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59 财去人安乐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59 财去人安乐 ?@/8(7 06)

“这事儿是挺有趣的.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剩下的半张藏宝图在哪里.”王宝玉摆手道.暗自感叹文物贩子们沒有这个运气.藏宝图曾经一度就在他们手里.却还要满世界的瞎找.

“小王.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.金太祖完颜阿骨曾经在这里呆过.很可能留下了价值连城的宝贝.这一点从开挖的古墓中就能看得出來.”李专员认真道.

“我能做什么啊.画也捐了.小命也差点沒了.总不至于被咱自己人给逼死吧.”王宝玉苦笑道.

“说说这幅画的來源吧.”李专员道.

王宝玉知道隐瞒不了.便将杨红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.李专员听完后.立刻起身道:“小王.去你家把另外那幅画也拿來看看.”

“那幅唐伯虎的是假的.文物贩子都不稀罕.”王宝玉强调道.

“兴许文物贩子看走了眼呢.”李专员固执道.

“你个外行还能比专业人士厉害.”王宝玉不屑的小声嘟囔了一句.但是不配合是不行滴.只好悻悻的带着李专员來到了家里.还沒进屋.李专员就对门边墙上的那幅画來了兴趣.问道:“这幅画很传神.是谁画得啊.”

“一位女画家.我的房东大姐.马上你就见到了.”王宝玉道.

敲开了李可人的房门.李可人正在搞创作.对王宝玉带來的李专员并不感冒.只是打了声招呼.又回去又继续作画.

“李老师的画水准很高.行家一出手.就知有沒有.”李专员确实对李可人的画非常感兴趣.何况这位艺术家出落的还如此美貌.

“我又不练武术.出手干什么.”李可人根本不买账.

李专员一脸尴尬.王宝玉忍住笑凑过去说道:“大姐.这位是京城來的李专员.他來看看那幅唐伯虎的画.”

“看什么看.这么多画还不够看啊.”李可人抬了抬眼皮.沒动地方.

“大姐.这是京城來的大领导.快拿出來吧.”王宝玉又强调道.

“大领导又能怎么样.我不让看画难道还犯法.”李可人不以为然.显然不舍得将唐伯虎的画拿出來.

“李老师.我叫李传奇.说起來咱还是一家子呢.你的画很有味道.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.不简单啊.而且您的画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.不知道师从何人啊.”李专员说的很客气.看起來.他对艺术家倒是蛮尊重的.

“哼.你不会又是來逼着宝玉捐画的吧.”李可人放下画笔.沒好气的问道.

“怎么会呢.就是看看.”李专员讪笑道.

“大姐.您就别犟了.他一句话.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弟弟我了.”王宝玉苦着脸商量道.

李可人吃了一惊.但是看李专员的眼神却更加厌恶了.李专员连忙哈哈硬笑了几声.拍着王宝玉的肩膀故作轻松的说道:“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.说起來也是个书画爱好者.小王的玩笑可开大了.”

李可人知道王宝玉沒有说谎.不情愿的打开了保险柜.拿出了那幅唐伯虎的画.跟王宝玉一道展开.李专员贴近了画.一寸寸仔细看着.随后坚定的说道:“小王.这幅画我要带走.让专家们好好研究一下.”

“什么.又要拿走.你知道值多少钱吗.”李可人不高兴道.

“李老师多多理解.我是给国家办事儿.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.”李专员冠冕堂皇的说道.

“拿走吧.”王宝玉不想跟李专员纠缠.忙把画递了过去.反正也是假的不值钱.

“你们也太过分了.小孩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.都让你们给要走了.”李可人恼的差点要骂人.

李专员根本不管那么多.生怕两人反悔.小心的将唐伯虎的画收好.随后.继续饶有兴致的在屋里看着李可人的画.王宝玉追着他问:“李专员.你要是喜欢.便宜点儿卖给你如何.”

李专员摆了摆手.表示不想买.却又继续的看个不停.王宝玉急于送走这个瘟神.说道:“那就送你一幅当做纪念吧.”

“好啊.”李专员高兴的说道.

“不行.”李可人断然拒绝.

“好大姐.李专员日理万机.不辞劳苦.您就看在弟弟的面子上.舍点吧.”王宝玉好言商量.

李专员不说话.但是看这架势.倒有非要拿走一幅的意图.李可人到底还是心疼王宝玉.很不情愿的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幅画.上面只有一个枯树枝上站着一只鸟.

“爱要不要.就这幅.”李可人道.

李专员嘿嘿笑了笑.接过去看了看.说道:“活灵活现.很见功底.谢谢了.”

“我大姐可是自幼作画.母亲是赫赫有名的大艺术家甄培艺.得了真传.李专员.你可要好好收着.指不定过两年就会值不少钱呢.”王宝玉嘘乎道.

“哈哈.好.李大艺术家.幸会.小王.咱们后会有期.”李专员拿着那两幅画.大摇大摆的走了.

李专员走了之后.李可人嘀咕了起來.还是心疼那幅唐伯虎的画.絮絮叨叨的埋怨个不停:“小孩.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啊.手里有点家底.干什么都沒有后顾之忧.你的官都被这些人给罢了.现在还替他们卖命.自己就苦哈哈的开个卦馆.多不值啊.”

“嘿嘿.我不是还有大姐嘛.大不了混不下去的时候就偷你的画去卖.”王宝玉开往玩笑的说道.

“哎.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.这些画说起來就是有价无市.艺术界很难混出名堂.即使我头顶着母亲的光环.但是自身名气不够.也是曲高和寡.”李可人黯然道.

“大姐.别灰心.不就是那副唐伯虎的画嘛.其实是假的.”王宝玉嘿嘿笑道.

“怎么可能.我看过无数次.点点滴滴都像是真迹啊.”李可人很是惊讶.

“要是真的.文物贩子能不一块偷走.唐寅擅长画作.而那副画却有长幅的书法.一看就不合常理.肯定是假的.”王宝玉劝说道.

“他们外国人还能比咱们更了解自己的祖宗.”虽然是半信半疑.但李可人毕竟不是文物鉴定专家.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.财去人安乐.王宝玉如此安慰自己.倒也吃得饱.睡得香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