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49 秀恩爱

1849 秀恩爱

“那范大哥,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。”王宝玉着急的又问道。

“刘宇逍突然被击毙,让黑手党分子顿时乱了分寸,就在这时,大批的退伍也赶到了,自然是一场恶战。”王一夫道。

刘宇逍倒了下去,立刻惊呆了观战的黑手党们,他们好半天才缓过神來,正要过來乱枪打死范金强替刘宇逍报仇,只听警笛声四起,数以万计的军警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赶了过來,将红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黑手党分子立刻退回到房子里,以墙体作为掩护,跟军警们殊死抵抗。

范金强被救起迅速送往了医院,训练有素的国安人员,此时终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,他们在军方狙击手的掩护下,对红房子发起了一次次的猛攻。

这个夜晚,平川市注定是个不眠夜,阵阵的枪声不断在夜空炸响,附近的老百姓们,在惊恐中迎來了黎明。

胜负已经成为定局,黑手党分子们死的死伤的伤,令人遗憾的是,两名银牌杀手斗志顽强,悍不畏死,最终沒有抓成活的,双双丧命。

在一个小屋里,警方人员抓到了吓得浑身发抖的曹聚,将其带回了警局,刑警队曹队长也立刻被罢免了职务。

“我要去看看范大哥。”王宝玉立刻起身道。

“去吧,他只身入虎穴去救你,这种人值得尊重。”王一夫道。

王宝玉跑出了门,只见自己的车就停在别墅门口,看來是王一夫派人送來的,王宝玉急匆匆的开上车,直奔平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。

黑手党被彻底剿灭,平川市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喧嚣,温暖的阳光下,不见了站岗的军警,只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流,还是繁华盛世。

王宝玉很快就來到了医院,一路打听找到了范金强的病房,隔着玻璃窗,只见范金强右腿被打着石膏吊了起來,胸前缠着纱布,正闭着眼睛。

亮出督导员证件后,门前站岗的警员立刻放行,王宝玉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,看着范金强那张坚毅的脸,一阵心潮涌动,眼眶湿润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范金强微微睁开眼睛,看见了王宝玉,欣慰的笑道:“嘿嘿,我就知道你是九头鸟,还活着,不过,活着的感觉真的不错。”

“范大哥,你打死了刘宇逍,立了大功,这回可以当局长了。”王宝玉故作轻松的开玩笑道。

“伤成了这样,怕是干不了警察了。”范金强摇头。

“不就是骨折嘛,很快就能治好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“是粉碎性骨折好不好,能不能站起來还不好说,哎,既然当过一次警察,心里也沒有遗憾。”话虽这样说,范金强脸上的失落无法掩饰。

“你都能戒毒,还斗不过一条断腿。”王宝玉给他打气。

“嘿嘿,我这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又感染过毒瘾,每次训练的时候,我都能感觉得到,恢复能力明显降低,比起以前真是差许多。”范金强叹息道。

“那就辞职做买卖,跟我一起干,赚大钱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开卦馆吗,呵呵,我可不能跟你一起犯错误,再说我也不会掐指神功,去了也沒用。”范金强笑道。

“当然有,你就坐到门口,谁來闹事就揍他。”

“去你的,我更不干。”

“大哥,不谈沒用的,你的神勇,兄弟我佩服。”王宝玉其实心里很难受,沒话找话道。

“兄弟,刘宇逍是怎么放过你的。”范金强问道。

“嘿嘿,我给他算了一卦,说他晚上死,结果就准了,他就把我放了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净瞎扯。”范金强摆手,王宝玉便兴致勃勃的将在地下勇破迷宫救母的经历讲了一遍,范金强听的目瞪口呆,如果不是身上有伤,他一定要去下面看看这个神奇的迷宫,“兄弟,你就是好命,算卦和女人是你的强项,这次正好碰到了其中一个。”

“喂,不带这么挖苦人的,我这就是头脑灵活,换了你肯定就得死里头。”王宝玉纠正道。

“谁要死了,老范,你咋伤成这样了。”一阵大呼小叫传來,叶连香挺着大肚子带着哭腔就闯了进來。

“小叶,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。”范金强皱眉道。

“咱不干警察了,我可不想孩子沒爹。”叶连香摸着隆起很高的肚皮,不住的埋怨。

“行,听媳妇的,改行,不过得找咱兄弟托关系,嘿嘿。”范金强冲着王宝玉眨着眼睛。

王宝玉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了范金强的意思,这次冒险去救母亲刘玉玲,他跟王一夫的关系已经被公之于众,有个政法委书记的后爹,给范金强调整个岗位,根本是小菜一碟。

“这事儿你们要等等,我还沒想好帮不帮忙呢。”王宝玉推辞道。

“兄弟,我也曾经是你的手下,咱们的关系可不一般,你看你姐夫都这样了,你可得给他找个又赚钱又轻快的哦。”叶连香一脸贱笑,王宝玉瞪了她一眼,连忙说道:“看在小叶跟我同事一场的份上,沒问題。”

好在范金强刚才疼的闭上了眼睛,沒看到王宝玉和叶连香的眼神交流,否则,这哥们儿怕是都要做不成了。

叶连香事业稳定,和范金强又有了下一代,自然把所有心思都扑到了家庭身上,她拽着笨重的身子,又是给范金强擦脸又是擦身子,看到老公一脸苍白,也是心头阵阵发酸,别过脸就抹把眼泪。

范金强躲过一场浩劫,必定会对生活更加的珍惜,他不停叮嘱媳妇不要累着,然后紧紧拉住媳妇的手不想松开。

两口子秀恩爱,单身的王宝玉也不想多耽搁范金强休息,他便告辞离开了病房,沒等回家看看,车上的手机便响了起來。

“宝玉,來市委一趟吧,李专员还有事儿问你。”是王一夫的电话。

王宝玉早料到事情还沒完结,不光是李专员,就连王一夫也沒來得及问自己是如何虎口逃生的。

在政法委的办公室里,李专员一脸笑意,剿灭黑手党,他此行也算是立了一功,他主动递给王宝玉一支烟,问道:“小王,说说,怎么逃出來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