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8 半张

1858 半张

“哼,汪书记自己急功近利出了事儿,就想找个垫背的,真沒有心胸。”王宝玉不屑的哼道。

“不管怎么说,做些正当生意总是好的,开卦馆不是长久之计,你妈有意让你去接管她的生意。”王一夫坦诚道。

“我不懂做买卖,更不懂珠宝黄金,肯定经营不好,我还是喜欢干自己的事儿。”王宝玉再次拒绝。

“宝玉,我也不勉强你,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咱们现在是一家人,不用客气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还真有一件事儿。”王宝玉想起了范金强。

“说说看,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,一定沒问題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范金强伤得这么重,不适合再从事公安工作了,组织上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不瞒你说,这件事儿组织上早有打算,等他好利索了,先当市局的政委,然后提拔成政法委的副书记。”王一夫道。

哈哈,范金强这回官可做大了,王宝玉心中大喜,王一夫却又叮嘱道:“这事儿先别对外说,知道的人多了,就容易产生变数。”

“嗯,好歹我也在位上混过几年,知道点规矩。”王宝玉大言不惭。

王一夫轻声笑了,郑重的向王宝玉伸出手,王宝玉一脸疑惑,习惯性的也伸手握了握,王一夫真诚的说道:“宝玉,真的谢谢你,从你这里我也学会了很多东西,人遇到困难只有往前走才会走到光明大道,而如果一味退缩,才真是害人害己,沒有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,会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,我父母年纪都大了,正所谓七十不保年,八十不保月,如果造成两辈人解不开的遗憾,才真是我的罪过,宝玉,谢谢你。”

王宝玉才不稀罕这些酸溜溜的话,嘿嘿笑着缩回手,说道:“其实我也沒做什么。”

两人道别后,便各自回家去了,虽然王一夫说是组织上早有安排,但其中不乏有王宝玉的面子在里面,回到家里后,王宝玉自然跟范金强打电话要了一个大大的人情。

“大哥,你的事儿我帮你搞定了。”王宝玉上來就说道。

“你后台那么硬,还不是小菜一碟。”范金强呵呵直笑。

“什么啊,这事儿王书记一个人也做不了主,这不我又往干休所跑了一趟,动用我那三寸不烂之舌以及灵光的头脑,把那群老头整的服帖的,唉,讨人喜欢也是麻烦,大半夜哭着闹着不让我回家,我这还是偷个机会逃出來的。”王宝玉的牛皮越吹越大。

“哈哈,兄弟,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了,其实咱哥俩完全是互惠互利,我的官做得越大,那就更能罩得住你,谁让你喜欢惹是生非呢,说到底,还是你得到的好处多。”范金强心情大好的开玩笑。

真不地道,王宝玉郁闷的挂断电话,看來男人不能闲着,像范金强这样的人物都学会耍嘴皮子了。

一周后,平川市下了一场大雪,王宝玉站在卦馆的窗前,欣赏着雪景,享受來之不易的平静。

这时,一辆沒车牌的轿车开了过來,从车上下來了一个人,看了看大道预测馆的牌子,缓步走了进來。

靠,他怎么來了,王宝玉嘟囔了一句,连忙换了个笑脸迎了出去,这可是个惹不起的人物,正是京城国安的李专员。

“李专员,您这么大的干部,來我这个小地方,怕是招待不周啊。”王宝玉客气道。

甄优美是个有眼色的人,见此人一脸严肃,领导做派,连忙恭敬的倒茶,王宝玉给她使了个眼神,甄优美连忙识趣的回屋去了。

“李专员,哪股风把你吹來了。”代亮出來,沒好气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西北风啊。”李专员不悦道。

“诸葛亮借东风就是这个时候,快要刮东风了吧。”代亮道。

王宝玉赶紧摆手示意他少说话,这老头,分不清大小王,小心让人抓走了,甚至不留痕迹。

“小王,知道我來干什么吗。”代亮进屋后,李专员笑眯眯的笑声问道。

“反正不是向我借东风。”

“还真有一件事儿非你不可。”李专员认真道。

“想让我算算那个银牌黑手党是谁。”王宝玉问道,他实在想不明白,李专员亲自來找他,究竟为了何事。

“这件事儿你根本就算不准。”李专员摆手,直截了当的说:“想要借你另外一半藏宝图用用。”

不会吧,又是藏宝图,王宝玉愣住了,急眼道:“李专员,我对着祖宗发誓还不行嘛,我真的沒有藏宝图啊。”

“瞧瞧,又急了吧,沒听明白,我要那一半藏宝图。”李专员耐着性子说道。

“什么意思,怎么又变成一半了。”王宝玉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“好吧,我不妨给你提个醒,有一半藏宝图就在那幅阎立本的仕女图里,另外一半在哪里啊。”李专员道。

啊,仕女图里有藏宝图,王宝玉更不明白了,眼睛瞪得溜圆,一脸的迷惑不解,忙追问道:“李专员,我愿意配合国家的事情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”

可能看王宝玉确实不知道,李专员一边喝茶,一边说出一件王宝玉不敢置信的事情來。

那幅千辛万苦找回來的阎立本仕女图,后來被运送到京城的博物馆里,立刻引來了大批的文物专家,结果一直鉴定是真迹,当然,多多的手印还是被小心的处理掉了。

就在处理多多小手印的过程中,研究人员感觉画作上隐约多了几条线,为了能让这幅珍贵的古画恢复原貌,研究人员动用了高解析数码扫描,却发现了画的背后,被细细的线条画上了一张图。

这一发现让研究人员大惑不解,认为是后來有人画上的,结果,又发现画作背后的衬纸与当时的年代不符,经过上级同意,又在专家的指导下,衬纸终于被剥落下來,一番处理后,现出了半张地图。

王宝玉被惊得几乎合不拢嘴,又问:“真的有藏宝图。”

“上面有两个金文,藏宝,至于那个图字,就要问你了。”李专员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