲了出來,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范金强。

刘宇逍摆摆手,示意他们不要轻易行动,而那个老狐狸曹聚终于露出了尾巴,毕恭毕敬的垂手站在他身边,十足的奴才相。

刘宇逍手中拳头发出咯吱的声音,冷笑道:“你果然好大胆子,逼着我儿子摔断了腿,今天,我就先打断你的腿,再慢慢的折磨死你。”

“哼,你也要有这个本事儿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算你有运气,一般人还轮不到跟我交手。”刘宇逍说着,手中的拳脚挥出了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。

范金强岂肯示弱,他奋不顾身的迎了上去,两个人你來我往打斗在一起,作为十大头领之一的刘宇逍,岂是浪得虚名,沒过一会儿,就找了范金强拳脚上的一个破绽,一拳重重的击在范金强的胸口上。

这一拳的力道之大,直击得范金强倒飞了出去,脚下一个不稳,趴在了地上,好,观战的匪徒们大声喝彩,竟然拍起了巴掌。

范金强只觉喉咙一热,一口鲜血涌了上來,却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“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,也想抓我,真是自不量力。”刘宇逍冷笑连连。

“不如一枪毙了他,省得夜长梦多。”曹聚谄媚的走上前,插嘴道。

“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。”刘宇逍冷声呵退。

范金强咬着牙爬起來,挥舞着拳头再次冲了过來,又跟刘宇逍斗在了一起,因为受了伤,功夫明显不如以前,沒几个回來,就被刘宇逍再次踢中了腹部,又趴了下去。

匪徒们个个兴高采烈,口中纷纷喊着教主神勇,教主无敌,刘宇逍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故作无奈的摊手道:“沒想到啊,东亚病夫的帽子戴了那么多年还沒摘掉,连这位备受推崇的人民英雄也是如此不堪一击,沽名钓誉啊。”哈哈,身后的匪徒们无不大笑。

范金强恼怒无比,几番争斗他心里已然有数,自己根本不是刘宇逍的对手,但是人宁可战死,也不能愧对政府对自己的信任,他痛苦的捂着肚子,再次站起來,沒等他站稳,又是一脚,将他再次踢飞了出去,又重重的趴在地上,荡起尘土飞扬。

刘宇逍走进几步,弓身问道:“我想问问范警官,你只身前來,所谓何事啊。”

范金强在地上挣扎着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们这些败类,人人得而诛之,王宝玉在哪里,赶快放了他,也给自己留点活路。”

啧啧,刘宇逍砸吧着嘴巴,叹息道:“沒想到來到阔别多年的大陆,还能看到真挚的兄弟感情,难得难得,范警官,我有个提议,如果你能劝王宝玉悔过自首,然后一起加入我的组织,我保证既往不咎,你俩这辈子都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。”

“呸。”范金强使劲吐了口带血的唾沫,坚毅的说道:“和你狼狈为奸,形同叛国,这样不得好死,断子绝孙的事儿,任何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都做不出來。”

“范金强,你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既然你自己选择黄泉路,那我先废了你的双腿,然后,一刀一刀的活剐了你。”刘宇逍杀气腾腾,一跃而起,重重的踩在范金强的右腿上,咔嚓一声响,范金强的小腿骨被生生的折断了,任他再钢铁一般的汉子,此时也是惨声大叫,几乎昏厥。

“范大哥,他现在怎么样啊。”听到这里,王宝玉心中一阵剧痛,连忙问道。

“范金强真是人民的好警察,威武不屈。”王一夫赞了一个,接着讲述。

“爸爸,你快接着讲。”王琳琳一边扶着捂着胸口的母亲,一边催促。

这一脚,疼得范金强汗如雨,他立刻捂住小腿,但是鲜血却从指缝中汩汩流出,场面十分惨烈。

刘宇逍再次抬起脚來,准备再把范金强的另一条腿踢断,可就是这时,一个谁也沒想到的意外发生了。

只见范金强捂着腿的手里,突然出现了一把小手枪,正是曾经击毙白牡丹的那把,他果断的冲着刘宇逍扣动了扳机,一声清脆的响声,子弹穿过了刘宇逍的下体,从肩头而出。

刘宇逍愣在了那里,身体摇晃了几下,來不及说一句话,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“刘宇逍就这么死了。”王宝玉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“作为一代黑手党金牌首领,刘宇逍原本不应该死的这么容易,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就是轻敌,其实,范金强一直找机会拿着这把枪,他能够忍着断腿的痛苦,依然打了刘宇逍一枪,真是个汉子。”王一夫由衷的赞了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