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873 背儿歌

1873 背儿歌

一直顽固不化的王宝玉,这次终于听了话,汪书记既然盯上了自己,防患于未然,总比硬來要好,王宝玉表示回去后就找工商局将卦馆停了,王一夫对此很满意,说大家一起想办法,不干卦馆,一定有别的正当生意可以做。

王宝玉嗯啊的随口答应,心情却是郁闷透顶,都说三十而立,自己混到现在又成了光杆司令,前途茫茫,怎么想办法啊。

两个人走了很久,也推心置腹的谈了很多,回到别墅的时候,已经是日暮西陲,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,今年过年人都到齐了,格外的热闹。

干爹贾正道跟王一夫的父亲王莅很是谈得來,一个更年期话唠,一个求知若渴,大有相逢恨晚的意味。

而干妈林召娣则跟王一夫的母亲张华讨论起了美容的问題,年轻沒赶上好时候,后來又为国家和子女贡献了整个青春,如今老了,才要好好爱惜自己才是。

“舅舅,快过來。”晚饭后,王宝玉被钱多多叫了过去,还神秘兮兮的。

“多多,是不是又闯祸了啊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沒有,多多把王宝玉领到自己房间,还关上门,笑嘻嘻的从床垫地下费力的掏出两张纸,其中一张铺开來,竟然是幅充满童真的蜡笔画。

“多多,这个应该让可人阿姨帮你打分,舅舅可是什么都不懂。”王宝玉爱怜的摸着多多的小脑袋瓜。

“就让舅舅看嘛,就让舅舅看。”多多一听王宝玉推托,急的直跺脚。

“好好,舅舅看,多多,这幅画是什么意思啊,是不是三个小朋友在捉迷藏。”王宝玉拿着一幅上面画着三个小人拉手的作品问道。

“不对,这是爸爸,这是妈妈,这是我。”多多解释道。

王宝玉心里一酸,又问:“爸爸在哪里啊。”

“爸爸,他是个大坏蛋。”多多道。

“那你为什么还画上他啊。”

“因为他是爸爸。”

“这画得又是谁啊。”王宝玉拿着一幅只有一个小人的作品问。

“这是你啊。”多多说。

“哈哈,我为什么鼻子是白色的啊,而且我头上还有这么长的头发,很奇怪哦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你鼻头发亮,是个花心大萝卜,头发是萝卜缨子。”多多嘿嘿笑了起來。

王宝玉一阵皱眉,不悦的问道:“又是你妈教的。”

多多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看了爷爷的书,上面就是这么说的,你看王爷爷的鼻子就不是这样,又高又挺,像个当官的。”

王宝玉一阵惊诧,多多这么小就学习看相了,看來孩子的教育还真是成问題,不行,找机会一定跟美凤说说,不能让孩子接触这些东西,实在不行托托关系直接上一年级。

“舅舅,你说爸爸会回來吗。”多多仰着小脸问,大眼睛里竟然带着一丝的伤感。

王宝玉连忙将她搂紧怀里,说道:“多多这么可爱,爸爸一定会回來的。”

“妈妈说,沒有爸爸也可以。”多多道。

唉,孩子总是在这种单亲家庭长大,心理的发展肯定受到了影响,真不明白美凤是怎么想的,哪怕是后爹,也要给多多找一个啊。

这时,美凤进來了,不悦的收拾起多多那些画,埋怨道:“整天画画画,儿歌背会了沒有。”

“会啊。”多多道。

“给舅舅背一个。”

“小白菜,地里黄,多多从小沒了爹,真凄凉。”多多拉着长音道。

“你看你又忘了,真凄凉前面还有个,只有娘,來,再背一遍。”钱美凤不满的纠正道。

“美凤,你教的是什么啊,对了,多多是不是该上幼儿园了。”王宝玉拉着脸道。

“去什么去,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让她打了个遍,总有人找上门來。”美凤道。

王宝玉很惊讶,问道:“不会吧,我们多多这么漂亮的小姑娘,怎么会打架呢。”

“你长得丑吗,少打架了吗。”钱美凤不客气的反击,多多不由捂着小嘴偷乐。

“哈哈,多多很棒,舅舅喜欢,就是不能让人欺负了,女孩子嘛,就要强势,以后嫁人也不会在婆家受气。”王宝玉笑了起來。

“谁让他们都有爸爸呢,我就是要揍他们。”多多挥着小拳头道。

“行了,你爸回不來了,以后就跟着妈妈,别提那个负心汉。”钱美凤抱着多多出去了。

第二天,王宝玉等一行人,去拜祭了父亲王望山的坟头,刘玉玲颇有些感慨,唠叨着宝玉长大了,不用他担心一类的话,一同跟随的王一夫则深深鞠了三个躬。

回來的路上,王宝玉跟干爹贾正道一路同行,贾正道叮嘱王宝玉:“宝玉,我和你娘沒啥能耐,以后要多听你妈的话。”

“爹,我就不喜欢你说这个,不管到啥时候,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。”王宝玉当即表态道。

“爹娘知道你孝心,但无论是哪个父母,都要尽孝,这是做孩子的本分。”贾正道唠叨着。

“我对他们已经不错了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那为啥到现在也不叫声爸啊。”贾正道说。

“爹,我都叫妈了,男人都不在乎这个的,说不定王书记听见也别扭,还以为我争家产呢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子女才凑一个好,他凭空白得一个儿子,换我就乐得睡不着觉。”贾正道不赞同。

“唉,别总说这些扫兴的话,我现在的表现,已经是超常发挥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从小将王宝玉养大,贾正道知道这个儿子的脾气,也就不多说什么,反而讲起了神石村那块石头的奇异变化,还说那天他就是觉得心神不宁,预感要有神灵降临。

嘿嘿,王宝玉心里偷笑,这件事儿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缘由,但是沒有点破,反而哄着贾正道说,爹多年的修为,当然对世间万物的变化,都了然于心。

又迎來了除夕之夜,王宝玉跟王莅下了几盘棋后,钱美凤又过來让王宝玉陪她去养殖场看看,王宝玉闲來无事,再加上别墅内人多乱哄哄,自然就答应了下來。

出门后,钱美凤开上车,并沒有向养殖场而去,反而直奔神石村,说让王宝玉去拜一拜神石,消灾解难,格外灵验。

“美凤,你咋也信了这套。”王宝玉笑呵呵的问。

(欢迎大家进小术士交流群:221982509,讨论剧情,结识天南海北的新朋友,)