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65 确有其人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65 确有其人

阚振良重重的跟王宝玉握了握,说道:“小王,我听说了你勇斗黑手党的事情,值得敬佩,以后多多來往。”

“阚总,那岂不是高攀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说哪里去了,我对于英雄,一向心怀敬仰,咱们交换个名片吧。”阚振良说着热情的从兜里掏出一张,白色的,不过王宝玉猜测应该是白金。

“不好意思,我的沒带來,下次补上。”王宝玉不客气的接了过來,也不不想跟他说太多,这一米九的个子,让人仰脸看他挺难受,何况他还跟自己以前的女朋友混在一起,很别扭。

这边,韩随缘又敲动了拍卖锤,朗声道:“各位,今天把大家召集來,就是想让李可人女士的大作,能够得到广泛的认可和收藏,诸位都是不差钱的大企业家,而李可人女士的作品,收藏潜力巨大,将來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,一定能创造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绩。”

韩随缘的话,将众人的目光再次聚到了台上,韩随缘翻开画册,说道:“咱们就按照画册上的作品进行拍卖,老规矩,价高者得。”

众人也都费力的翻开了那本精装的画册,只听韩随缘说道:“第一幅作品,《梦中的少女》,是李可人女士的标志性作品,底价三十万起。”

什么,那张画着钱美凤作品的画,竟然底价就是三十万,王宝玉惊讶之余,又激动万分,李可人对于这个价位显然非常满意,她始终保持着微笑,尽量彰显她的优雅大方,这跟她平时穿着露点睡衣的装扮,还真是天差地别。

“宝玉,你生气了,呵呵,你看你,发火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玩。”程雪曼拉了拉王宝玉的衣角,小声道。

“别拉拉扯扯的,咱们又不是小孩子,别这么说话行不行,我听着倒牙。”王宝玉不悦的离她远了点。

“宝玉,我自己在京城也挺孤独的,安静的时候,总是能想起你。”程雪曼柔声说道。

“别介,我就是个小算命先生,而您已经步入上流社会了,咱俩沒有共同语言,瞧瞧你这身装扮,得十几二十万吧,买保险了吗,也不怕路上有人打劫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。

“宝玉,你别误会,我跟阚总也是认识不久,我也是奔着学习艺术的想法才來的,不知道竟然是你们。”程雪曼继续小声说道。

“行了,别解释了,你现在也不差钱了,啥时候还我的血汗钱啊。”王宝玉嘴角肌肉**了几下,冷嘲热讽道。

“宝玉,你怎么如此绝情啊。”程雪曼眼中又出现了泪光。

“是你绝情好不好,平时也不联系,原來是傍上了大款,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人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,我……”程雪曼说不出话來,王宝玉也不理她,继续关注着台上,下面的企业家的报价已经开始了。

“我出四十万。”

“五十万。”

“六十万。”

“八十万。”

“一百万,我喜欢这幅画,谁也别争了。”阚振良大手一挥,豪气的说道。

确实沒人敢再争了,韩随缘重重的敲了一下拍卖捶,大声道:“《梦中的少女》,一百万成交。”

王宝玉带头热烈的鼓掌,李可人同样激动万分,沒想到居然是开门红,一百万虽然称不上艺术品中的天价,但相对李可人而言,已经是十分满意。

接下來,画册上的作品一一被韩随缘拍卖,价格虽然不及《梦中的少女》那么高,但一路下來,五十多幅作品,累计价值已经过了两千万。

“最后,请我们的大艺术家李可人女士为大家讲话。”韩随缘道。

李可人激动的走上台,突然而來的巨大幸福,让她走路不稳,声音打颤,好半天她才稳了稳神道:“尊敬的各位老前辈,尊敬的各位企业家,今天,我的作品能够得到大家的赏识,实在是意外,别的我也不多说,今后我一定不负众望,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來。”

李可人话语不多,却是真情流露,企业家们又是一阵热烈的鼓掌,接下來,就是很多人上台热情的跟李可人合影,李可人的手里很快就是一大摞名片,企业家们纷纷表示,期待李可人大师的下一次画展。

人群散尽之后,程雪曼和阚振良却沒有走,程雪曼亲昵的过去对李可人喊了一声:“李阿姨。”

“应该叫妈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小声道。

程雪曼面露一丝尴尬,不知缘由的李可人,今天心情极好,倒也热情的询问程雪曼的近况,程雪曼说自己在上mba,学习企业管理知识,居然还询问了关于吕云天的情况。

王宝玉听着实在生气,干脆离她们远远的。

“小王,我们集团有意建立一个艺术家基地,不知道李可人女士,可否能赏脸入驻啊。”阚振良主动上前微笑着问王宝玉。

“暂时沒有这个打算。”王宝玉替李可人推拒了这件事儿,他总觉得阚振良眼神不善,关系不熟,可不能轻易的上当。

“那就不勉强,不过,李可人女士有了新的作品,还希望第一时间通知我,我一定收藏。”阚振良道。

“这个自然沒问題,阚总真是个有眼光的人,您买走的那副梦中的少女,便是李可人大师现阶段最满意的作品之一。”王宝玉吹嘘道。

提到那幅《梦中的少女》,阚振良眼中闪过一丝亮光,由衷的赞叹道:“实不相瞒,我第一眼就看上这幅画了,看这清晨的柔媚日光都比不上画中女孩的恬静,这是李可人大师虚构的人物,还是现实的写生呢。”

阚振良的表情不是假的,王宝玉心里有些遗憾,自己真是不懂艺术的行情,早知道这样,就该提前和韩随缘商量,把底价提到二百万,指定也能卖出去。

“嘿嘿,凡是艺术作品都是经过加工处理的,阚总喜欢就好。”王宝玉才不会告诉他,里面的人就是美凤。

“现实中确有其人,我认识她,要不要我介绍给您见见啊。”程雪曼突然凑过來讨好般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