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69 何时终结

1869 何时终结

“每次都这样。”小涵不悦道,很不情愿的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放在了桌子上。

王宝玉打开一看,一时间居然感觉有点哭笑不得,里面竟然还是那只猫儿眼,看样子这期间猫儿眼一直都在小涵手里,沒想到现在又要拱手让人。

王宝玉才不稀罕女人把玩过的东西,开玩笑的问道:“金总,咱们企业不会就是生产这玩意的吧。”

“哪能,这东西找來不易,只送给有缘人。”金裕昌道。

“价值太贵重,对不起,我不能收。”王宝玉合上盖子,推了回去。

“王大师,不如这样,你就给我们裕昌集团当顾问,这只猫儿眼就当做顾问费了。”金裕昌如此说道。

“金总,我看你还是将这么贵重的东西卖了,给现金更好。”王宝玉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,如此说道。

“钱财易得,好东西却不好找,王大师,请笑纳,实不相瞒,这个东西我找过一名大师看过,他给我讲,只有此物落在王姓人的手里,才是物归其主。”金裕昌坦言道。

“我也姓王。”小涵插口道。

“别废话,老子给你的还少吗。”金裕昌立刻换了脸,很不高兴的斥责道。

“老娘从十八岁起就跟了你,青春损失费你赔得起吗。”小涵站起來,完全一副悍妇的模样。

啪,金裕昌一巴掌就打在小涵的脸上,小涵一愣,随即撒泼般的大哭了起來,甄优美和代亮听到动静都跑了出來,和王宝玉一起象征性的劝架。

男人要面子,越这样越是骂咧咧,“老子养着你那是抬举你,别蹬鼻子上脸,算不清楚自己值几毛钱。”

“呸,当初你怎么跟我说的,老娘等了你这么多年,你都不离婚,那个黄脸婆有什么好,我就不信自己靠不死她。”小涵毫不示弱,伸手就來挠他,两个人在就卦馆里撕扯在一起,吵吵嚷嚷的,卦馆三人一起上,才将二人分开。

“小婊-子,有种以后别找老子。”金裕昌一边大骂,一边愤然离去。

“姓金的,你别臭不要脸,你要敢耍老娘,老娘让你鸡犬不宁。”

小涵也是骂骂咧咧的追了出去,到底还是上了金裕昌的轿车,轿车一溜烟的开走了。

还真是一对冤家,王宝玉叹了一句,这才想起那只猫儿眼还在这里,连忙按照名片给金裕昌打电话,结果电话却关机了。

晶莹剔透,中间一条细线,看起來倒是蛮漂亮的,甄优美到底是女人,凑过去左看右看,也知道价格不菲,甚至都沒敢去摸一下。

“这块宝石真大,据说镶在戒指上那种的,就要好几万,这个得值多少钱啊。”甄优美艳羡的说道。

代亮看到了这个物件,开口道:“孙姑爷,这东西不吉利。”

“先放在这里吧,等我联系上这个人,还给他就是了。”王宝玉将东西放好,随手放进了抽屉里。

“记得锁抽屉。”甄优美生怕这么贵重的东西有个闪失。

“嘿嘿,优美姐,你要喜欢先放你那里好了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可别,磕了碰了的,我可赔不起。”甄优美感叹着回屋工作去了。

“宝玉,我看你脸上气色不好,是不是去京城沾染了脏东西。”代亮又问道。

“代大师,可不能这么说话,我最近可是运气十足,我们要乘风破浪,将卦馆的生意更上一层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,他觉得自己的气色不错,脸上都泛着油光。

“我也都七十多岁的人了,还真不知道能帮你们多久。”代亮叹息道。

切,明明是老子收留了你,给了你个赚钱的差事,王宝玉忍不住抢白了一句:“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代亮沒有多说话,微微摇头叹气回了屋,听甄优美说,代亮这几天都是这幅样子,好像大限來临似的。

闲來无事,王宝玉又开始端详金裕昌的那一卦,一番仔细推敲之后,他却陡然吃了一惊,发现了卦中的玄机。

这个裕昌集团明显沒有任何钱,是个空壳公司,一个沒钱的公司能做什么事儿,更别提将來的财运了,可惜王宝玉的省里沒熟人,否则一定详细查查这家所谓集团公司的真实情况。

这个金裕昌到底搞什么把戏,王宝玉想不明白,不过,他却下定决心,一定要将猫儿眼还给他,此人必定不是善类,还是不要和这种人有瓜葛的好。

一连打了好几天电话,金裕昌始终沒有开机,王宝玉也是无可奈何,因为自己也沒有什么损失,渐渐就把这件事儿放下了。

一年一度的春节就要來临,王一夫和刘玉玲还是打算去神石村过年,同行的还有他的父母王莅和张华,既然已经相认,王宝玉便沒有端架子耍态度,欣然答应一起过年,不过,他不想回去那么早,说收拾一下卦馆随后再赶回去。

李可人自然也跟了回去,又剩下了王宝玉一个人,新年就要有新气象,就在腊月二十八这天,王宝玉将欧阳局长送给自己的那幅字去装裱了,随后去卦馆准备给自己那两个员工开个会,发薪水高高兴兴的过年。

來到卦馆,并沒有见着代亮,甄优美却无比紧张的将省里的一份日报拿了过來,王宝玉接过來一看,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巨响,惊得他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下來。

《封建迷信何时终结,所谓大师借机敛财》,新闻題目如此写到,内容说得就是王宝玉的大道预测馆。

新闻稿件上说,大道预测馆不但超范围经营,还诈骗钱财,最为明显的一个事件,那就是大道预测馆的负责人王宝玉,借预测之名,使用威胁利诱的手段,骗取了某集团金姓负责人的一枚猫儿眼宝石,据此人说,这枚猫儿眼价值数十万,几番索要,所谓大师王宝玉就是不肯归还。

新闻的最后还附加了一段评论,说看相算命就是文明发展中的一颗毒瘤,而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,放任这种行为,是工作上的不作为,是不负责的举动,王宝玉之所以可以在平川市畅通无阻,势必有某些无视法律的干部为其撑起保护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