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64 商业大佬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1864 商业大佬 ?商(12 22)

面对这些溢美之词.李可人一边谦虚的要向老前辈们学习.一边美滋滋的不住偷笑.这些著名艺术家.一般的作品能从他们嘴里获得一个“好”字.几乎都要此生无憾.更何况这么多的赞誉.任凭谁也要飘飘然.

王宝玉倒是有几分的冷静.李可人的作品固然不错.但这些人如此夸赞.不乏有李专员的暗中授意.而究其背后.则是那名欧阳局长的庞大权势.

这边艺术家们欣赏着李可人的大作.而门前又來了几十辆好车.将街道两旁停的满满当当.这些车上下來的人.年龄不等.大多数都是中年男人.不乏有带着女秘书的.一看就是京城的企业家或者富二代.

嘿嘿.前面來的都是帮忙的.老艺术家们说到底也只能是绿叶陪衬.根本不掏钱.这些人才得好好伺候才行.王宝玉一脸贱笑的主动迎了过去.充当了接待的角色.

企业家们对王宝玉这个经纪人倒也客气.王宝玉根据那些老艺术家们的说辞.将李可人的作品讲得神乎其神.吐沫星子乱飞.企业家们频频点头.能够看得出來.他们其中已经有不少人都动了心.想要购买李可人的作品收藏.

王宝玉当然乐见这种情况.只有将这些艺术品赚了钱.才能体现出一个艺术家的价值.也让李可人多年的付出.得到应有的回报.

见人來的差不多了.台上的韩随缘拿起了拍卖捶.郑重的敲了几下.朗声道:“欢迎诸位來参观李可人女士的画展.李可人女士师从其母一代大师甄培艺.三岁开始学画.五岁学习书法.几十年如一日.根基深厚.这些年更是潜心钻研梦意派画法.融合中西方各类绘画精髓.终于将这些精美绝伦.极具艺术品位的作品.展现在我们面前.可喜可贺.”

在场的众人都热烈的鼓掌.韩随缘接着说道:“下面请美协领导由长硕讲话.”

由长硕缓缓走上台.也不打稿.直接开口道:“各位.今天有幸來参加李可人女士的画展.让本人也是受益匪浅.能够画出如此杰出的作品.李可人女士付出了多年的辛劳.她的母亲甄大师是我的挚友.也是崇拜的偶像.如今.她的女儿不但继承了大师的光辉.而且.还在此基础上.创新发展.更上一层.”

由长硕的话.代表着协会的态度.自然得到了极大的重视.掌声更加激烈.李可人眼中泪光盈盈.心中感叹命运的安排难以预料.昨天还是落寞的艺术家.而今天就被人推到了艺术殿堂的顶峰.

由长硕讲了一阵子.焦大川也上台讲话.他从另外一个角度.评论了李可人的作品:“李可人女士的作品.细腻处宛如画在人的皮肤上.粗犷处则如画在土地上.而且浑然天成.功力已达出神入化的程度.”

嘿嘿.王宝玉从心里佩服这位焦大师的水平.他咋就看出來李可人曾经拿着本人的皮肤作画.还曾经用过纸壳子啊.大师到底是大师.眼光精准独特敏锐.

又上來几个老艺术家讲话.全部都是赞美无边的说法.听多了也让人觉得烦.但是.能够得到这么多人捧角.足以体现李可人身后不凡的实力.这一点.在座的企业家几乎无人不知.要知道.他们平时都很忙.要不是接到某个大领导的邀请.这种画展他们根本就不会参与的.

“大姐.你这回可真的要牛了.大姐.说真的.你虽然打小娇生惯养.但是在艺术创作上.的确是我见到过的最勤勉的艺术家.”王宝玉悄悄竖起大拇指.

“小孩.你不要再夸我了.沒看见我正努力控制泪水吗.”李可人指指自己使劲瞪大的眼睛说道.

“嘿嘿.既然大家都來了.那咱就开始卖画呗.”王宝玉关心的到底还是钱的问題.

“再等等.还在來人呢.”李可人说道.

王宝玉一转头.可不.就在这时.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企业家走了进來.黑脸黑皮肤.人却带着一股子霸气.和在场的企业家有明显的区别.

这人一边进屋一边大大咧咧的跟大家拱手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.有点事儿耽搁了.”

“他是谁.”王宝玉好奇的问身边的企业家.

“振良集团的老总阚振良.京城第一商业大佬.”这名企业家带着艳羡道.

王宝玉本想过去跟他握手介绍自己.忽然就看见他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女孩子.当时就愣住了.

这名女孩子正是程雪曼.她一身名贵的白貂皮.嘴唇则是鲜艳的红色.长长的头发烫成大波浪.在脑袋一侧歪歪的盘了个发髻.耳边脖子和手腕都戴了一套圆润的珍珠饰品.脚下的皮鞋细致的花纹.明显就是鳄鱼皮的.

程雪曼笑靥如花.大方的冲着众人点头.颇有些交际花的味道.程雪曼看男企业家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些玩味.笑起來格外的妩媚.而当扫视到那些比不上自己容貌的女秘书们.更是得意洋洋.

妈的.怪不得不跟这些人联系.原來是挂上了商业大佬.王宝玉心情极其复杂.老子拿出所有积蓄让你深造.沒想到田英告诉自己的竟然全部都是真的.

羡慕嫉妒恨谈不上.更多的则是厌恶.这个自己曾经如此钟情的女孩子.如今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.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.

不管怎么样.今天是李可人的大事儿.王宝玉不想搅了局.强忍着心中的不快.几步上前跟阚振良打招呼.程雪曼则被他直接无视了.

“宝玉.沒想到在这里遇见你.”程雪曼看出了王宝玉的怨气.在王宝玉跟阚振良握手的时候.还是惊奇的过來说道.

沒想到阚振良听到了.停住脚步.面露惊讶的说道:“哦.小程.这就是你的同学王宝玉.”

王宝玉心里也老大不高兴.程雪曼沒事儿跟另外一个老男人提自己干嘛.真不知道她和阚振良说了些什么.竟然还牢牢的记住了老子的名字.

“是啊.我的同桌.也是好朋友.”程雪曼连忙说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