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60 开画展

1860 开画展

一转眼就过了元旦,再过一段时间,就要迎來新年,忙忙碌碌的一年又过去了,王宝玉心里怅然若失。

这天,王宝玉接到了干妈林召娣打來的电话,都是本月的第五个电话了,沒聊几句,林召娣就开口问道:“儿啊,你这都虚岁快三十的人了,该多想想自己的婚姻大事。”

“娘,哪有给人虚三岁的道理啊。”王宝玉好笑的说道,光阴荏苒,自己也沒有察觉到,确实是奔三的人了。

“那也不是小年纪,儿,让你妈给你操点心,早点结婚早安心。”林召娣絮叨道。

“娘,您就放一百个心,哪天我把孙子抱家里去,您可别吓着。”王宝玉说得当然是和唐蔷薇的儿子。

林召娣开心的笑了起來,说道:“儿,你这么想就对了,你看你妈平时挺忙的,根本沒法给你带孩子,娘在家闲着沒事儿,不给你看孩子干啥去啊。”

刚刚哄一个乐呵放下电话,另一个更乐呵的人又打了过來,是李专员的长途电话。

一听李专员在电话里笑,王宝玉就知道自己的任务彻底完结了,感兴趣的问:“李专员,发现了另外一半藏宝图。”

“哈哈,就在唐伯虎的那幅画里,沒想到啊,当年金太祖居然想了这样稳妥的方法,小王,你算是给国家立了大功。”李专员哈哈笑。

这剧情也太狗血了,王宝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好奇的问道:“具体位置在哪儿。”

“应该就在离平川不远的地方,说起來,这还有个典故,金太祖曾经在此煮酒谈兵论天下大事儿……”

王宝玉对这种故事兴趣不大,恩啊听了听,就又问:“李专员,唐伯虎的画是真的吗。”

“确实是宋代的仿品,不过,价值也不菲。”李专员如实道。

“是不是该给我些补偿啊。”王宝玉深感不甘的嚷嚷道。

“小王,不要总这么俗气,我想杨红军老同志之所以将画托付给你,就是认可你的品质,知道你早晚会捐给国家的。”李专员给王宝玉扣了一顶大帽子。

这话让王宝玉的心多少舒坦了一些,他又问:“李专员,我的事情都完成了,以后你们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吧。”

“别把我们国安想得那么不堪,谁让你小子藏了那么多秘密呢。”李专员跟王宝玉算是彻底熟了,说话也随便起來。

“那就麻烦李专员,不要再盯着我这个草民,我已经啥都沒有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小王,还有一个任务,也需要你配合完成啊。”李专员神秘道。

“啥,还有任务,你们就饶了我吧。”王宝玉恨得真想砸电话,这还沒完沒了,让不让人活了。

“哈哈,别紧张嘛,是好事儿。”

“给钱吗。”

“能赚钱,算是给你的补偿。”李专员道。

一听这话,王宝玉來了兴趣,忙拍着胸脯道:“还请领导指示。”

“是这样的,跟你住对门的那个女艺术家,她的画功底不凡,我们这边准备在京城为她搞一个画展,你呢,跟她谈好,做她的经纪人,不就有钱赚了嘛。”李专员如此解释道。

为李可人搞画展,王宝玉当然高兴,自从认识这个好大姐,她就一直在作画,靠着吃老本活着,原本可以收些房租贴补家用,可已经有两年都沒收自己的钱了。

从跟李可人的感情上说,王宝玉也希望这位大姐的付出能够有所回报,哪怕花上自己所有的积蓄,能够圆了李可人的艺术梦想,他也是在所不惜。

“李专员,去京城搞画展需要多少钱,不要省钱,全部费用都由我來掏。”王宝玉认真的问道。

“钱的问題你不用管,我來找人筹集,你带着人和作品來就行。”李专员道。

王宝玉一听这话就乐了,不花钱办画展当然是求之不得,他又不解的问:“李专员,你们国安啥时候开始搞起副业來了。”

“说起來这事儿跟我们确实沒有任何关系,但可以特事特办,我们也就插手一次,小王,这可是机会难得啊。”李专员颇有深意的说道。

“画展能去多少人,我们这边要不要多去些人帮忙啊。”王宝玉问。

“这些你就别管了,听好了,就你们两个來,不许带任何旁人,这是命令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好吧,全听您的。”王宝玉唯唯诺诺的说道,不管画展搞得如何,去京城闯荡一番,总是有益无害。

“收拾一下明天就起程吧,到站自然有人去接,搞画展还有好多事儿要忙呢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路费给报销吗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爱來不來。”李专员郁闷的挂断了电话。

怎么会不去呢,王宝玉马上将卦馆的事儿全权安排给代亮打理,回家将这一喜讯告诉了李可人,作为一个艺术家,能够去京城办画展,当然是求之不得,再说了,李可人在家憋了这些年,总算是有了个亮相的机会,她当然不想错过。

李可人把厨子里的衣服翻了一地,试了这件试那件,但好像哪个也不满意,王宝玉等的心急,插嘴道:“大姐,这个时候你该多准备画作,把所有满意的成品都带上,说不定还不够卖的呢。”

“对,对,我真是乐糊涂了。”李可人立刻扔掉手里的衣服,又去忙乎画作,嘴里还说道:“小孩,我之所以高兴不是因为能赚钱,而是……”

“而是终于找到了被人认可的机会,大姐时间不早了,快点吧,我可是为了赚钱才去的。”王宝玉催促道。

于是,两个人连夜将画作收拾好之后,第二天一早,便兴冲冲的踏上了去往京城的火车。

姐弟俩在火车上闷了一天,夜幕降临之时,终于踏上了京城的土地,來接站的并不是李专员,而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大概是因为李专员的身份特殊,不便于在公众场合露面。

小伙子长得很帅气,自称小张,待客礼貌热情,他殷勤的帮着李可人拎着大大的皮箱,出了站台后,一同进入一辆挂着特殊牌子的轿车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