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3 婚姻买卖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53 婚姻买卖

“宝玉,李专员也是在为国家做事儿,心里坦荡荡,就不要隐瞒。”王一夫说道,他可不想王宝玉因此惹上麻烦。

“小王,我今天能请你吃饭,也是相信你对国家的忠诚,但说无妨。”李专员这话倒也客气,但到底是使惯了手腕,又补充了一句让人很不爽的废话:“我可是听说术士弄虚作假,牵强附会有违天道的。”

老滑头,王宝玉心里狠狠骂了一句,这话说得可就狠点了,大有点诅咒老子遭天谴的意思。

哎,王宝玉使劲挠了挠头,终于从包里拿出了那两只小猴子,放在两人面前,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,李专员和王一夫听得一脸惊讶之色,仔细查看那两个小猴子,又看了那张图后,终于相信了王宝玉的话。

“小王,不管怎么说,你这次都是立了大功。”李专员终于肯定了王宝玉的功劳。

“其实我也不明白,为什么这两个东西,我外公跟刘弥各有一个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王一夫叹了口气,终于说道:“我想我知道原因了。”

根据王一夫的分析,当年黑手党头领刘弥发现了这个军火库,一边把这重大消息汇报给组织,一边把图纸藏在了小猴子里,而开启小猴子的钥匙,是另外一个小猴子,也就是王宝玉从地下拿到的那个。

刘弥刚刚藏好不久,就被严群星击毙,严群星从他的身上发现了这只小猴子,敏感的觉得这东西不一般,也知道自己身处险境,就把这东西交给了女儿,让她一定要保管好,无论到什么时候,都不能扔了。

作为对父亲的怀念,刘玉玲把这东西始终带在身上,后來还成了王宝玉的童年玩具,也正是因为严群星拿走了藏有军火库的这只小猴子,才让找不到军火的黑手党分子试图发起暴力活动计划落空,最终选择了离开,而严群星却在黑手党的恼恨中,遭到了灭顶之灾。

听完王一夫的分析,一向有些冷漠的李专员,也是一阵唏嘘不已,感叹严群星真是堪称共和国的卫士。

王宝玉也为有这样的外公感动无比自豪,三个人举杯缅怀先烈,正是这些人的默默付出,才有了国家今日的繁荣和进步。

“王书记,明天是不是就可以把钱给小王啊。”李专员高兴的说道。

“既然您同意了,我就沒说的了,否则,我可怕人说我袒护自家孩子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嘿嘿,你这个儿子可是不一般,脑瓜精光的都裂纹。”李专员嘿嘿笑。

“有你这么说话的吗。”王宝玉恼道。

“小王,沒外人,是不是把藏宝图也一并交出來啊,那东西是个祸害。”李专员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我靠,这家伙是不是个精神病啊,王宝玉急头白脸的嚷嚷道:“我哪有什么藏宝图啊,要是有,还至于开个破卦馆吗。”

“你这是深藏不露,对了,那条小石龙到底从哪里得到的啊。”李专员又问道。

真是不该低估国安的力量,知道的也太多了,他们分明是超级间谍,抓黑手党沒起什么大作用,反而老子这点儿事倒是一清二楚。

“我早就说过,是从地摊上买的,这点我有证人。”王宝玉脸彻底黑了。

“证人,是那个夏秘书吗,想必那次边疆之旅,让你们有了很多串供的机会吧,小王,我们可不像新疆警察那么宽容。”李专员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
“李专员,是不是不要这么逼孩子啊。”王一夫脸上不高兴了,李专员的做法太过分,他相信王宝玉肯定沒有藏宝图,他也相信王宝玉的品行,如果有,肯定会上交的。

“王书记别误会,我就是吃这碗饭的,文物贩子不惜代价的四处找宝,岂能空穴來风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如果你非要这么想,我也沒法子,來吧,把我抓走,送到科研机构研究一下我的脑子,藏宝图就在我脑子里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伸手过去,示意李专员可以给他戴手铐带走。

“宝玉,李专员其实也是急于为祖国做贡献,这么伟大的人,说你几句怕什么。”王一夫虽不想惹恼李专员,但是语气也很酸。

“哈哈,王书记这话可就是在骂我啊。”李专员推开了王宝玉的手,笑着敬了王宝玉一杯,这脸变得还真快,“好了,这事儿先这样吧。”

先这样什么意思,以后还得接着调查,王宝玉一肚子的不痛快,酒喝得不开心,王宝玉找了个借口,先回家去了,刚躺下不久,他就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。

“小夏,这么晚不睡觉,啥事儿啊。”王宝玉晕晕乎乎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好事儿。”夏一达兴奋的说道。

“你升职了。”

“比那还高兴。”

“那是发财了。”

“宝玉,我爸今天找我了,同意我们在一起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哦,你爸这是唱得哪一出啊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。

“那还用说,你跟王一夫的关系,现在人人皆知,我爸可能觉得嫁给书记的儿子,也算是不错,嘿嘿,要知道这样,我就早点告诉他。”夏一达解释道。

“哼,不是我得赚足够多的钱,让人都忘了妒忌才行吗。”王宝玉不悦的说道。

“瞧你还记仇,等结了婚,你不也得叫他爸爸吗,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,不要闹内讧好不好。”心情颇好的夏一达撒娇道。

“他要是敢公开站出來说就是你的父亲,我就喊他爸,自己都偷偷摸摸当缩头乌龟,还指挥别人的事情,沒这理,等我赚了钱再说吧。”王宝玉恼火的说道。

“你还缺钱啊,你那个大老板的妈妈在平川可是数得上的。”夏一达咯咯笑道。

“反正我不想要我妈的钱,你告诉他,我还是穷光蛋,要是不同意就拉倒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。

“宝玉,我相信你一定行,來,亲一个,來嘛,乖哦。”夏一达道。

王宝玉无奈的凑近手机,吧唧了一个,放了电话,心里却不高兴,他喜欢那种纯粹的爱情,无怨无悔的付出,这种所谓的门当户对,总让人感觉到像是在做一场买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