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68 拜花神

1868 拜花神

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王宝玉警惕的婉言谢绝,还有一层考虑,那就是可能会碰到程雪曼,一想起程雪曼,王宝玉就觉得心里堵得慌,曾经美好的形象,已经渐渐远去,几乎要荡然无存了。

阚振良倒也是实诚人一味诚邀,但听说王宝玉已经订好了火车票,最后不得不说声遗憾,有缘再见。

晚上,李专员再次陪王宝玉和李可人吃饭,叮嘱王宝玉要严守此行的秘密,勉励李可人要再接再励,说有恰当的时机,会更进一步來打造李可人的影响力。

而欧阳局长始终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,并不曾过來相送,王宝玉和李可人也都理解,这样的大领导,能见上一面已属不易,就别指望能成为生活中的朋友。

还是小张将王宝玉二人送到了火车站,两个人从贵宾室里上了火车,舒坦的睡了一觉之后,熟悉的平川就到了。

这一次可谓收获颇丰,王宝玉和李可人都精神饱满,心情畅快,一改之前难姐难弟的窘迫,走起路來昂首挺胸,喜气洋洋。

回家简单洗漱了之后,李可人再次投入到创作之中,而王宝玉开着自己的奔驰,再次來到了卦馆。

虽然现在有钱了,但是生意还是要经营的,要知道,这两千万都是李可人多年心血的回报,虽然这位好大姐完全不介意自己支配使用,王宝玉还是不想躺在这上面逍遥自在,只当作从來沒有这笔钱。

快到中午的时候,卦馆里來了一男一女,男的四十左右,西装革履,女孩子二十多岁,皮草丝袜长筒靴,打扮十分时髦。

一进屋,那个男人就跟王宝玉热情的握手,女孩子则拉着小脸,小心的坐在沙发上,一幅有洁癖的样子。

王宝玉看着二人有些眼熟,一时间却又想不起來在那里见过,想想这也不奇怪,见过的人多了,想不起來也属正常。

“王大师,咱们也是老朋友了,曾经有过一面之缘。”男的说道,恭敬的递过來一张名片。

省裕昌集团总经理金裕昌?侯四的朋友还是市里的企业家?王宝玉快速的在大脑里搜集了下线索,愣了半天神,还是沒想起來。

金裕昌略显尴尬,那个女孩则不客气的冷笑了一声,白了金裕昌一眼,好像在表达,早就说不该來的。

王宝玉一看两人关系就不正常,但此情此景有些熟悉,盯着名片琢磨了一下,猛然就想起來了,这个人不就是当年自己在柳河镇农业办的时候,那个试图行贿自己取得神石村开发项目的家伙嘛!而且还出手阔绰,上來就送了一颗猫儿眼。

“哎呀,是金总啊,多年不见,风采依旧啊!”王宝玉嘘乎道。

“王大师更是英姿勃发,不改初衷。”金裕昌也嘘乎。

“金总,上次神石开发招标,怎么在现场沒看到你呢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人贵有自知,哪敢和沈总争锋。不过事后,我还真是遗憾了许久。”金裕昌笑道。

说起來,平川市的知名企业王宝玉也都大致有数,唯独不记得见过这个裕昌集团,更沒听说过金裕昌这个名字。

“嘿嘿,那次跟王大师分手之后,我们裕昌集团就改变了发展战略,转移到了省里,错过了跟王大师再次见面的机会。”金裕昌解释道。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名片上的企业名前面还有一个“省”字,原來是发展壮大了。那个有洁癖的女孩子,王宝玉也想起了她的名字,叫小涵。

开门做生意,來得都是客,王宝玉客气道:“金总,光临小店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“指教可不敢当,我可是听说王大师未卜先知,名声赫赫,此行前來,是求测一下企业的未來发展。”金裕昌道。

既然是來算卦的,王宝玉也就不多废话,拿出铜钱,让金裕昌撅着屁股摇卦,可能是屁股离小涵近了,小涵厌恶的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,之后毫不客气的打了一下金裕昌的屁股,尽显二人男盗女娼的关系。

卦象出來,是《雷火丰》,丰,有丰盛之意,咋一看似乎是好卦,可是排开六爻详细一看,财爻旬空衰弱,明年世爻恰逢太岁冲克,并不吉利。

作为一名负责人的术士,王宝玉当然如实相告,说道:“金总,从这一卦上看,最近企业是不是遇到了困难,资金链出现了断裂情况?”

金裕昌立刻竖起大拇指,赞道:“王大师果然神算,事实也差不多,还请指点迷津。”

“明年可能会更困难,但如果能熬过明年,可能就会好过一些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难道我的企业撑不过明年了?”金裕昌一脸惊愕。

汗,王宝玉连忙解释道:“沒有那么悲观,只是明年会是个坎,并非是山穷水尽。”

“那有沒有破解之法?”金裕昌问道。

王宝玉摇了摇头,说道:“如果说小病小灾的,尚且可以考虑些方法,但这一卦上讲的是大运,不能破解。”

金裕昌大感失望,又商量道:“王大师,卦钱不是问題。”

“这跟卦钱无关,我给你这样解释,比如你命中只有三坛子金砖,如今已经來了一坛子,道理上讲,可以把后两坛子挪过來,但是,现在花了,以后该咋办?”王宝玉打了个比喻。

“哼,说不定可以用拿两坛子再生出來几坛子呢。”小涵不以为然的小声嘟囔道,要不说是头发长见识短,但英雄难过美人关啊。

金裕昌微微点头,理解道:“我听老人说,一个人一辈子喝多少酒,吃多少盐,都是注定的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差不多!”

“王大师,企业面临困境,还请给出了主意?”金裕昌又道。

“不用我说您也懂,压缩开支,韬光隐晦,只待春暖花开。”王宝玉点拨道。

“花还会开吗?”金裕昌不放心的又问道。

“春天都來了,什么花不敢出來拜花神!”王宝玉大咧咧的说道,这句话女孩子都爱听,连眼皮子长头顶的小涵都不禁抿嘴笑了。

“说得好!”金裕昌也忍不住鼓掌,又吩咐小涵道:“快把给王大师的卦礼拿出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