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4 书记的态度

1854 书记的态度

几天之后,王宝玉收到了五十万,让他很开心,而一直让他不喜欢的李专员也终于离开了平川市,去追查另外那个据称在经商的黑手党分子,大型军火库交给了军队去分批销毁,黑手党的事情,总算是告一段落。

平静无波的过了一段日子,王宝玉偶尔会跟刘玉玲一起吃饭,却还是不肯接受刘玉玲的资金支持,他总觉得,接受亲人的馈赠,胜之不武,一定要靠自己的实力,闯出一番天地來。

刘玉玲知道儿子倔强,也不勉强,小來小去的东西自然不断,王宝玉的手机立刻追上了新潮,惹得代萌一阵阵的眼红。

在一次跟代萌吃火锅的的时候,代萌忽然说道:“宝玉,实在不行,我就找个老百姓先嫁了,然后离婚。”

“呆子,别信你爷爷的,嫁人是件谨慎的事情,别忘了刘建南的惨痛教训。”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。

“我已经很谨慎了,否则,以本姑娘的姿容和身份,早就被提亲的踩破了门槛,还不是怕嫁人容易离婚难。”代萌道。

“我们的关系,是好朋友好哥们儿,朋友的关系更长久,成为了夫妻,可能矛盾就多了。”王宝玉循循善诱,他不是觉得代萌不好,而是总觉得彼此之间缺少些什么。

“行了,我们注定要成为夫妻的,咱们还用分彼此吗。”代萌笑嘻嘻的仰脸问道。

“我现在也不拿你当外人啊,说这话多寒哥哥的心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真的啊,这款手机给我吧。”代萌立刻说道。

“你爷爷赚钱不少了,不会自己买吗。”王宝玉讨厌她这种占小便宜的习惯。

“我就喜欢你的东西,给我,否则,我就在阮市长面前不说你的好话。”代萌笑着威胁道。

“切,以为我在乎啊,阮市长跟我关系不错,他才不会难为我呢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道。

“亲哥哥,人家同事的手机都能上网了,可以用手机聊天,还省话费呢,我要是跟不上时代的步伐,还不是给你丢人啊。”代萌死乞白赖的说道。

“那我不用好手机还不是给你丢人啊。”王宝玉以牙还牙。

“不一样,你现在就是有钱人,怎么做都是对的,再说,你就是个土豪,只会开关机接打电话,短信彩信都发不明白,用好手机不是浪费了吗。”代萌一堆歪理。

“嘿嘿,一个手机那么多功能沒用,我就喜欢拿着玩,咋地。”王宝玉看着代萌好笑,故意气她,当然,手机到底还是让代萌给抢走了,也懒得跟她计较,毕竟现在老子不差钱,大不了自己再买一个。

“阮市长最近咋样。”王宝玉还是希望能从代萌这些听到些内部消息,作为一个生意人,不能不了解政府的动向。

“情况不好,平川市一下子沒了四十亿,多少企业家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,经济明显不如以前,他这个市长也有责任,对了,昨天还有一个企业家因为要钱无望跳楼了呢。”代萌道。

“什么,政府的安抚工作怎么做的啊,。”王宝玉吃了一惊,恨不得要骂娘。

“不是我向着政府说话,在事后处理上,政府还是做得很到位的,主要是那些骗子手段太高明了,哎,害的本姑娘也差点上当。”代萌想起往事也有些蔫吧。

“唉,刘建南这个妖孽还真是害人不浅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。

“你别提他了,想到这些我就做噩梦。”代萌皱眉道。

“还不是你贪心啊,整天梦想当富婆,当初你要是坚持点原则,刘建南也不会缠上你。”王宝玉鄙夷的说道。

“你别沒良心,刘建南可是奔着你來的,沒有我,他也会找别人。”代萌说着就急了。

“嘿嘿,开个玩笑还当真。”

“哼,你都不知道,现在市委领导一开会就吵架,我去参加了一次,那一个个的表情,老吓人了。”代萌道。

“这钱指定是追不回來了,谁让当初汪书记太急于出政绩呢,面子工程才是惹祸的根源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对了,差点忘了一件事儿,汪书记的秘书乔伟业,好像对你看法蛮大的。”代萌道。

“他算哪根葱,老子又沒招惹他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。

“他快四十了还沒结婚,可能心理有问題吧,我听说,他在一次公开的场合说起你的卦馆,说这是搞封建迷信,给平川市抹黑。”代萌道。

“老子正常经营,合理合法,跟他有什么关系,这不是闲的蛋疼吗。”王宝玉很恼,但还是试探性的问道:“领导们听到后都什么意思。”

“你才几天不当官啊,傻里傻气的,领导们才不会轻易表态,尤其还是你这种惹不起的刺头,不过据我分析,他代表的可能是汪书记的态度。”代萌终于说了一句有脑子的话。

王宝玉皱起了眉头,觉得代萌说得对,他一个市委书记秘书,虽然权力不小,但跟自己从无过节,多半还是汪书记的态度,说不定就是借着秘书的口说出來,借以观察大家的反应。

汪书记因为刘建南的事情,对自己颇有怨气,这点王宝玉心里很清楚,作为堂堂市委书记,想整自己应该不难,之所以沒有明着來,大概还是忌讳自己的后爹王一夫,当然,还有跟自己走得很近的阮市长。

但是,被一个市委书记惦记上了,可怕程度不亚于黑手党的威胁,看來,以后在卦馆的经营中,还是要揣上一百个小心才是。

“呆子,密切注意他的动静,有消息第一时间给我汇报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嘿嘿,你说话很像领导嘛。”代萌笑道。

“我不是你未來的男人吗,夫唱妇随,夫为妻纲,夫贵妻荣……”

“新时代了,收起你那些旧社会的思想,说点实在的,有好处吗。”代萌打断了王宝玉的话,伸出了小手。

“好处当然有,不就是钱嘛,小意思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还不错,我想再吃一盘大虾。”代萌道。

“这都是第三盘了。”

“那就來螃蟹……”

这天,王宝玉接到了母亲刘玉玲的电话,让他晚上过去吃饭,反正也去了不止一回,王宝玉爽快的答应,在夜幕降临之时,开车來到了寻芳园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