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2 隔行如隔山

1852 隔行如隔山

王宝玉百思不得其解,《天风姤》那一卦反复推敲,也是没有任何头绪,这天晚上睡不着,他拿着那两个小猴子,反复的看,这两个小猴子几乎一模一样,都是憨态可掬,显然出自一个师傅的手笔.

外公有一个小猴子,刘弥也有一个,两人还是死对头,这能说明什么?王宝玉反复摆弄,一会儿让小猴子背靠背,一会儿又脸对脸,不过,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两个小猴子的唯一不同之处,那就屁股不同,一个没分瓣,是凸起的,而另外一个却有凹陷进去,有一条沟。

小猴子本身就不大,加上做工粗糙,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端倪。王宝玉尝试着将小猴子的屁股贴在一起,凸起的地方,恰好跟那条沟严丝合缝。

王宝玉再次将小猴子分开,细细看来,终于发现,整个木猴的刻工,顶数这屁股最精细,如果不是有意造就,是不可能有这种巧合的。

这一现象,让王宝玉心思不禁一动,通过地下迷宫,王宝玉也了解了刘弥这个人物,这个工程师和易经狂人,就喜欢故弄虚玄,这两个小猴子一定隐藏着秘密。

王宝玉无聊的将两只猴子合上分开,分开再合上,猥亵而鄙夷的想着,如果是一公一母就好了,这样才比较好玩。

嘿嘿,就在王宝玉左右手扭动小猴子的屁股之时,突然,那个有凹槽的小猴子竟然裂开了一条缝,这下子,王宝玉立刻心疼起来,这块可是母亲给自己的那块。没使多大的劲啊,到底是劣质东西,扛不起折腾。

小猴子到底裂成了两瓣,居然是中空的,不过却有一个东西藏在其中,王宝玉轻轻取出来,是个发旧的纸团,小心翼翼的展开一看,激动的差点就从**跳起来。

这竟然是一张手绘的微型地图,山山水水的暂时看不明白,可见当时的制作人水平超高。但是五个小字却肉眼清晰可见:军火库位置。

哈哈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没想到随手拿出来的这个小猴子,竟然派上了这么大的用场。

王宝玉找出了平川市的地图,拿出放大镜,对比着那张军火库的图,仔细研究了起来,终于,他发现图中那个圆圈所表示的位置,就是凤凰山南侧的一个山沟里。

他娘的,幸好古墓在北边,否则,这帮挖军火库的人无意挖到了古墓,岂不是赚了大便宜。一切搞定之后,王宝玉美滋滋的睡觉了,五十万又要到手了。

第二天醒来,王宝玉却又犯了犹豫,他并不想直接跟李专员说出那两只小猴子的秘密,搞不好还会节外生枝,再说了,万一他觉得功劳不是自己的,节外生枝怎么办?

还是要说自己算出来的,而且还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,于是,王宝玉又找出了地图,还找出了六十四卦的圆圈排列图,将两张图重叠后,王宝玉顿时有了说辞,《天风姤》那一卦的位置,正好压在凤凰山的南侧。嘿嘿,隔行如隔山,想必他们也看不出来其中的奥妙!

王宝玉喜滋滋的拿着两张图,给李专员打去了电话,说经过自己多日的研究,有了一条线索,至于准不准,那就不好说了。

李专员立刻让他到市委来,热情的接待了他,王宝玉将那两张图对在一起,展示给李专员看,说自己推断,大型军火库应该就藏在凤凰山的南边山沟里。

李专员虽然将信将疑,但还是马上安排人马去了那里,没过多久,就传来了消息,军火库终于被发现了,而且规模之大,令人乍舌,不但有长枪短炮,甚至还有生化武器,初步推断,就是日本鬼子当年留下的。

如果这个军火库落在黑手党的手里,其后果是难以想象的,刘宇逍一路追踪王宝玉和刘玉玲,也不乏妄想找到这个地方的意图。

大喜过望的李专员,晚上亲自请王宝玉吃饭,同时也叫上了王一夫,一阵推杯换盏之后,李专员忽然问道:“小王,说吧,到底是怎么发现军火库的秘密的?”

“当然是算出来的。”王宝玉恼道,又说:“李专员,做人要守信用,你不会赖账吧!”

“宝玉,钱不重要,还是实话实说吧!”王一夫也皱眉道,显然,他也不信这么大的事情,就是王宝玉算出来的。

“就是算出来的,还是你让我算的呢?”王宝玉红头涨脸的争辩道。

“小王,不要太低估我们国安的能力,你发现了好几座重要的古墓,不要说都是碰巧了,还有,你是第一个进入刘弥设下的地下迷宫,拿了什么东西吧,据我们调查,自从刘弥死后,你还是第一个能活着出来的呢!”李专员道。

“我那是福大命大,死里逃生呢,那地方的变态,你们想必也非常清楚。你要是不信我的本事,为何又让我一次次的算卦呢?”王宝玉反问道。

“呵呵,这个问题非常简单,主要基于两点原因。第一,我们知道王书记的妻子还有你是严群星局长的后人,合适的理由合适的机会让你在市委呆着,实是出于保护。”李专员说道。

“哼,说起来我还得感激你呢。第二点呢?”王宝玉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第二点也很重要,你生性敏感,对洞察人的心理活动有着极强的天赋,虽然你把它们归结为预测,其实还是你对整体事物的前因过程把握比较好,能够推理出其发展趋势。”李专员又说道。

“你们就是得了便宜卖乖,明明相信我的本事,还死命往自己脸上贴金,这就是过河拆桥!”王宝玉还真有些恼火,要按李专员的说法,自己能算出这些是他们早就算出来的,听着就拗嘴,纯属扯淡!

“呵呵,小王,不管怎么说,这次平川的任务让我本人也有了很大改观。以前我看惯了腥风血雨,打打杀杀,可是在这里我却看到了浓浓的亲情友情,当然还有至高无上的忠诚。说起来,我确实该谢谢你。”李专员举杯主动跟王宝玉碰了一下,难得说出点带人味的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