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66 怎么花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66 怎么花 T 5$#怎(0 26)

王宝玉当然知道程雪曼认出这幅画上的人物就是钱美凤,他先是咳嗽了一下,抛给程雪曼一个极其冰冷的眼神。程雪曼不由打了个寒战,低下头,不敢乱说话。

阚振良并没注意到王宝玉和程雪曼的表情,还是盯着那幅画痴痴的看,忽然反应过来,惊讶的问程雪曼:“小程,你刚才说什么?你认识画上的这个女孩子?”

“呵呵,阚总还真是较真,我随便一说,这是虚构的人物,我怎么会认识呢!”程雪曼在王宝玉凌厉的目光中,总算是闭严了嘴巴。

“唉,如此的清尘脱俗,怕是只有仙子才会如此啊!”阚振良叹了一句,程雪曼听到后有些醋意,不由撇了下小嘴。

王宝玉把她叫到一旁,冷冷的交代道:“管好自己的嘴巴,不许你告诉任何人里面的主角是谁?”

“宝玉,你也太较真了。美凤嫁过人还有一个好几岁的孩子,没什么文化,说话声音大的都像是大喇叭,阚总也就是好奇,怎么可能对她动心思呢?”程雪曼不以为然,语气里还带着轻蔑。

“但也事关美凤的名誉问题,程雪曼,你要是敢说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王宝玉瞪着眼睛说道,不知为何,他心里现在竟然开始害怕了,甚至还有些后悔,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美凤画什么人体画!

“至于这样嘛!王宝玉,难道你心里还有她?”程雪曼问。

“有没有是老子的事儿,你给我闭嘴就是。”王宝玉目光冷冷。

正好阚振良略带着失望准备离开,程雪曼哼了一声随即跟了出去,至始至终也没有提及还钱的事。礼仪小姐们也都更衣下班了,整个大厅里,又只剩了王宝玉和李可人。

李可人正疲惫的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,王宝玉也凑过去坐下,不知道为何,兴奋之余,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,李可人喃喃道:“小孩,这不是做梦吧?”

“大姐,绝对不是梦,你已经成为了一代大师,圆了你的艺术梦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是吗?”李可人怔怔的问道。

“大姐,知道你平日压力也很大……”

哈哈!不等王宝玉说完,李可人忽然大笑了起来,刚才的稳重优雅丝毫不见,她兴奋的起身,在屋里走来走去,还再次跳到台上,伸开双臂,大呼:“爆发吧,我的小宇宙!”

晕死,好歹你也收敛点啊。只见李可人又跳了下来,一把就抱住王宝玉,在他小嫩脸上吧唧亲了一口,说道:“小孩,你真是我的幸运星,咱们终于有钱了!待会陪我去逛街,我要好好给自己买几套衣服!你说咱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,该怎么花呢?衣服才值几个钱?哎,天天爸爸生意做得大,那孩子也不见得稀罕我这点钱。小孩,要不你改口叫我妈吧?我的钱以后都留给你。”

王宝玉擦了擦脸,如今的他,已经将李可人真正看做了自己的亲大姐,可不想再给自己找妈,他嘿嘿笑道:“大姐,想花钱还不容易?回去买一栋大房子,一楼调色,二楼画画,跑上跑下的还锻炼身体。”

“其实,钱是身外之物,我还是想继续创作,齐白石的一幅作品都能卖几亿,我还差得远呢!”李可人道。

看吧!人性都是贪婪的,李可人也是如此。王宝玉无语,这时,送他们过来的小张司机再次出现了,招呼二人回去,李可人面对这些画,竟然有些恋恋不舍,心血终于换成了钱,但也像是失去了许多孩子。

再次回到了那个神秘的住处,姐弟二人一身轻松,晚上,李专员终于再次露面了,拿来了一张存折,上面的一大串零,让人眼晕。

“拍卖公司没有分成?”王宝玉惊讶看着那两千万,不解的问。

“给你就收着,问那么多干什么!”李专员白了王宝玉一眼,如此说道。

存折李可人交给了王宝玉保管,她完全相信这个小孩,李专员对此没有态度,反而开玩笑道:“小王,这回你有钱了,该满意了吧!”

“李专员,我那两幅画,可是价值上亿!”王宝玉赖皮的强调道。

“那是国宝懂不懂,放你手里也卖不出去。”李专员无奈的说道。

“对了,还有藏宝图呢,挖出的宝贝有我的奖励吧?”王宝玉满脸期待。

“一边去,别没完没了啊!”李专员厌烦的直摆手,随即又说:“明天你们就可以回去了,这件事儿不要给任何人讲。”

“我明白,这是规矩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李女士先歇着,小王,你跟我来一趟。”李专员道。

王宝玉屁颠的跟着李专员再次来到那个屋子,只见欧阳局长正在房间里,一脸笑眯眯,王宝玉敏感的意识到,肯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“小王,我听小李说,在侦破摧毁黑手党的行动中,我们古老的文化《易经》预测发挥了不小的作用,倒也是出乎意料啊!”欧阳局长目光灼灼的说道。

“欧阳局长,按照李专员的话,我那是因为跟黑手党斗争久了,潜意识中熟悉他的套路,纯属蒙准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也不能全这么说,毕竟还有许多的未解之谜,预测学也是未来发展的一项重要课题。”大领导说话就是有水平,硬是将迷信说成了预测学,还是值得研究的课题之一。

“欧阳局长,您找我来,有何指示?”王宝玉客气的问道。

“实不相瞒,虽然黑手党头目刘宇逍死了,但是,放眼全国,不安定的因素依然存在,黑手党渗透进来的势力还未完全清除,依然值得我们提高警惕。”欧阳局长道。

“黑手党的某个重要人物就在京城,据说还是商业精英,商业是经济的命脉,趴着这样危险的蛀虫,会对经济的发展,构成不小的威胁。”李专员补充道。

什么意思?老子现在是安全了,谁阻碍了国家经济的发展,总该和自己无关吧?

王宝玉摊了摊手,急于想把自己的责任退推出去,说道:“嘿嘿,我就是一个小人物,虽然有报国志,但不像你们如此精忠爱国,实在做不了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