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6 有孩子的女人

1856 有孩子的女人

“妈,这么早就回來了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还不是想孙女,我就说带着孩子去,你偏不答应。”老太太翻了他一眼道。

“妈,琳琳还要上学呢。”刘玉玲道。

老太太沒搭茬,拉着王琳琳进屋去了,很快王琳琳的手里就多了一堆好吃的,自顾自的在电脑旁一边玩一边吃了起來。

“妈,去南方还习惯吗,听说那里挺热的。”刘玉玲讨好的问道。

“哼,我们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冷点热点沒关系,就是子女别让我们上火就行。”老太太出言不逊,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玉玲,命令般口吻说道:“你做生意我沒意见,但是也得注重仪表,别穿金戴银花枝招展的,给一夫造不好的影响。”

“嗯,我会注意的,妈。”虽然说的客气,但是刘玉玲脸也拉得很长。

见老太太对母亲无礼,王宝玉本來很生气,脸色不好,但还是忍住了。

只听先进屋的王一夫大声问道:“爸,看你精神这么好,看來很适应旅游啊,呵呵。”

客厅里,一个同样满头银发的老者,耳戴一个助听器,正在喝着一杯浓浓的咖啡,看着电视,正是王一夫的老父亲王莅,老辈子的武装部长。

“嗯,还好,就是有些日夜颠倒,还有就是,那边人喜欢吃槟榔,嚼得四处都是红鲜鲜的,很不卫生。”王莅摇头说道。

一听这话,就知道老头是个毛病很多的家伙,刘玉玲也凑过去叫了一声爸,老头只是嗯了一声,沒有冷嘲热讽,算是很给面子了。

“一夫,这是你的新司机。”王莅看见了跟进來的王宝玉,还以为是儿子的司机。

沒等王一夫介绍,王宝玉就抢先说道:“王老先生,我叫王宝玉,开了一家大道预测馆。”

“大道预测,哦,我知道那里啊,你开业的时候,老孟他们都去凑热乎了,我也说要去,他们嫌我聋,不让去,这不我还特意配了个高级的助听器。”王莅颇感意外,但是明显看出同样寂寞的老人,对于这个充满朝气的年轻人有兴趣。

“嘿嘿,我跟那些老先生们的关系还好,都是值得尊重的老前辈,能学到不少知识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对了,那个长生水是不是你卖的,我喝了感觉不错,还能弄到吗。”王莅招呼王宝玉坐下,很有兴趣的问道。

“长生水。”王一夫和刘玉玲都挠头,并不知道王宝玉还经营过这种生意。

“沒问題啊,别人沒有,你老的就包在我身上,而且还全部免费。”王宝玉拍着胸脯道。

“哈哈,我要白喝你的东西,那些老东西肯定能唠叨死我,对了,上次听吕司令说,你小子下棋不错,想不想來一盘啊。”王莅似乎忘了儿子儿媳,只顾着跟王宝玉说话,但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那就是不想搭理这个儿媳。

“行,但是有个前提,不许悔棋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谁像老吕那小子,动不动就耍赖,來,下一盘。”王莅兴奋的去拿出了象棋,王宝玉一看眼睛就直了,哇靠,居然是象牙的。

刘玉玲本想介绍一下王宝玉是谁,却被王一夫用眼神制止了,如果王宝玉能跟老父亲处好关系,当然会减少很多沒必须的麻烦。

王宝玉下棋从來不会客气,但是,他实在低估了王莅的棋艺,一连输了两盘,搞得有些红头涨脸,而王莅的脸上不停的呵呵笑,好像也很久沒这么开心过了。

“小伙子,你棋艺也算是不错了。”王莅满足的说道。

“不行,刚才我沒集中精力,再來一盘。”王宝玉不服气,大声嚷嚷。

“哈哈,來就來。”

就在下第三盘的时候,摆弄了一会儿电脑的王琳琳凑了过來,说道:“哥,你不是我爷爷的对手,他可是这里曾经的象棋冠军啊。”

“琳琳,别打岔。”王宝玉摆手道,到底找了个空子,吃了王莅一个车,王莅遗憾的一拍大腿,忽然笑了起來,拨了一下炮,结果王宝玉的老将又被王莅拿在了手里。

三盘都输了,王宝玉只能甘拜下风,这时候,王莅似乎发现了什么,对琳琳道:“孙女,这小子是你的男朋友。”

“爷爷,你想什么呢,这是我亲哥。”

“现在的年轻孩子,搞对象不叫男朋友,改口叫哥,还真是不能理解。”王莅摇头道。

“他真是我亲哥,不信你问我爸啊。”王琳琳急忙说道。

“一夫,啥时候在外面给我弄了个孙子啊。”王莅并未生气,反而有点幸灾乐祸的模样,还以为儿子有能耐,偷生了一个。

“爸,宝玉其实是玉玲的儿子,我们结婚前,玉玲嫁过人。”王一夫愣了愣,如实的说道。

“你说什么。”王莅顿时瞪圆了眼睛,哗啦一下掀了棋盘。

听到声的老太太张华也惊愕的过來,很羞恼的说道:“什么,你不但娶了个农村女人,这女人还和别的男人有孩子。”

“妈,事情是有原因的。”王一夫也有点方寸大乱。

“一夫,你怎么这么沒品味,你看你都找的什么人啊,传出去,以后你跟琳琳怎么做人啊。”张华彻底怒了,说话越发难听。

“我有孩子怎么了,有孩子的女人就低人一等吗。”刘玉玲也立刻恼了。

“这里沒你说话的份。”张华瞪了刘玉玲一眼,捶胸顿足,哭了起來:“都是你这孩子不听话,娶谁不好,非要找个农村女人,结果,不但沒能生个孙子,反而人家倒是有个孩子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刘玉玲脸色铁青,眼中带泪的就要往外走,王一夫一把拉住她,埋怨道:“妈,你这都是说的什么话啊。”

“我沒你这个儿子。”

“二位老人,都别生气,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,恩怨也应该放下。”王宝玉插口道。

“你小子倒是会说话,只可惜你不是我孙子。”王莅道。

“你以为谁愿意给你当孙子啊。”王宝玉也恼了。

“就是,因为你们的阻拦,宝玉在农村孤苦伶仃的生活了那么多年,想想都让人心疼。”刘玉玲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