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7 娃娃亲

1857 娃娃亲

“爷爷,奶奶,妈,你们都别吵了!”到底还是王琳琳说话好使,一嗓子出來,大家顿时就沒了声音。

过了半天,王一夫终于凝重的开口道:“爸,妈,你们听我说,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儿,也揭开了很多秘密。你们都坐下好好听我说,好吗?妈,你别站着,坐下。”

“爸妈,玉玲并非是单纯的农村女人,她的父亲你们都认识,就是已故的严群星局长。”王一夫一字一句。

“一夫,你不是编瞎话吧?”王莅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“千真万确,因为这事儿,头些天黑手党來市里捣乱,还把玉玲和宝玉给抓去了,险些遭了难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这太不可思议了!”张华万万沒有想到是这个情况。

“你小名叫什么?”王莅直直的盯着刘玉玲问道。

“晨晨,大名严晨,早上生的,我父亲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。”刘玉玲说道。

“老伴,快把那张照片拿來。”王莅激动万分的说道。

老太太张华早已愣在了当场,她小跑着进屋,拿出了一张发黄的照片,颤抖着手放在桌子上,照片上是两对夫妇,怀里各抱着一个孩子,一个虎头虎脑,另一个扎着小辫子。

王莅看着照片上的女孩,又看着刘玉玲的脸,忽然就落了老泪,叹道:“真是沒想到,原本以为这孩子遇难了,沒想到却到了我们老王家。”

“爸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王一夫也是一头雾水。

“严局长不但是我的好朋友,也是我跟你母亲的救命恩人,唉,当年我们两家亲如一家,不瞒你们说,还订过娃娃亲。”王莅讲述道。

娃娃亲?这么说,母亲跟王一夫竟然早就订了亲,王宝玉听得愣了神,感叹缘分这东西,还真是难以捉摸。

“那孩子可真可爱,还跟我特投缘,见到我就笑。当年听说群星他家遭了难,我跟你爸多少天都吃不下饭。”张华提及往事也是泪流不止。

“爸,妈,这一切都说明,我跟玉玲的缘分是早就注定的。”王一夫见事情有了转机,连忙借机说道。

“孩子。”张华情绪很是激动,上前几步走到刘玉玲跟前,细细打量一番,呜呜的哭出了声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來。

“妈。”刘玉玲略显尴尬,巨大的反差让她一时难以适应,但是看见一位白发老人哭得如此心痛,也是于心不忍。

“孩子,妈妈对不起你!”张华猛地将儿媳揽入怀中,老泪纵横:“孩子,让你受委屈了,都是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的错。”

“就是,孩子,如果你早说是严群星的女儿,我们又怎么会阻拦呢?”王莅也说道。

“我还有孩子呢?”刘玉玲受了多年的冷脸,一时间还适应不过來。

“有孩子怕什么?宝玉这小伙子,我喜欢。”王莅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“对,亲孙子!”张华也附和道。

“哇塞,你们原來还有这么多故事啊,改天要给我好好讲讲。”王琳琳看着热闹,惊讶的说道。

满屋人终于都开心的笑了起來,王莅拉着王宝玉坐下,又问:“宝玉,你家人现在怎么样?”

“都沒了!”王宝玉摊手道。

“那太好了!”王莅兴奋的说道。

“老爷子,你这是什么话啊?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你呢,也姓王,不能不说这也是缘分,以后你就是我孙子了。”王莅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。

啥?又要当孙子?王宝玉一脸尴尬,看在老头目光灼灼,充满了热切的渴望,不忍心打破眼下的美好局面,终于点了点头。

“哥,快叫爷爷啊!”王琳琳一旁坏笑道。

这个,一提到爷爷王宝玉就脑袋发大,但是又不是叫爹,难度还沒那么大,于是硬着头皮喊了声爷爷,高兴的老头立刻把随身佩戴多年的金怀表摘了下來。

“爷爷,你不是说那个以后留给我吗?”王琳琳吃醋了。

“爷爷还有更好的!”

“奶奶!”王宝玉主动又叫了声张华,异样的感觉也是让老太太皱纹全部舒展开了,说是自己还有个祖传的戒指,以后留给孙媳妇,说话时高兴的都合不拢嘴。

“哥,我爸怎么办呢?”王琳琳指了指王一夫,示意王宝玉改口。

“闭嘴,你再捣乱,我就把那个穷小子兜出來,看老头老太太会不会反对!”王宝玉一脸坏笑。

“哥……”

一家人终于其乐融融,老太太拉着刘玉玲到一边说话,亲昵异常,其实打心眼里也不是十分讨厌刘玉玲,只是一直放不下面子而已。每次看着孩子一脸落寞的离开,老头老太太也是心疼,互相埋怨对方说话难听,但是忍不住下次还这样。

而王莅则缠着王宝玉给他讲《易经》,还说老了后,就懂得了天道,王宝玉问他天道是啥?老头说,天道就是天上的道道,是《易经》的乾卦,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。

嘿,瞧这水平,还得钻研几年才行。

一场多年的恩怨终于化解了,王宝玉等人一直闹腾到半夜,怕老人身体吃不消,这才离开了王一夫父母的家里,两位老人一直送出了很远,才恋恋不舍的回去。

老太太将珍藏多年的一对玉镯子给了刘玉玲,身为珠宝商的刘玉玲虽然不稀罕这东西,但依然能感受到那份浓浓的亲情,自己孤苦了多年,如今真相大白,见到两位老人,如同父母在世,到底还是戴在了手腕上。

最高兴的当属王一夫,父母终于接纳了刘玉玲,多年的疙瘩终于解开,让他终于不在亲情和爱情之间纠结,算是了结了一桩心病,顿觉全身轻松,从未有过的安然。

“宝玉,要不我努力一下,你再回政府工作吧!”王一夫跟王宝玉在小区里并肩走着,高兴的问道。

“王书记,谢了,找不到当官的感觉了。”王宝玉推辞道,这也是心里话,现在的他反而觉得,无官一身轻,享受生活才是正道。

“那就不勉强,卦馆不是正当生意,小心经营,我听说汪书记对你颇有些微词。”王一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